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910 字 2020-09-08

刺客比想象中来的更快,言汐若靠在房间的窗户边,看着外面漆黑一片,隐约中偶尔传来兵器碰撞的声音,似乎所有人都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杀人,悄无声息。

那些突然涌入帝都的人果真如言汐若所言的那般都是一些刺客,且目标明确的直奔墨王府而来。

外面的打斗声渐渐的停止了,空气中似乎透着一股血腥味,却又转瞬消失。

那群隐藏在王府中的暗影似乎比她以为的还要更厉害,从发现刺客到结束,居然连一炷香的时间都没用到。

言汐若回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睡的正香的轩辕墨,嫁给这个如同孩子般的男人已经大半年了,可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即使曾经她以为她了解他的曾经,可如今看来,似乎也不是那般了解。

她只以为轩辕墨曾经是叱咤风云的少年将军,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地狱魑魅,却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居然有着如此的手腕,训练出了一支这般可怕的暗影。

如果真如陈管家所说,光是轩辕墨手里的暗影便有八万人,那该是多么可怕的战斗力,也难怪连自己的父亲都会忌惮自己,这般危险的人,如果有朝一日有了叛变之心,那这天下可就真的要风云变色了,也难怪,就算他如今痴傻了,也有人不惜重金要杀了他,这个男人如同真的有朝一日恢复了记忆,只怕会更可怕。

但言汐若更好奇的,这只暗影似乎就连轩辕皇帝也不知道底细,否则又怎么会同意留下他们,养虎为患呢。

这个男人不管是现在,还是曾经,似乎都是一个迷,让她猜不透,明明有着孩子般的心智,却总是让言汐若有一种错觉,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在隐藏什么。

轻声叹息一声,关上窗户,言汐若慢慢踱步到床边,躺在他的身边,身边的轩辕墨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体温,她才刚刚躺下,男人的双臂便围了过来,用一个最暧昧的姿势将她圈在怀里,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就连想要推开也做不到。

言汐若微微勾着唇,笑的有些无奈,即使什么都不记得了,但骨子里的霸道到是没有忘记,微微从他怀里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言汐若小声的嘀咕:“轩辕墨,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即使什么都不记得都那般让人不省心。”

可即使这样,言汐若知道,自己也再放不下他了,不仅仅因为是他的妻子,更因为,这个人让自己可以做回自己,让自己即使迷茫了,也能找到方向。

习惯性在他的胸口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方式闭上眼睛。

“轩辕墨,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那是她入睡前的最后一句话,纵使知道那些暗影不会让他受伤,但他是她言汐若的夫君,保护他本就理所应当。

听着言汐若陷入梦境平稳的呼吸,拥抱着她的男人睁开了漂亮的眼睛,低头看着她安静的容颜,嘴角勾起宠溺的笑容,就连那眼里溢满的都是满满的温柔。

轻轻的在她的额头留下一个如同羽毛般的吻:“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便很放心。”

第二日一早,言汐若陪着轩辕墨刚刚用过早膳,陈管家就带着一个人来了。

“属下见过王妃。”

陈管家到花厅的时候,言汐若正陪着轩辕墨玩猜大小的游戏,听到陈管家的声音,言汐若只是懒懒的抬了抬眼角,嗯了一声,便接着配轩辕墨玩。

陈管家也不恼王妃的态度,毕竟那是主子,而且自从言汐若点明了他的身份后,他便不再以奴才相称,而是用了属下:“王妃,属下将秦统领带过来了,关于昨晚刺客的事情,秦统领有情况要禀报。”

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言汐若这才抬起头,一眼便看到站在陈管家身后的男子,与轩辕墨差不多的年纪,却绷着一张脸,装的如同陈管家般的老成,真是浪费那张俊俏的模样。

“属下秦风,见过王妃。”秦风见言汐若抬起头打量自己,往前一步,拱手行礼,刚刚虽然只于王妃对视一眼,但也只需一眼便知道,他们的王妃很是与众不同,那双眼睛里没有多余的情绪,仿佛与刚刚陪着王爷玩的是两个人。

“他是干什么的?”言汐若抬了抬下巴,问一旁的陈管家。

陈管家不露痕迹的看了眼言汐若身边的轩辕墨,才道:“秦统领是暗影的四大统领之一,主要负责王府的安全。”

“哦。”冷冷淡淡的一声,便没有了,对于陈管家将秦风带到她面前,言汐若表面上并没有表现的多惊讶,但心里到是不如表面的平静,陈管家愿意将暗影的统领带到自己的面前,那只能说明一个事情,从今日起,她,言汐若就真的要介入到这王府中了,如果以前言汐若只是管理王府的日常,那么从这客气,言汐若还要管着那群暗影,真正的融入轩辕墨的人生。

“说来听听,关于昨晚刺客的事情。”言汐若直起身,将轩辕墨拉在身边,他是暗影的主子,也没什么可避嫌的。

秦风直起身子,讲昨晚审查的情况缓缓道来:“昨晚偷袭王府一共三十四人,现场斩杀三十人,余下四人全部被抓,属下连夜审问,终于有了些眉目。”说着看了眼言汐若,见她一手支着头很认真的在听他说,又继续说着:“属下从那四人口里得知,他们皆来自不同的组织。”

“不同的组织?”言汐若看着他,眼睛微微半眯着:“都是些什么人,来自哪里?”

“其中一个人是来自宁琅,自称是为了报灭国之仇;还有一个是来自江湖上的一个叫邢月阁的杀手组织,至于其他两个人,属下还未能审出有用的东西,他们便自杀身亡了。”说道那两个自杀身亡的人,秦风自己都觉得丢人,他身为暗影的统领,居然让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自杀了。

“自杀了?”言汐若挑挑眉,到是没怎么关心,反正这一次他们能自杀的了,还有下一次嘛,她就不相信就这一次那群人能学的乖:“你刚说有一个宁琅的刺客,刺杀王爷是为了报灭国之仇?”

秦风虽然不知道王妃为何问起这个宁琅的刺客,但身作为属下,他还是肯定的点点头。

言汐若看了眼旁边的轩辕墨,见他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到是听话的没有吵着让自己陪他玩,他乖巧的模样让言汐若忍不住顺了顺他的长发,完全没有发现面前的两个人神色完全变了样,如果言汐若此刻回头,一定会被陈管家以及秦风此刻惊恐的表情吓到。

“宁琅的人就算要报仇,难道不应该去找当今皇上么,当年灭了他们国家的可是当今的皇上,怎么皇上还活着,就要儿子还债呢,就算父债子还,皇上那么儿子,怎么就偏生找我家王爷呢,真当我相公好欺负啊。”言汐若说这话的表情很平静,但却莫名的让在场的人由心底伸出一股寒意。

秦风与陈管家对视一眼,从彼此眼里看到了一抹庆幸的表情,还好面前这位让他们心生寒意的人是他们的王妃,虽然被一个女人震慑住有些丢人,但可以很肯定,这个王妃与众不同,她有让人诚服的资本。

难道这就是幻之女与生俱来的么?

“秦统领。”言汐若看着秦风,嘴角淡淡的勾着,看似温润,却寒气逼人:“好好的替本妃照顾那位宁琅的朋友,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至于另一个人…….”嘴角上扬,表情很是愉悦:“砍断手脚,割掉舌头,挖了眼睛,然后把人给我活着送回邢月阁去。”

敢在她的眼皮底下造势,他们真的以为她脾气很好么,前世她敢双手沾满血,这一世又怎么会让人欺负到她头上来。

秦风感觉到那股凉气从心底蔓延到了全身,他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原来他们的王妃这般恐怖,要是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劝陈管家早些交代他们的身份,这明显比他们更懂得折磨人啊。

砍断手脚,割掉舌头,挖去眼珠,还要把人活着送回邢月阁,这明显就是要给邢月阁一个警示。

“是,属下这就去办。”不管多做停留,秦风转身就消失了。

言汐若转头发现,陈管家还站在原地,并没有离开,挑挑眉:“陈管家还有事儿?”

“昂,恩。”陈管家明显也被言汐若给吓到了,但作为一直陪在轩辕墨身边出生入死的人,他很快的回神了过来,双手往前一拱:“刚一早宫里便传了消息来,边境马上要打仗了,皇上特命三皇子带领五十万人马赶去边境支援言大将军,下月出发,并…….”陈管家没有接着说,而是抬眼观察言汐若的表情。

言汐若看着他,不明白他这吞吞吐吐的是干什么:“并什么,你到是说啊。”难道说一句话还要自己去猜下半句么?

“并且皇上下旨将言府四小姐言紫曦赐婚三皇子,择日成亲。”

“下旨将我四姐姐嫁给轩辕濯,还择日成亲?”言汐若笑了,这可有意思了,她那五姐姐才刚刚去世还未有一个月,这边皇上既然就下旨要将曾经三皇妃的亲姐姐嫁给自己的妹夫,真不知道,当今皇上是老糊涂了么?

“属下得到的消息便是这样的。”陈管家也觉得无法想象,三皇妃才死,就急着为三皇子纳新皇妃,且还是亲姐妹,怎么想也有些不可思议。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言汐若摆摆手,打发了陈管家,靠在椅子,一转头便看见轩辕墨在一旁安静的玩着自己的手指。

笑着拉着他的手:“我们去玩吧,相公。”

言汐若怎么会猜不到皇上下这道旨意的意思,纵使曾经是再好的生死兄弟,一旦做了皇帝,都会便的疑心,更何况,言家早就可以算的上功高震主,皇上就算在当言家人是兄弟,也不可能毫不顾忌吧,更何况,言家的女儿刚刚才死了一个,如今皇上下旨,不过是想要牵制住言家,当然也有可能有人去皇上耳边说了些什么也说不一定呢。

只是,言汐若没有想到,言家居然都没有提出异议,她的三位舅舅就这么接受了,相信也对,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赐婚呢,三位舅舅那般衷心的人,就算心里有着千万个不愿意,也不会说出来,谁让那是他们效忠的君王呢。

说起来,言汐若发现她似乎从回来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她那位当驸马的二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