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页:泪的尽头,爱已无力

泪的尽头,爱已无力

黛玉对宝玉说:“近来只觉心酸,眼泪却似乎比旧年少了。心里只管酸痛,泪却不多。”

宝玉说:“这是你哭惯了心里多疑,哪有眼泪会少的!”

叹!宝玉哪里懂得,眼泪当然是越哭越少的!

黛玉的泪,越来越少,只因心累了。为一段感情消耗这么多年,疲倦极了。

《葬花吟》中,一句“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字字惊心!

所谓“风刀霜剑”,很多人解释说这是黛玉在隐喻自己的生活环境,寄人篱下、苦不堪言。除此之外,我却读出了她对爱情的一点愁苦之心。

爱上一个多情的男人,不仅仅是件浪漫的事。其中辛苦,唯己知道。

宝玉多情。黛玉深情。多情遇上了深情,也就摆脱不掉爱之苦难。

虽然看故事的人,一眼就能明了:宝玉的心,始终放在黛玉身上。

演绎故事的人,身处其境,却如雾里看花。所谓当局者迷,正是如此。

一晃十年光阴,黛玉始终在猜心。猜宝玉的一颗心,到底放在自己身上多少?猜他到底对金玉良缘认可多少?猜他对花容仙姿的宝钗动心多少?

猜心,总会担心。担心,自是累心。

黛玉一夜一夜辗转无眠,为的只是心里那一份不确定。

既是对婚姻的悬心,亦是对宝玉的不放心。弄得一颗心,疲累不堪!

感情之中,最怕“反复”。

好比一颗心,始初热热的,忽地把它丢到冰水里,差不多凉透了,捞出来,捧在手心,温温的让它回暖。刚一捂热,一甩手,又丢进冰水如此反复,此心已不堪重负!

爱到了尽头,不是疼痛感,而是无力感。哭的、笑的一切都没了力气。

黛玉和宝玉相遇的十几年,一颗心就反反复复冷热交替中涤洗。从一开始的夜夜流泪,到后来的只剩心酸。于此信了这四个字:至悲无泪。

黛玉一生不离药。药,贯穿她一生命运的始终。百样灵药,吃下总是无用。因黛玉的病,乃心病。病根儿全在宝玉身上。

宝黛感情平稳之际,黛玉精气神儿也颇好。组得诗社、饮得烧酒、泪也少得几许。每当外力入侵之际,黛玉便心绪愁苦。葬花、夜读,鹦鹉前头泪独愁。

黛玉一生求名药,其实医她病的药、要她命的药,都只是这一味贾宝玉。

世间亦有如黛玉一般的人,陷在无望的情网中挣不脱身。大概也只有两味药,可医断情的病:“无心”是谓“佛耳”。“独活”亦是“长生”。

可惜,“独活”“无心”,即便长生,黛玉也是做不到。这世上有一种人,爱了就爱到彻底。平静的内心中蕴藏着山呼海啸天崩地裂!此即是黛玉。

两颗心,四行泪。谁为谁哭了?

两颗心,相顾无泪。谁为谁哭到哭不出来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