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因为他们老早随着你胸前的波澜壮阔而晕船了,哪里还拿得住手上的啤酒?”

“呀讨厌!”

伊可蓉也加入拍鼓行列,明明是赞美她,但听得让人又好气又好笑,两个女人被他绝妙的话语给逗得花枝乱颤。

这男人好有趣喔!长得英俊潇洒又风度翩翩,原以为他是敌人,却意外地放了她们,不但为她们松绑,还说要帮助她们。

恍如老友相见,没多久,她们就和对方打成一片了。

重重拍桌的声音,霎时中断了三人的谈笑声。

晶晶与可蓉彼此心虚地互看一眼后,一同看向客厅沙发上的背影,虽然若男姐背对着大家,但她们嗅得出,若男姐浑身都是火药味。

现在的她,很不高兴。

晶晶对可蓉使了个眼色,可蓉摇头,反过来对晶晶推了一把,两人推来推去,最后达成协议,由最会装无辜的晶晶出马。

陶晶晶悄悄绕到若男姐身后,撒娇地搂着若男的肩,像个小妹妹一般对大姐姐撒娇:“若男姐,你在生气呀?”

“你说呢?”低沉的语气比十二月的冬天还要冰冷。

“别生我和可蓉的气嘛!”

“你也知道我在生你们的气?”语气更为冷沉了三分,甚至带点嘲讽,令晶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幸好她深切了解若男姐绝不会伤害她和可蓉,所以又放大了胆子,“听我说,那个姓韩的不是坏人,他说要帮我们耶。”

“你们头壳坏了吗?连人家的底细都没弄清楚,便一见如故,聊得可真开心哪!”那严厉的眼神让晶晶忍不住吞了下口水,若男姐平常人很好,但生起气来,真的很可怕哪。

“我和可蓉当然不会这么随便就相信人呀,但这个人不一样耶,你想想看,他本来可以抓我们去领赏金的,但在知道我们是受害者以后,就打消了要抓我们的念头,还说要帮我们耶!足以证明他很有正义感。”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脸上写了正义感三个字?人家说你就信?”

“他没伤害你不是吗?虽然一开始他是想抓你,但用的不是伤人的武器,只用麻醉枪让你昏睡,你想想,若是他真不怀好意,何必在抓了我们三人后又放了我们?而且跟我们扯上关系可没好处,现在外面都是要抓‘死神’的仇家,换成别人,老早把我们交给王天霸或是其他想要我们命的坏人了。”

陶晶晶小心察言观色,若男姐虽然态度依然很冷,但至少没反驳,而是保持沉默,应该是听进去了,所以偷偷朝可蓉使眼色,表示情况有好转。

接收到晶晶的摩斯密码后,伊可蓉也溜了过来,加把劲在若男姐耳边轻声细语:“是呀,若男姐,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是不是好男人,我一看就知道,而且姓韩的说他是做征信的耶!有他帮我们搜集情报,对付王天霸会更容易。何况我从来没看过有人在抓了敌人后,为了让敌人体力恢复,还帮他煮粥。这表示他很有诚意,而且他身手那么好,有他帮忙的话,你很快就可以报仇”

“不需要!”若男打断了她们的话,愤然站起身,“他坏了我的好事,刚才还耍着我玩,我没砍断他一手一脚,算是便宜他了!”一想到他刚才吓她又耍她,简直可恶透顶,再瞥见晶晶和可蓉憋笑的脸,她更心中有气,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耍过,要不是看在他不是那些人同伙的分上,她绝对会挖了他的双眼!

“若男姐……”

“废话少说,走不走!”

两个女人彼此为难地看了一眼,还想劝些什么,不等她们开口,若男率先撂下狠话:“不走就分道扬镳!以后各走各的路!”

她们慌了,若男姐的脾气一拗起来,连斗牛都挡不住。

晶晶忙拉着她的左手,央求着:“可是若男姐”

“没有可是!”她无情甩开。

可蓉也上前攀住她的右手,“若男姐,能不能”

“不能!”她再度挥开。

不死心的两只手攀住她的肩膀,“若男姐,别这么酷嘛”

“滚开呃?”

她僵成了一尊黑面雕像,瞪着搭在自个儿肩膀上两只粗壮多毛的手臂,耳边传来的热气正恶心地撩着她敏感的耳垂,还有恐怖的怪腔怪调。

“若男姐”韩皓烈撒娇地唤着。

砰!

铁般的拳头当下打飞那颗挂在肩膀上的大头。

“哇哇哇你干吗又打人家脸呀!会毁容耶!”

“不准靠近我!”她气极大骂。

“靠近一下又不会死,小气哇哇哇!”

咻!一把刀子从他头上飞过。

“不准用那恶心的腔调说话!”

“有话好好说就是了嘛,何必动刀呢?若男姐姐”

咻!又一把刀子从他耳朵旁惊险飞过。

“不准这样叫我!”

“好嘛,亲爱的若男”

咻!

“不然叫亲爱的”

咻!

“叫若男”

咻!

“喂!你射我其他地方就算了,射下面就太”

咻!咻!咻!

“很好,算你狠。”

因为温若男的坚持,她们三人离开了韩皓烈的住处,晶晶和可蓉当然万分不舍,但也没办法,谁叫她们和若男是好姐妹,而且要不是若男姐当初收留无处可去的她们,恐怕她们到现在还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

偷袭王天霸失败后,此地不宜久留,王天霸是洛杉矶华人区的地头蛇,经营地下赌场势力庞大,只要他出动人马,温若男等人很快会被找到。所以温若男决定尽快带晶晶和可蓉出城,但没料到王天霸的手下比她们想象的更快找来,三人还来不及乔装逃跑,便遇上了埋伏。

按照温若男原先的计划,在剁了王天霸一双狗腿后,她们便即刻离开洛杉矶,就算王天霸的人马追来,她们也老早坐上飞机逃跑了,这计划可说是万无一失,谁知中间出了岔子。

现在能够脱身就算不幸中的大幸了,但是面对这么多敌人,她们可以全身而退吗?

温若男不敢想,如果只有她一个人,还可在刀口上赌命,但加进晶晶和可蓉两条命就不行,她不想再失去亲人了,晶晶和可蓉就像她的妹妹一样,她一个人绝对有办法脱身,带着两个人便做不到,所以逃不到一百米,她们就被困在死巷里了。

“可蓉我好怕呀”晶晶抱着可蓉,全身抖得比电动马达还剧烈。

“别、别怕,我们一定没事的,对不对若男姐”可蓉也好不到哪去,牙齿抖得喀喀响,惶恐的目光望向前头黑压压的人墙,一个个凶残的模样像地狱来的恶鬼,对她们咧开阴险的邪笑。

温若男将她们护在身后,面对越来越多的敌人,那白皙的面容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更加惨白。

三十个?四十个?不对,起码有五十个人以上,她能砍倒多少个?就怕刀子钝了,人还是会继续不断地增加;就算刀子不钝,她的腿伤未愈,恐怕体力也无法支撑那么久,现在人家光是一人一颗子弹,就可以把她们打得千疮百孔了。

下意识地握紧拳头,连指甲掐进肉里也不自觉,贝齿将唇瓣咬得发紫。寡不敌众,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肃杀之气忽而被远处传来的警笛声给震退,王天霸的手下们一阵骚动,显然警方的出现也出乎他们意料。

两辆警车快速地接近,这时候开枪等于自寻死路,美国警察向来权力很大,黑道分子再笨,也不会笨得跟警察作对,再不愿意,众人也不得不将枪收进裤腰带里,静观其变。

警车停在众人面前,从里头缓缓走出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子,他身着英挺威风的警察制服,腰间的枪套黑得发亮,脸上戴着深色墨镜,众人看不清那镜片后的双眼,却能深深感受到墨镜后的视线既锐利又危险,令人不敢逼视,还有那满脸的落腮胡及往下垂的嘴角,更展现出他的霸气及强硬。

他虎虎生风地踏出步伐,连警靴踩在地上的声音都那么铿锵有力,随着他的接近,迫人的气势让人不自觉地让出一条通路。

高大的身子最后来到温若男面前,站定。

“我现在要逮捕你,罪名是杀人未遂,你有权保持缄默,从现在起你说的每句话都可作为呈堂证供”低沉嘹亮的嗓音用英文大声宣布嫌犯的权利后,亮晃晃的手铐也铐住了她的双腕。

粗厚的手掌几乎是她的两倍大,无坚不摧的铁爪牢牢钳住她的手臂,在他的命令下,另一名警员也如法炮制,将伊可蓉和陶晶晶铐住,将三名女人缉捕带走。在经过那群虎视眈眈的豺狼时,墨镜后的锐光缓缓扫过,右手也移到腰间的配枪上。

光是这个动作,便清楚地将他凛冽不可侵犯的气势传给每一个人,谁敢妄动,杀无赦!

慑于他的气势,男人们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就算原本有什么阴谋企图,这会儿也全打消了。

有警方介入,王天霸的手下们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到手的肥肉,被带进警车离去。

“死神”,被美国警方逮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