第四十一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281 字 2020-09-08

“说起来,殿下,今儿怎么不见太子妃呢?”言汐若的目光四处游历了一番,发现他们的周围除了轩辕夜和轩辕墨便只有她,至于那些妃子皇妃全都在离他们较远的地方,言汐若细细的看了看,发现各宫妃子以及皇子们的妃子侧妃都有到,却唯独不见太子妃。

轩辕夜端着茶的手顿了顿,随后像是说别人的事情一般:“她生病了,父皇特许她可以不来。”

言汐若一直看着轩辕夜,他那细微的动作也没有逃过她的眼,那语气中的淡漠让她有些不理解:“常常听宫里的娘娘们说起,说太子与太子妃十分恩爱,可今儿汐若怎么听着殿下的语气有些陌生呢?”

轩辕夜看着言汐若,许久笑了,带着苦涩与无奈:“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如同小墨一般,喜欢便是喜欢,讨厌也能直接说出来,更不会有小墨那般好的运气,可以娶自己想娶的人,选择自己想要的命运。”轩辕夜的目光从言汐若的身上转移到了轩辕墨的身上:“许多时候,其实我挺羡慕小墨的,能够像一个孩子一般的活着,单纯的活着,其实挺好的,背负的越多,人就会越累。”

言汐若没有在说话,她能说什么,轩辕夜的每一句话说出的都是事实,他是太子,那个看似至高无上的的职位,却也深深的将他束缚住了,人们只看到他至高无上的权利,却没有看到那权利的背后他所失去的一切。

“那殿下可否后悔过,成为太子,在失去所有一切以后。”言汐若一直盯着他,突然想要问问他,即使她知道这话是如此的大逆不道。

轩辕夜也被她大胆的提问惊吓到了,可当他看着她那双干净的眼睛时,知道,她没有任何的恶意以及试探,只是单纯的在问他:“不后悔,世间男子谁不想要征服这天下,能够得到天下,失去再多又何妨呢?”

“那殿下认为,什么样的天下你是想要的呢?”

轩辕夜收回了目光,直视着前方:“百姓安居乐业,边境永无战事,还有江山如画。”

那般执着的眼神让言汐若知道,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内心的,轩辕夜无疑会是一代明君,不是猜想,而是这个男人有着所有帝王最正直的气度。

言汐若突然有些明白,为何那个面具男人要她辅助轩辕夜登基了,这个男人如若做了皇帝,那必定是百姓之福音。

“殿下,可愿信我?”

轩辕夜看着言汐若,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我愿意帮殿下守住这如画江山,殿下可信我。”虽早就决定要帮轩辕夜守住原本就该他的一切,但今日,轩辕夜的话却让言汐若连心里最后的顾虑也没有了,她的眼神真诚,坚定。

轩辕夜看着她,许久笑了,爽朗的声音里伴随着一个最坚定的字:“信。”

言汐若也笑了,那仿佛一纸盟约,让他们彼此放下了心里的芥蒂。

言汐若低头看了看依然熟睡的轩辕墨,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轩辕墨好像特别的嗜睡。

“其实,刚刚殿下有一句话错了。”

“哦,什么话?”

“不是每个男人都想要天下,至少他从未想过。”言汐若的眼神温柔,嘴角的笑容淡淡的化开,她盯着轩辕墨,看着他俊美的容颜。

即使这天下人人都想要得到,但是轩辕墨却从未想过,言汐若或许前世与他不曾相识,今生也了解不多,但她就那么坚定的相信着,这个男人要的不是天下,不是江山,他要的不过是一处安宁。

轩辕夜也看着靠在言汐若身边熟睡的人,赞同言汐若的话:“是啊,他从未想过,纵使曾经的他也未曾想过想要这天下,这也便是为何唯独信任他的原因吧?”想了想,轩辕夜还是问了出来:“你就不好奇小墨的身份么,不好奇为何他不爱这天下,父皇为何对他冷淡么?”

“我在等你告诉我。”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等着轩辕夜为她讲诉那只属轩辕墨的故事。

轩辕夜换了一个姿势,看了看远处的女眷们,见没有人来打扰他们,才靠着一旁的树,屈膝而坐,慢慢的开始讲诉属于轩辕墨的故事:“小墨的母亲是宁琅的公主,二十几年前,宁琅为了求的一方太平便于我大梁联姻,当时父皇还是太子,并且已经有了正妃,但父皇并不爱他的太子妃,父皇爱的是那位和亲的宁琅公主,也就是小墨的母亲,皇爷爷知道此事后,既然什么都没有说便让父皇取了宁琅公主,但太子妃只能有一个,宁琅公主便只能为妾,一国公主和亲却沦为妾身,这对一个国家来说那是莫大的侮辱,却又因国家实力不如我大梁,便也只能忍了,不过好在父亲是一个长情的人,对宁琅公主也是极好,后来父皇当了皇帝,还特意为宁琅公主建了一座宫殿,只愿专宠她一人。那时候父皇刚刚登基不久,有因经过内乱,人心本就不稳,加上父亲又只愿独宠一人,难免会让人落下口舌,不久后宫里便到处谣言四起,说宁琅公主是祸国殃民的妖精,要父皇杀了她。父皇不愿,却也扛不住各方的压力,最后宁琅公主还是死了。”

轩辕夜停了下来,言汐若看着他,有些着急的问:“那后来呢,宁琅公主是怎么死的?”

轩辕夜顿了顿,看了看轩辕墨,眼里是满满的心疼和愧疚:“后来不知道是谁查出宁琅公主一直都是宁琅国派来的奸细,因为身份暴露,便欲行刺父皇,未遂自杀了。”

言汐若一直只知道轩辕黄帝不喜欢轩辕墨,却从来没有想过这其间的事情,原来不是不喜欢,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喜欢,最爱的女人是别人派来的奸细,甚至最后都想要杀了自己,他怎么会不恨呢。

“他们是如何查出来宁琅公主是奸细的?”言汐若没有看轩辕夜,声音淡淡的。

轩辕夜的眼神有些闪烁:“是有人说出来的,那个人是我的母后,当今的皇后。”说出来那一瞬间,轩辕夜觉得自己既然有些放松了,那一直压在自己心里的那口气,他终于吐了出来。

言汐若有些震惊的看着他,有些不能接受他口里说的话:“怎么会呢,皇后不是一直待轩辕墨如同儿子一般,又怎么会…….?”

“母后并不是有心之过,母后与宸妃娘娘一直如同姐妹一般,母后天生与世无争,也不愿委屈自己,她早在嫁给父皇的时候便知道父皇不爱自己,也从未想过得到父皇的爱,后来知道父皇喜欢宸妃娘娘,母后还总是有意无意的帮助他们,对宸妃,母后是真心的,母后与宸妃是真的亲如姐妹,也因为这样,宸妃才会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母后,那时候宸妃早就爱上父皇,没有了杀他之心,却不知如何跟父皇说起,便只能告诉母后。后来因为宫里谣言四起,母后也是一时被眯了心智,让人套了话,才酿下了如此大错。宸妃死后,母后自知自己罪孽深重,便将当时还小的小墨接到了自己身边,我记得母后告诉过,墨儿便是她的亲生儿子,是她害死了她的母妃,这是她要还的债,就算将来有一天,小墨想要杀了她,她也不怨他,也不让我怨他。”

轩辕夜的眼里是对回忆的忧伤以及对轩辕墨的愧疚,他笑了笑:“世人以为父皇爱母后,却从不知道,父皇在用着这样的方式惩罚母后。说到底,是我们欠了小墨,从小我便知道,我欠他,为有加倍对他好,才能让我的愧疚少一点,我曾经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小墨想要这天下,我也会毫不犹豫拱手相让。”

“他知道这一切么?”言汐若很是心疼轩辕墨,心疼这个男人的身世。

“知道,小墨很早就知道,但他告诉我,他不恨,也不想要这个天下,她的母妃因为这个天下而死,这个天下对他来说便是苦海,小墨说他会一直在我身边,他会替我守着天下,却永远不会窥视它。”这也便是轩辕夜愿意无条件相信轩辕墨的原因。

都说人与人之间没有真正的信任,特别是皇室中人,但轩辕夜不相信,他愿意全心全意的相信着轩辕墨,就如当年他们被困不归林,他们彼此将后背交给彼此一样,就如当年轩辕墨逃出不归林告诉轩辕夜他一定会回来时一样,轩辕夜当年便是坚定的相信了轩辕墨,所以他等到了轩辕墨的回来。

谁说皇室没有真正的兄弟情,轩辕夜与轩辕墨便是那真正的兄弟情,他们可以将后背交给彼此,他们可以全心相信对方的不抛弃不放弃。

“殿下,我真的好像看看当年的轩辕墨。”女子眉眼弯弯,嘴角的微笑融化了轩辕夜最后的芥蒂。

也许轩辕墨的身边需要的只是这么一位女子吧,或许心冷,或许心狠,却又可以美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