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833 字 2020-09-08

言汐若没有从那个神秘的男人身上得到想要的一切答案,到也不恼怒,那一切她本就料想到了。

只是,言汐若看着面前刚刚送来的锦盒,到是感兴趣的勾起了嘴角。

今天早上刚醒来,芷云便告诉自己轩辕濯府里来人了,给自己送了一个锦盒,听芷云说送锦盒来的是过世的三皇妃也就是言汐若的五姐言紫兰的丫鬟,神神秘秘的说一定要芷云亲手交到她的手里。

言汐若拿起锦盒,左右看了看,言紫兰给自己的东西,她到是不知道她那位五姐姐是怎么想的,她们之间不过就见过几次,准确的说,除去小时候,她们长大后就见过一次,所以对于她手里的丫鬟如此神秘的给自己送东西,还说是她五姐姐生前让她一定要交给自己的,言汐若到是好奇的很。

打开锦盒,言汐若笑出了声,锦盒里只有几封信以及一块令牌,随手拿起那几封信,当看到内容以后,言汐若笑不出来了。

那几封信既然是轩辕濯与北燕往来的信件,信里的内容让言汐若感觉到后背一阵寒冷,她算是知道为何言紫兰会被灭口了,不是因为她不守妇道,而是她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一切。

轩辕濯居然与北燕合作,言汐若的眼睛危险的半眯着,虽然只是几封信,却几乎为言汐若还原了一个事实,身为三皇子的轩辕濯通敌,并借北燕人的手在五年前陷害了轩辕墨,让他变成的如今的样子。

“轩辕濯,看来你果然是不想活了。”身为三皇子,却与敌国联手,看来轩辕濯相当皇帝是想疯了。

“芷云,把陈管家叫到书房来。”起身,言汐若向着书房的方向走去,轩辕墨早早的就去了太子府邸,所以她才能安静的处理事情。

书房里,言汐若把玩这手里的令牌,若有所思。

“进来。”陈管家站在门口还没通报,言汐若的声音就已经传来了,声音里冷冷的气息,就连站在门外的陈管家都感觉到了。

推门进去后了,在小心的将门关上,陈管家这才回头,看到言汐若把玩在手里的令牌,陈管家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其他的表情,他皱着眉头盯着言汐若手里的令牌:“王妃怎么会有北燕皇室的令牌?”

言汐若将打量令牌的目光转向陈管家,随后将手里的令牌丢给他:“你能看出这块令牌有什么用么,或者这块令牌该是谁的?”

陈管家看着手里的令牌,黑色的玄铁质地让它冷冷冰冰的,雕刻虽然简单却不难看出这块令牌的作用极大:“这是北燕四皇子的令牌,它怎么会在王妃的手里。”

“北燕四皇子?”言汐若的手指敲打着面前的桌子,嘴里喃喃自语,许久勾起一抹冷笑,轩辕濯,北燕四皇子莫离,真没想到这两个人会合作。

北燕四皇子莫离是北燕皇帝最疼的皇子没有之一,甚至说有人都猜测,北燕的下一任君王极有可能便是这位四皇子。

“王妃。”管家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知道为何皇妃会有北燕四皇子的令牌,这个令牌如果在王妃手里,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这是我无疑中捡到的。”言汐若当然知道陈管家在想什么,他估计以为这东西是北燕的四皇子送给自己的。

“捡到的?”王妃是有多好的运气可以捡到这个代表北燕四皇子身份的令牌。

“嗯哼,陈管家不相信本妃?”言汐若看着陈管家,真难得看到他这般丰富的表情。

“奴才不敢。”陈管家低着头,到是恭敬的很,纵使好奇王妃为何会捡到这块令牌还是其他的原因,他也只能在心里好奇,面前这位王妃虽然才嫁入墨王府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她的手腕到是让他们这些人佩服不已。

只是几个月时间,墨王府便完全的变了一个样子,与以前死气沉沉的模样完全不一样,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面前这个女子。

虽然此刻陈管家的心里满是疑惑,但他可以很肯定的相信,这块令牌与王妃没有半点关系。

“陈管家。”门外传来一声焦急的声音,但也只是低低的唤了一声陈管家,便没有了。

陈管家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只见言汐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王妃,奴才可否离开了?”见言汐若一直没有说话,陈管家只能先开口。

“让他进来,有什么事儿刚好本妃也听听。”言汐若依然含着笑容,外面那个人明显是有话要说,她既然是这王府的女主人,又有什么不能听的。

陈管家看了看言汐若,见她不似在开玩笑,便对门外的人说句进来,随后恭敬的站在言汐若的左下方。

“奴才见过王府。”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看到言汐若的一瞬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言汐若看着他,嘴角的笑容从未褪去:“你找陈管家可是有什么事儿,不妨就在这里说吧,刚好本妃也听听,本妃最近忙着王府其他地方事情,到还真没怎么关心王府的事情,刚好今儿本妃也有时间,你不妨说来听听。”

跪在地上的青年看了看言汐若,又看向一旁的陈管家,是否在征询他的意见。

“王妃,他找奴才为的不过是小事儿,这些事儿奴才能处理,就不麻烦王妃了。”他们的身份是一个秘密,除了极少的人知道,便无人在知,而此刻,这个人指明了找自己,那一定是暗影查到了什么,或者知道了什么,而这一切他并不方便让王妃知道。

“小事儿?陈管家,你当本妃傻吗,身为暗影,查到的还这么着急的会是小事儿?”言汐若的嘴角依然带着笑,可是眼里却是一片冷漠。

以前她不去拆穿他们是觉得她觉得那或许是最好的,还没有到拆穿他们的时候,或许,更多的是言汐若在等,等他们主动告诉自己,虽然觉得那似乎根本不可能。

而如今,轩辕濯通敌,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她也就不可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了,她今天找陈管家,让他看到那块令牌,无非就是让他告诉自己他们的身份,可她似乎高估了他们。

陈管家以及还跪在下面的青年都被言汐若的话吓了一跳,他们一直以为王妃是不知道他们身份的,所以很多事情他们并不敢告诉她,可今日听到她话里的意思,王妃早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

“既然王妃知道我们的身份了,那属下听王妃的便是,林毅,你就在这说吧。”陈管家毕竟是跟随轩辕墨出生入死过,很快就回过了神,既然言汐若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并且从没有质问过他们,便就代表,这个王妃值得他们信任。

“陈管家。”林毅还有些犹豫。

“她是王妃,是这墨王府的女主人,墨王府的女主人享有与王爷同等的尊重,她既然知道我们身份,便有权知道所有事情。”陈管家看了言林毅,冷冷的说着。

“属下得到消息,帝都最近来了许多身份不明的人,属下派人查过,全部都是各地的顶尖杀手。”

“杀手?”言汐若微微皱了皱眉头,帝都来了很杀手,这些杀手为何而来呢。

陈管家也同样的不解,帝都已经平静了很多年了,这突然出现这么的杀手到底是为何呢。

“王妃认为为何?”陈管家的眉头也皱到了一起,这些年虽然时不时也会出现些杀手,但绝不会像林毅所说突然来了许多。

言汐若低眉沉思了会儿,抬起头:“他们是冲着王爷来的。”见底下两个人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言汐若好心的解释:“最近边境要打仗的消息想必你们也知道,关于言大将军中蛊的事情,你们也一定查到了,一个边境手握百万大军的言大将军中了蛊,一个五年前就变的痴傻的墨王爷,这两个曾经是周边各个国家最大的威胁,如今都没了,边境打仗那是迟早的事情,之所以迟迟没有动,不过是不确定轩辕墨是否真的痴傻了,皇上一直将轩辕墨痴傻的事情压着,即使有流露出一些来,毕竟没有亲眼看到来着真实,既然不确定,当然要派人来确认了,或者说,即使他们知道轩辕墨痴傻了,但也不敢留着他,另可让可能存在的威胁彻底消失,也不给对方留下任何一个翻盘的机会。”

“所以,这些人是来刺杀王爷的?”陈管家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好多,如果这些杀手全部都是冲着王爷来的,那王爷就危险了。

“我不是特别确认,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所以最近,陈管家,王府的护卫要加强了。”言汐若希望自己所想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

“属下知道了,属下这就让人去调暗影到王府,绝不会给敌人一丝的可趁之机。”说着陈管家便准备告退。

“陈管家留下,让他去。”言汐若叫住了陈管家,指了指一旁的林毅,说着。

“是,属下这就去。”林毅从地上起来,转身便消失在了屋子里。

陈管家一脸不解的看着言汐若,不知道她留下自己干什么?

言汐若看着陈管家,问道:“轩辕墨的手里到底有多少人?”

“一支暗影,一支军队。”不过短短的八个字,却重如千金。

“具体的。”

“一支八万人的暗影,一支五十万人的军队。”陈管家没有丝毫的隐瞒,或者说面对这个女子,他无法隐瞒。

听到这样的数字,言汐若觉得她是惊讶的,她原本以为轩辕墨手里的暗影最多不过上百人,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有八万人之多,难怪这个男人曾经被称为战神:“轩辕墨的兵权不是被收了回去么,怎么还有五十万人。”

陈管家看着言汐若,欲言又止,许久才抱歉的开口:“对不起王妃,属下不能说,等王爷好了,王妃或许可以问问王爷。”

言汐若皱着眉头,到也没有去为难陈管家,反正她只要知道大概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行了,你下去吧。”她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轩辕墨手里还有这这么大的权利,也难怪轩辕濯会通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