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722 字 2020-09-08

太医终究没能保住轩辕濯的孩子,就连言紫兰的命,也终究没有保住。

原本言紫兰落水后,只是肚子里的孩子不保而已,却不知道为什么,回到府邸不久后,言紫兰便感染了风寒,加上滑胎后身子虚弱,既就这样离开了。

一代风华绝艳的美人儿,终究还是红颜命薄。

听到这个消息时,言汐若正陪着轩辕墨吃饭,端着碗的手愣了愣,随后又漫不经心的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管家对于自家王妃的反应有些不解的皱着眉头,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道:“王妃难道就不难过么,那可是王妃的姐姐啊?”

言汐若抬眼淡淡的看了言管家,随后勾了勾唇:“生前本就走的不近,此刻表现难过,不觉得有些虚伪么?况且,命该如此,就算我难过,她也看不到。”

她本就性子薄凉,又怎么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难过伤心,不过,想起最后一次见到言紫兰,她那张欲言又止的脸言汐若既然还能清楚的记得。

虽然,她曾想过从言紫兰那入手对付她的大舅母,可还没有实行,她到是先离开了。

想想,言紫兰也算是一个可怜人吧,被人操纵了一生,从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又偏生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就连最后怀孕了,也没能挽留住自己的命运。

不过,到是有一点,言汐若挺好奇的,虽然她也知道,在此刻,去思考这个问题有些多余,但她就是忍不住在想,言紫兰应该是知道自己怀孕的,毕竟,言紫兰生前身子一直不怎么好,所以每月必定有大夫为她检查,所以不可能不知道怀孕的事情,但她为何要瞒着所有人呢,且不说言紫兰,那个替她检查的大夫为何也闭口不言呢?

言紫兰的葬礼办的挺隆重的,言汐若带着轩辕墨当时也在,只是远远的站在人群外,冷冷的看着轩辕濯那一脸的悲伤,以及自己的大舅母哭的天昏地暗的表情。

生前不曾好好对待,等死后,给予的再多又怎样,她看不到,听不到,感受不到。

夜里,言汐若好不容易将轩辕墨哄睡下了,刚准备洗个澡也早早的休息了,不想刚刚转过身便看到关上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一个精致小巧的荷包放在窗台上。

上前,言汐若拿起荷包,做工到很是精致,但让她感兴趣的是那荷包上明显的圣字。

说起来,她确实有好久没有见过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给言汐若的感觉特别的熟悉,她总觉得她见过他,却不记得在什么时候见过,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小时候与自己比武的人。

回头看了看已经熟睡的轩辕墨,言汐若吹灭了房间里的灯,便从那开着的窗外翻了出去。

顺着记忆中的路走到上一次见到男人的树林,果不其然的看到那树林中的男人,即使一身黑衣,却依然让人无法忽视他的纯在。

“你找我?”一回生二回熟,在见到这个男人,言汐若既然能够与他如此心平气和。

男人回过头,这一次,他脸上的面具并没有遮住整张脸,而是露出了好看的唇,以及笔挺的鼻子。

男人的唇很薄,微微的向着一边勾起,露出一个有些邪气的笑容。

“你难道不该问我为何找你?”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腻,即使在黑夜里,言汐若也能感觉到那双眼睛正直直的盯着自己。

言汐若勾唇一笑:“干嘛要问,你既然找我,总是会告诉理由的。”

男人似乎对言汐若的回答很满意,挑了挑眉,转过身,背对着她:“你是不是特别好奇言紫兰的死?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你知道?”这些事情她都不是特别清楚,眼前这个男人难道知道真相?

“你难道就不好奇,三皇子府邸的大夫为何没有将言紫兰怀孕的消息告诉轩辕濯?或许你知道了这一点,其他的事情,凭你这聪明的脑袋也就一定能够想到了吧?”

“哦?”言汐若很多时候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仿佛就是另一个自己,他对她太了解了,了解到,她在想什么,他都能准确的猜不出来。

“言紫兰肚子里的孩子便是那个大夫的,从他知道言紫兰怀孕那天起,人就消失了。”男人用最平静的语调说着一个连言汐若都有些震惊的消息。

她一直以为言紫兰口里那个她爱的人是轩辕濯,原来是另有其人:“轩辕濯知道么?”

“你觉得如果轩辕濯知道,依着他的脾气,他还会厚葬言紫兰么?”男人回头,反问她。

“也就是说,轩辕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王妃与自家府邸里的大夫有私情,更不知道言紫兰肚子里的孩子是那个人的了?但我更好奇,那个人去了哪里,真的失踪了么?”

言汐若觉得轩辕濯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前世他以言紫兰不守妇道休了她娶了自己,今世,言紫兰到是很给面子的坐实了,不过更可笑的居然是,轩辕濯从头到尾不知道自己被带了绿帽子,想想真是有够解气的。

但这远远不够,不够抵消他曾经加之在自己身上的痛苦。

“死了。”男人冷冷的甩了两个字,随后又想了想,还是补充道:“是自杀,估计是怕被发现,所以自杀了。”

“哦。”真是一点都不让人意外啊:“那我想我大概知道了言紫兰落水的原因了。情郎死了,偏偏自己还情根深种,便想着追随情郎而去,到还真是随了她的心愿了?”

“你是这么想的?”男人看着言汐若,淡淡的问她。

“难道不是这样么?”言汐若反问男人。

男人勾了勾唇,他发现是自己高估了面前这个人,还是这个人在刻意的试探自己,但不管是哪一种,他都相信后着比前者更靠谱,能成为幻之女,能够将一个国家一手颠覆,要她真没有那般聪慧,到是他傻了。

“你心里明明有另外一个答案,不是么?身为言家人,言紫兰会那么轻易的寻死么?”男人看着她,知道她在等自己说,索性也不再绕弯子了:“言紫兰不是自杀,这一点,你应该早就意识到了,至于是被谁杀,你心里也一定有答案了,对吧?”

言汐若笑弯了眼,这个男人到真是聪明的很。

“你今儿找我,不会就是告诉言紫兰是被他杀,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轩辕濯的吧?”

“当然。”男人收起嘴角的笑容,盯着言汐若,许久,久到言汐若以为他会这样盯着自己到天亮的时候,他开了口,可说出的话却让言汐若再也笑不出来了:“那个女人出现了。”

言汐若的笑容僵硬在嘴边,他口里的那个女人她当然知道是谁,那个前世让自己落得那般结局的女人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这一世,她似乎比她想象中的来的更快了些,前世,她是在轩辕皇帝死后,朝堂陷入一片混乱之际才出现的,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双手沾满了鲜血。可如今,轩辕皇帝还好好的活着,朝堂至少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呢?

“到哪里了?”

“天山。”

言汐若没有在说话,如果那个人去了天山,那也就差不多快到帝都了,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不过,应该不会这么快到京城的,最近边界要开始打仗了,至少这个时间,她不会贸然到京城来,但你也应该抓紧时间了。”

“边界要打仗了?”言汐若从男人的话里扑捉到了最有用的信息,边界要打仗的话,那四舅舅怎么办,他身上的蛊没有解,如果战事一起,那根本就没有活路可走。

“邻国的几个国家早就已经对大梁虎视眈眈,打仗是迟早的事情,如今更是确定了轩辕墨痴傻,另一个护国大将军又中了蛊,仅仅剩下一个轩辕濯,又何惧之有,我到是不担心打仗,我担心的是如果这一次皇帝让轩辕濯出征的话,说不定,他们会提前遇见呢?”

“你要我做什么?”

男人勾唇看着她:“我是想告诉你,你最好够快,这或许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轩辕夜无法巩固他的地位,那么等到轩辕濯将那个女人带回来,一切都晚了。”

“巩固他的地位,你要我做什么?”言汐若盯着他,表情到是平静的很。

男人看着他,浅浅的勾着薄唇:“至少在轩辕濯离开之前让他明白这个帝都到底是谁的江山。”

“呵呵。”言汐若低笑出生,算是同意了男人的话,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到了帝都,那么她就必须在她与轩辕濯认识之前让他们都深刻的认识到,这一世,任他们怎么也翻不了天。

想像前世那般,那她就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有多逆天的本事了。

“对了,上次给你的玉佩,可还在?”男人的声音在言汐若的面前想起,却有些飘忽。

言汐若不解的看着他,他这是要干什么:“在,怎么了?”

“一直不见你动用过,我以为你把它弄丢了。”男人说的漫不经心,仿佛那块可以调动暗影的令牌不过就是一块可以随便丢弃的配饰般。

言汐若挑挑眉,这个动作她好像自从认识了这个男人后就越发的熟练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要留在最重要的时刻了,不过我到时挺好奇的,你为何不肯跟我说实话。”

“什么实话?”这一次换男人好奇了。

言汐若盯着他,笑容满面,微微弯着的眼睛像极了两弯月牙:“暗影到底是什么,有多少人?你从未说过实话,包括轩辕墨,你都没有说实话。”

男人对于言汐若的问题只是微微的愣了愣,而后突然大笑出声:“你果然比我以为的聪明很多,你既然那般想要知道答案,那就努力治好轩辕墨,治好了他,一切你都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