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柔软的大床上,卧躺着半裸的男子,古铜色的肌肤被窗口洒进的金光照得发亮,虬结的肌肉仿佛铜墙铁壁,蕴藏着勾魂摄魄的力量,却又敛收在一种慵懒的情境中,像只刚苏醒不久的野兽,带着危险且迷人的野性,任何女人见了,都忍不住为此春心荡漾。

倚在野兽身旁的是一名柔若无骨的美丽女子,举手投足掩不住万般风情,娇滴滴的容颜十分惹人怜爱,但那翦水大眼中的鬼灵精却又令人不敢轻忽。

“嘿,好精彩,让我算算,一、二、三……六、七,七道伤口,不多嘛!”轻轻柔柔的话语,却凉味十足,很名副其实的风凉话,萧奈儿伸出白玉凝脂般的指尖,蜻蜓点水地在韩皓烈身上每一处伤口游走。

她和皓烈是老朋友了,熟到不能再熟,自然不避讳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世俗礼仪,更清凉的她都见过。

“是不多,但是每一刀可都是直通内脏哪!”韩皓烈得意说道,基本上他把刀伤当成了胜利的图腾。

“你活得不耐烦了,泡妞连命都不要了。”

“泡妞不‘拼命’怎么行?”

亏他还笑得出来,萧奈儿忍不住睨了他一眼,一开始她以为皓烈是被王天霸的手下所伤,天底下能伤猎人“虎”半根寒毛的实在没几人,更何况刺中这么多“要害”。

她立刻要老公前去救人,在听到诺尔说每一道都是致命的伤口时,差点没把她的魂吓飞。这都要怪诺尔的中文用词不清不楚,皓烈身上每一刀都直指要害是没错,但好在离内脏尚有几寸,并未真正伤及要害。诺尔的意思是刀子插入之处都是致命的地方,但听的人反而以为伤者快要死了,所以在搞清楚情况后,萧奈儿摆起师母的架子,要诺尔的中文再补一补,不然哪天真会被他吓个半死不活。

了解整个事情经过后,她不知该称赞皓烈神勇还是愚蠢,竟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身为猎人同伴,她当然要数落他几句才甘心,嘴巴上叨念,其实心下很关心。

“拜托你下次不要这么疯狂,OK?否则哪天失手做了冤鬼,不笑掉阎王老爷的大牙才怪,我也会帮你做个墓碑,上面刻‘大乌龙’三个字,看你敢不敢再这么玩命。”

“放心,不会有下次了。”

“那可难说,我太了解你,平常吊儿郎当的,一认真起来连神鬼都要让你三分,我是叫你死缠烂打,可没说不顾死活啊。”唉,其实她也只是骂骂而已,皓烈为了那个女人呀,连命都可以不要了,可见用情之深,“算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靳易说以后会留下疤痕,不过没关系,你皮肤黑,留几个刀疤也看不出来。”

“有刀疤才性格。”

“性格个头啦!”说着不客气地朝他其中一道伤口点去,让韩皓烈眉头挤成了山字形。

“喂!很痛哩!”

“你也知道很痛啊”黑溜溜的大眼睛眯成了弯弯的下弦月,标准的笑里藏刀,能趁机整整这个痞子也不错,平常都只能看见他的笑脸,偶尔也很想看他哭的样子,所以她玩上了瘾。

萧奈儿银铃般的笑声自房间传开,熟悉他们的人,根本不把他们的笑闹当一回事,因为这很正常,但不熟悉他们的人,看到这一幕,便会觉得他们的动作太过亲密,几乎像在打情骂俏了。

正端着餐盘进门的温若男,不巧看到了这一幕,而韩皓烈好死不死又正好抓着奈儿的芙蓉玉手。

现场气氛霎时冷凝住,正当他们以为被误会时,温若男却视若无睹地走进来,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便将餐盘放在床边的茶几上,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她没有表情,只有一种无以形容的漠然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笼罩住整个房间。

韩皓烈放开奈儿的手,湛黑的眸子试图从若男脸上搜索出一些反应,但是她的表情一如两人初相见时,甚至更漠然,简直当他是陌生人一般。

“你的午餐。”丢下这么一句后,便转身朝门口走去,没有片刻的停留,就好像她只是纯粹来送午饭的。

“若男。”他低唤。

她停下脚步,没有预期的不理人,也很大方地回过头,等着他下一句话。

韩皓烈用他惯有的嬉皮笑脸逗她,“喂我吃饭好不好?”

连花朵也为之逊色的浅笑自她唇角漾开,柔声道:“如果你现在砍下自己两只手,我一定喂你。”语毕,倩影消失在门关上的那一刻,人去留香,笑语依然烙印在他心田,但他却感到一丝丝的不妙。

糟!她误会了!

陶晶晶拿着若男姐交代的食材,刚从外面回来。若男姐开了一串食物和中药材的名称,说这些对伤口复原有帮助,所以她一大早就拜托怀仁哥载她到处去采买,才刚进门,便看见若男姐迎面走来,她捧着食材,步伐雀跃地跑向若男姐。

“若男姐,你瞧,这些都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哟!全按照你吩咐的,不过有些中药尚未补齐,改明儿我再去街上找找看。”

“不用。”

“咦?”

“直接丢进垃圾桶就行了。”

一道冷锋过境,从陶晶晶身旁越过,完全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而陶晶晶就这么杵在原地,呆呆地目送若男姐冷若冰霜的背影出了大门。

在花园里修枝整叶的伊可蓉,正将每一朵玫瑰的刺去掉,瞥见若男姐走来后,立刻抱起一大束玫瑰,轻盈地跑向她。

“若男姐,我已经把玫瑰的刺都拔掉了喔,你可以把花插到皓烈哥房间,那气氛一定很浪漫。”

“不必。”

“耶?你不是说……”

“改成菊花,办丧事的时候可以用。”丢了个莫名其妙的答案让别人一头雾水后,凛凛北风依然不改它的速度,坚定地朝大门外的林子里呼啸而去。

随后跟出来的陶晶晶,与可蓉互看一眼,脸上同样布满了疑惑。

“若男姐心情似乎很差。”

“不知谁惹她生气了?”

无须费时猜测,始作俑者很快自己来认罪。

“两位美女,有没有看到你们若男姐?”韩皓烈问,看得出神色有些急,即使他假装没事的样子。

两位美女当下心里有了底,很有默契地开始唱双簧。

“有啊,大概两分钟前吧,若男姐好像郁郁寡欢的样子。”

“喔?”韩皓烈听了心喜,这表示她在吃醋,吃醋就表示爱他,太好了!

“我呢,大约一分钟前看到她,眼眶红红的,好像在哭。”

听到这话,韩皓烈笑脸一僵,心口仿佛被针扎中。

“经你一提醒,我才想起来,若男姐当时手上拿着一个东西。”晶晶状似沉重地说。

“什么东西?”他急切地问。

“长长的,尖尖的……”

“刀子吗?若男姐不会想不开吧?”可蓉惊讶道。

韩皓烈立即刷白了脸,下一秒晶晶摇头。

“不是刀子啦,你想太多了,咱们的若男姐才不会那么没用去寻死呢!”

有人松了口气,因为一吐一纳太快,伤口缝合的地方隐隐作痛。

“我看到若男姐手上拿的是方方正正的手提箱啦,才不是长长尖尖的呢!”可蓉更正。

“她拿手提箱做什么?”晶晶问。

是呀,要做什么?韩皓烈询问的眼神也移向可蓉。

“可能是打包了行李要离开吧?”

韩皓烈再也沉不住气,“她往哪儿走?”

可蓉举起右手往林子一指,“她朝”才说了两个字,壮硕的身影便已拔地而飞,有若一道狂风扫过,朝林子直奔而去,留下她们两人呆若木鸡地瞪着那团快速远去的尘烟,啧啧称奇。

“他的伤不是才刚缝合吗?”晶晶问。

“别忘了,咱们的皓烈哥是打不死的蟑螂。”

“说得也是,一个是砍人不眨眼,一个是铜墙铁壁不怕砍,这世界上大概也只有皓烈哥敢追咱们的若男姐,就不知这次是鹿死谁手呢?”

“管他呢,只要不出人命就好。”

“可不是。”

两人相视而笑,反正那两人平常就杀来杀去的,老早见怪不怪,最后皓烈哥一定会搞定若男姐,常言道,打是情,骂是爱。那两人为爱情做了最佳的诠释,多浪漫感人呀

不远处,萧奈儿匆忙走来,见到她们俩劈头便问:“‘死神’呢……我是说若男。”

“奈儿小姐,你找若男姐有事啊?”晶晶道。

“对,她人在哪?”

在谈情说爱喽!

“没看到耶。”这时候最好不要有电灯泡,晶晶这么想着,所以佯装不知。

“那么皓烈呢?见着他没有?”

“不是在房里吗?”

“刚才问过昭文,说看见他往外走。”

“咦?这就奇怪了,我们一直站在这里,都没看到耶。”可蓉也很有默契地回答,搞不好现在那两人已经打得火热了,实在不适合有人打扰,她和晶晶真是爱神最佳拍档哪!

萧奈儿黛眉紧蹙,“是吗?这可糟了,‘死神’误会我和皓烈之间有暧昧,才正想找她解释呢……唉,好吧,我再找找看。”说完,立刻往另一头走去。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在听了萧奈儿的说明后,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若男姐气的是这个,哇皓烈哥这下子有苦头可吃了!

“我看我先叫怀仁哥准备一下急救箱好了,未雨绸缪比较好。”

“那我也去换一下菊花好了,说不定用得着。”

语毕,两人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

韩皓烈凭着感觉往林子奔去,这儿方圆百里都是靳易的土地,光是巡一回就要耗上半天了,出入都要开车,用走的起码也要走个两天一夜才有公车站牌,而且还不一定有公车可以搭。

她又想不告而别吗?外头有王天霸的党羽,日本山口组的人又已来到美国,她这么一走,等于去送死,就算“死神”很厉害,一人之力也无法同时对抗两大恶势力。

眼尖地一瞄,果不其然瞄到前头一个身影正在林阴处快速走着。

是她!

韩皓烈心下大喜,更加快了脚步往前追,而前头的佳人仿佛也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走得更加急切。

两个人由大步走变成了竞走,由竞走变成了跑步,就这么一前一后,玩起了你追我跑的游戏。

“若男!”

芳影一震,跑得更为拼命。才不要让他看到她吃醋而气红的脸,那等于承认自己很在意他,多糗啊!

“若男!”

你去死!

“若该死!”他低咒一声,抱着肚子,伤口拉扯的剧痛持续传来,要是平常,他一定可以追上她,但现在不行,因为他有伤在身,无法再加快速度,只能尽量不要扩大两人的距离,免得追丢了。

既然追不上,只好隔空喊话,“你误会了,我和奈儿只是闹着玩,人家都有老公了,我怎么可能和她有关系!”

那叫没有?去骗鬼吧!

“我爱的是你耶!若男!”

哼!甜言蜜语,恶心!

“若男,走慢点……我伤口好痛哩!”

活该!

“若男……若男……噢,我伤口好像又裂开了……”

她听了一颗心才要裂开了呢!拳头紧握,银牙一咬,她终于开口,却是骂人的话。

“我警告你,别追来!”

“这怎么行?这一生我只‘追’你一个。”他一语双关地笑道。

“信不信我这次会往你心脏直接刺下去!”

“要刺我之前,你也得先停下脚步呀!一直往前跑,怎么拿刀子刺我呢?”

可恶!摆明了不信她敢这么做,好!她就做给他看!

右手一挥,一把锐利的小刀在手,她转过身,举起手就要送他一个人肉叉烧包,却意外地没见到人影,仔细搜寻,赫然发现他倒在地上,想也不想地,她立刻飞奔过去。

“皓烈!”她神色苍白地跪在他身边,一颗心紧揪着,老早忘了生气这回事,连脱口叫出他的名字都不自知。

难道伤口又裂了?她想,急切地扒开他的衣服检视伤口,蓦地,两只铁臂像逮着了千载难逢的机会猛然抱住她,一个翻身,情势逆转,她被压在结实霸气的身躯下。

“很好,终于追到你了。”撩人的气息,灼热地吹拂在她脸蛋上方。

“你骗我!”

“我没骗你,我是真心的。”他耐心哄着身下娇悍的小家伙,她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表示她很在乎他,在此重要时刻,他更要霸住她了。

“滚开!”

“不好。”他答得光明正大且理所当然。

“我不要见到你!”

“别乱动,我伤口会痛。”

“痛死你最好!”混账东西!受伤力气还这么大,她可以感觉到贴在自己身上的胸膛有多么强壮结实,每一次的呼吸律动,都将自己的胸部推向他,身体感官一再激发出她女性的自觉。

她极力掩饰被拨乱的心跳,努力压抑着因为身体摩擦所引发的生理情欲,但一对上他逐渐变得深沉的双眸后,无须言语,一颗慌乱的心全让他透视了。

她奋力以最后的冰冷筑起的防护墙,被他轻易攻破了以炽烈的吻。

对韩皓烈而言,太多的解释也不一定说得清,不如行动来得明白而彻底,好不容易两人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怎能放过?他直接牢牢地堵住她的嘴,免得她说出更多言不由衷的话。

“你干吗?”原本恍惚的水眸,忽而变得精锐防备。

“脱衣服。”他很厚脸皮地回答,并暗暗叫可惜,佳人回神了,就差那么一步说,不过没关系,阻止不了他的英雄“本色”。

“干吗脱我衣服?”

“因为会皱掉。”

“谁在问你这个!”她低吼,意识到自己竟不知不觉被他占了这么多便宜,老天!

“乖,别害羞。”

“害羞个头啦!我不要!”

“可是我想要。”

“我为什么要依你?”

“因为我爱你,你也爱我,所以要爱爱。”

“鬼才爱你呀别别”

“别停止?收到。”

“你讨厌啊住手”

“你的叫声真好听。”

“我杀了你!”

“那我更要做了。”

就算明天世界末日来临,他也要把她吃干抹净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