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786 字 2020-09-08

“不好了,来人啊,三皇妃掉水了,快来救人啊。”

轩辕夜与言汐若还沉浸在对于轩辕墨的心疼中时,远处传来的呼救人让他们瞬间回过了神,就连轩辕墨都皱着眉头似醒非醒。

“去看看。”见不远处如同炸开了锅一般的乱了,也顾不上什么,轩辕夜起身立马赶了过去。

言汐若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看已经醒过来的轩辕墨,也起身拉着轩辕墨跑了过去。

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在这猎场的背后居然有一弯湖水,此刻湖边围满了人,且大多都是一些女流之辈,轩辕黄帝狩猎带走了大部分的人,只留下了一部分侍卫保护各宫娘娘,这会儿,人全都聚集在了这里。

言汐若拉着轩辕墨拨开人群到最前面的时候,言紫兰已经被救了上来,可却因为落水太久,此刻依然昏迷不醒,随行的太医正皱着眉头抢救她。

“怎么回事儿?”轩辕夜目光冷冷的扫过周围的众人,问道。

只见一个小丫头突然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一张脸早就吓的惨白,话都说不利索了:“奴婢是三皇妃的丫鬟,皇妃说心情不好,想要到后面散散步,不让奴婢跟的太近,结果,结果。。。。。”小丫头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但即便她不说,后面的事情在场的人都能猜出来。

轩辕夜看了眼言汐若,紧皱着眉头:“你怎么看?”

“先让人把三皇妃送回去,然后派人通知父皇。”言汐若也皱着眉头,冷静的说。

对于轩辕夜询问言汐若意见这件事情,在场的人虽然都满是疑惑,却抵不过人命关天,也就没怎么注意。

轩辕夜赞同的点点头,命令一旁的侍卫立马送言紫兰会帐篷,让太医好好的诊治,随后招来身边的随从,命他快马跟上皇上,禀告此事。

人群随着言紫兰被移走也跟着散开了。言汐若站在原地,看着依然蹲在地上紧皱着眉头的轩辕夜,问他:“殿下可是发现了什么?”

轩辕夜抬头见言汐若依然在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反问她:“你的姐姐落水昏迷不醒,你不去看看?”

“有瑶瑶在便好,况且殿下此刻可是一个人,我不放心。”言汐若上前几步,站在了轩辕夜的旁边,盯着面前的这弯湖水:“殿下还没有回答我,可是发现了什么?”

“你觉得了呢?她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还是。。。。。”后面的话即便不说,轩辕夜也肯定言汐若知道。

“我只是好奇,这里为何会有一弯湖水,父皇又为何会将秋猎场选在这里?”言汐若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轩辕墨也一直安安静静的待在她的身边。

“这里是三弟为父皇找的,至于这湖,到真没怎么注意过,往年这边是被围上的,只是不知道今年怎么就撤掉了呢?”轩辕夜也站直了身体,眉头皱的更紧,往年狩猎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而今年怎么就碰巧遇上了呢,落水的居然还是一朝皇妃。

原来这里是轩辕濯找的,也难怪了,言汐若冷冷的勾了勾唇,还真是沉不住气啊?

“殿下,我们也回去看看吧,不然一会儿父皇回来,见你不在,会不好解释。”说完,言汐若拉着轩辕墨开始往回走。

轩辕夜没有从言汐若的口里得到任何答案,却也隐约有些明白,今儿可能不是一场单纯的意外。

轩辕夜与言汐若回去时,轩辕黄帝以及其他狩猎的人都还没有回来,她去看过言紫兰,惨白着一张脸躺在床上依然昏迷不醒,一旁的太医急的冷汗直流。

言汐瑶远远便看见站在帐篷口的言汐若,从床边向着她走来,脸上是满满的担心与难过:“太医刚刚诊断出五姐姐怀孕已经三个月了,可这次落水,太医说,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

“怀孕三个月了?”这个消息到是让人有些诧异,如果言紫兰真的怀孕三个月了,难道此时不应该在府邸里静养着么,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恩,太医是这么说的。”言汐瑶虽然不知道言汐若为何对怀孕这个消息反应这般大,倒也是老老实实的又回答了一次。

言汐若看了言昏迷的言紫兰,她在猜想,言紫兰怀孕的消息她本人知道么,虽然不能知道答案,但言汐若却能肯定另一个答案,言紫兰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轩辕濯以及言家人是不知道的,如果他们知道了,又怎么会有今日的意外呢?

“皇上狩猎归来。”门外洪亮的声音以及逐渐清晰的马蹄声预示着这一次狩猎的完结。

言汐若与言汐瑶走出帐篷外,并肩而战,看着远处远远扬起的尘土逐渐扑向自己,低下头,恭敬的恭迎着这个国家最高的统治者。

马刚到跟前,还没有收住脚,一个人影便从言汐若的身边窜了过去,伴随而来的还有那焦急的声音:“太医,我的皇妃怎么样了?”

即便不用回头,言汐若也能在脑子里勾勒出此刻轩辕濯的表情,一定是一脸的悲伤吧。

轩辕黄帝也跟在轩辕濯身后走了进去,在经过言汐若的身边时,脚步几不可闻的停留了下但也只是瞬间而已。

“微臣参见皇上。”

“不用多礼了,赶紧告诉朕,三皇妃怎么样了?”轩辕黄帝站在屋子的正中央,皱着眉头问道。

太医颤颤巍巍的起身,可身子却一直是弓着的:“回皇上三殿下的话,三皇妃依然昏迷不醒,微臣刚刚替三皇妃把过脉,脉像有些虚弱,在加之三皇妃有孕在身,微臣也不敢妄下结论。”

“有孕在身?”轩辕濯惊讶的看着太医,有些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就连轩辕皇帝都一脸的诧异:“多久了?”

“回皇上,三个月了。”

“那孩子怎么样了?”轩辕濯一把抓住太医,语气中听不出是悲是喜,但那抓着太医的力度可以感觉出他此刻的激动。

他与言紫兰成亲三年了,终于被告知言紫兰怀孕了。

太医脸上的冷汗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几次张口却又欲言又止。

“说啊,孩子怎么样了。”轩辕濯有些急了,手劲也更大了些,好似要捏碎那太医的骨头一般。

“三殿下,微臣无能。”太医噗通一声跪在了轩辕濯的面前,语气抖的不像话:“三皇妃肚子里的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

太医的话无疑是在轩辕濯燃起的希望之火上面狠狠的浇了一盆冷水,那刚刚得到孩子的喜悦还没有维持好一会儿便被无情的扼杀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不管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都要替本殿下保住那个孩子,不然,本殿下杀了你们。”轩辕濯已经忘记了身边还有谁,开始口无遮拦的威胁。

轩辕皇帝虽然对他此刻的表现极度的不满,但念到他刚刚失去了还未出世的孩子,便也就由着他去了。

成亲三年,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却被告知保不住,换做是谁都不可能轻易的接受吧。

言汐若微微抬头,看了眼屋内已经如同疯了般的轩辕濯,居然感觉到了一丝快感。

轩辕濯,这便是自作孽不可活吧,前世,你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今生你依然没能护住你的孩子,这便是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