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杀了你!”她气不过地大吼,却忘了应敌最忌动气,气动则乱,乱则容易失常,她一心只想狠狠教训对方,反而让自己绊了一脚,眼看就要五体投地,用自个儿的脸去亲地板了

为了不让地板捡现成的便宜,想不到有人很自动地给她当垫背,而她就这么往对方身上投怀送抱去。

突来的身体接触让她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想要离开,却赫然发现自己被铐住的双手正抱着他,也就是说,他故意趁她跌倒时,偷了个空隙,钻到她的双臂之间,如此一来,她不但打不到他,还被逼得抱着他。

除非手铐解开,否则她别想有机会离开这副伟岸的胸膛。

尽管她试图冰冷以对,却掩不住心跳加剧的事实,从他变得深邃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已经泄露紊乱的心跳,不禁更加狼狈。

她忍不住别开脸,但更快的,他已先她一步攫取那芳唇,将热情毫不保留地传送入她嘴里,探访那口中的甜蜜。

“你敢……唔……该死……”一连串的咒骂全被他烙下的唇给含住。

如果她够狠,可以毫不犹豫地咬死他,可恨的是她没那么做。

不忍心吗?她不知道。讨厌吗?该死的又不是这么回事。

狠不下心的结果,便是被他占尽便宜。

她死命地挣扎,他搂得更紧,不管怎么逃,他总有办法亲到她。

最后她放弃了挣扎,任由他将自己的唇瓣吻得嫣红欲醉,交缠的情热化开她嘴里的冰冷,侵入的舌头霸气地缠住她的丁香玉蕊,久久不放……

餍足后,他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唇,深深凝望她的眼,轻抚那脸蛋,指腹爱恋地滑过那被吻肿的唇瓣他的杰作。

“若男……”他轻唤,一向游戏人间的他,难得有正经深情的一刻,只因为感受到怀中可人儿的脆弱,不带刺的她,是那么惹人怜惜。

忽地,他瞪大眼,意识到她眼底的企图后,霎时明白那软弱是装出来的,可惜已经来不及。

“唔!”

韩皓烈闷哼一声,脸部呈现抽筋现象,瞪大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真是太大意了,没料到她竟会用膝盖往他胯下踢去。

还没有男人可以忍受那地狱般的疼痛,他当然也不例外。

温若男弯着一对美眸,欣赏他无语问苍天的表情,顺手拿来他腰间的钥匙将手铐打开,然后对蹲在地上的他笑道:“现在你明白为何别人给我取‘死神’的绰号了吧?以前我都是直接让它跟人分开的,看在你救了我们的分上,所以网开一面,让它继续留在你身上。”

韩皓烈苍白的脸上流着冷汗,一手痛苦地护着“下面”,另一手指着她老半天,张开的嘴开合好几次,却说不出话。

许久许久后,他才好不容易吐出几个字:“很……好……算……你……狠……”

自从知道是韩皓烈救了她们后,陶晶晶和伊可蓉更加崇拜他了,能够不费吹灰之力,不用打打杀杀,就把她们三人平安带回来,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韩大哥一人了,足见他是个有勇有谋的男子汉。

韩大哥不但幽默风趣、可靠安全,又足智多谋,要不是他,她们老早被王天霸的手下蹂躏得不知成什么样子了,光用想的便打了一身冷颤,现在韩大哥在她们心目中,已成了不得了的英雄。

一见到韩大哥回来,两个女人又蹦又跳地黏上去,拉着他一块儿坐下,因为她们好奇死了。

“韩大哥,你怎么知道我们有危险?”

“因为我消息很灵通喽,早知道王天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你怎么认识那些警察的啊?”

“假的啦,他们是我找来的临时演员。”

“那警车跟制服呢?”

“都是借来的道具。”

“哇韩大哥,你好神喔!”

“马马虎虎啦。”

“你扮警察真威风哩,连我们都被你唬了。”

“没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

两个女人被他的话逗得笑在一块儿,先前的不安和恐惧全抛诸脑后,她们左一句韩大哥、右一句韩大哥,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两个女孩自幼都无父无母,这些年来过着飘泊不定的日子,如今遇上像韩皓烈这么有趣又给人安全感的大哥哥,两颗心早就被收买了。

这次她们虽然幸运被救,暂时没有安全上的顾虑,但难保下次还这么好运。

照目前的情势来看,她们三人绝不能再回原来住的地方,现在可好,家当全在屋子里,身无分文的她们可真是陷入了尴尬的困境。

“现在怎么办?”晶晶问。

“你问我,我问谁?”可蓉道。

“我看先住旅馆好了。”

“不行,王天霸不是笨蛋,别忘记他可是这里的地头蛇,一住进旅馆立刻死定了。”

“不然先溜出城,避避风头再说。”

“你会这么想,王天霸也会这么想,就怕还没走出洛杉矶,我们就被逮了。”

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长叹一声,这下麻烦了,难道叫她们今后露宿街头?

“这好办,你们可以先住我这里。”

“咦!”四只比星星还闪亮的眼睛瞅向韩皓烈。

“保护美女是男人的职责,为了安全起见,你们就先在我这里住下吧!”

可蓉和晶晶当然求之不得,立刻举双手赞成。

“好啊!好啊!我们没问题!”

“但我有问题。”

一句冷语浇熄了两个女孩高昂的兴致,三人一致望向从浴室那头走过来的若男。

刚沐浴过的她头一回卸下了男人的假面具,一张素颜居然比晶晶和可蓉还要稚嫩,圆润的瓜子脸配上一对会电人的翦水大眼,大眼里的黑瞳恍如两颗夜明珠,十分灿亮有神,秀气小巧的瑶鼻与粉嫩丽致的唇形搭配得完美无瑕,完完全全一副小女人的相貌,任何人见了都会忍不住纳入双臂里好生疼惜。

尽管她的语气冷漠、态度冰冷,但遮掩不住那张纯真无害的天使面孔。

说她是“死神”本尊,大概地球上没有人会相信。

晶晶和可蓉早就看习惯了,韩皓烈虽偷偷见过一次,却是在她昏迷时,想不到清醒的她更美上千倍。

正乐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女人,一听到若男姐的反对,立刻哀哀叫。

“别这样嘛,若男姐”晶晶嘟起嘴儿嗫嚅。

“没得商量。”

可蓉抢先说道:“你不是常教导我们,凡事以大局为先,绝不感情用事吗?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耶!”

“谁说我感情用事了?”

“不然你为什么反对?”

“因为他这里也不安全,王天霸既然找得到我们的住处,当然也找得到这间破公寓。”

破公寓?这里明明比高级饭店还要舒服,窗外有美景,地点很隐蔽,房间又大又亮,设施一级棒,先进设备一应俱全,若说这里是破公寓,那么她们原来住的地方不就是茅草屋了?明明是鸡蛋里挑骨头嘛!

“不会啦!若男姐,王天霸要抓的是我们,又不是韩大哥。”

“别忘了,那个笨蛋曾在王天霸面前把我带走,你们以为王天霸会放过他?”

先是破公寓,现在又叫人家笨蛋,不是感情用事是什么?骗鬼!

但是若男姐说的也不无道理,晶晶和可蓉无以反驳,可这么一来待下的理由就没了,她们和韩大哥一见如故,而且有韩大哥做伴更放心,但是如果若男姐坚持,她们也没办法。

劝不动若男姐,两人只好向韩大哥求助,因为她们心知肚明,韩大哥对若男姐有意思,否则干吗拼死拼活地救她们?遂猛向他使眼色,相信神通广大的韩大哥一定有办法留住若男姐的。

“韩大哥,你也帮我们劝劝若男姐嘛!”伊可蓉忙把救星拉过来。

“对呀,韩大哥,你怎么都不说话?”

这时候她们才发现,韩大哥的神色怪异,比以往都要沉默,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都不说。

温若男怒容相向,先发制人,“你来说也一样,我绝不答应!”

“你……”

“怎么样!”

“真的好美……”他禁不住赞叹,一双惊艳的眼珠子仿佛黏在她身上似的死盯着不放。

“嗄?”

不只她呆掉,晶晶和可蓉也呆了。

“你胡说什么!”因这突来的话而怔住,害她高傲的气势一下子消了不少,无端卷来一股热浪搅乱了心湖的平静,怦怦地猛打大鼓。

“你不晓得你这样子有多美,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有女人味。”

“你……少扯开话题!”

啊咧,结巴了?晶晶和可蓉互瞄一眼,立刻很有默契地闪到一旁当观众。

“我是说真的,如果你现在走在路上,会让很多男人盯得眼珠子都掉出来。”

“那又如何!”

“所以你不该老是扮男人,隐藏这一身好身材,只要稍加打扮,保证有一群男人拜倒在你石榴裙下,连我看了都要流口水。”

韩皓烈向来是有什么就讲什么的人,更不会掩饰自己被她煞到的事实,说他现在的表情,像饿死狗看到肉包子一点也不为过。

不争气的绯红爬上温若男狼狈的双颊,气羞地大骂:“你再乱讲,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他皱眉抗议:“你怎么可以诬赖我?”

“诬赖什么?”

“诬赖我乱讲,我明明说的是实话。”他义正词严地更正。

她被气得有些不知所措,“你、你小心我再踢你一脚!”

“才说你有女人味,又开始威胁人家,要是害我‘不举’,就找你负责。”

旁边两位观众各自努力捂着嘴,憋得快要脑溢血了却还不敢笑。

温若男烧得耳根子都红了,听着他说的鬼话,气得跺脚。

“你敢!”

“你的嘴我都亲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抽气之声四起,旁边的观众终于恍然大悟,并发出惊喜的赞叹。

“啊若男姐,原来你们已经发展到这个阶段了喔”

“别听他乱说!”

“可是你脸好红耶”

“你们……”

“噢耶!是自己人了!”

“才不是!”

“你放心,我会负责。”韩皓烈保证。

“放屁!”

“好吧,你负责。”

“放……”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她是“死神”遇到痞神,有理无理都说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