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一定要杀了这个恶心变态的同性恋!

“该死的你别碰我!”

咕噜一声,韩皓烈把水给吞下肚子里。

“哎,都是你啦,害我一个不注意把水吞下肚子里了。”他一脸懊恼,身下的人却松了一口气。

“没关系,水很多,我们再来一次。”

抽气声又起。

“你敢小心我”

身下人儿死命地挣扎,害他喝水对不准,一不小心滴湿了她的衣服。

“啊,倒霉倒霉,我帮你擦干。”韩皓烈很好心地在她胸部上面左擦擦、右摩摩,吓得她更加花容失色。

“别碰我你这个色狼”

“第一次总是不习惯,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很快你就会上瘾的。”

眼看变态男又要吃她豆腐了,情急之下,她急忙大喊:“你别碰我,因为我是”说到这里,她止住了口。

“是什么?”他也停住动作,等着她的回答。

她恨恨将脸转开,贝齿紧咬着唇瓣,不想看那双太过炯亮的眸子。

韩皓烈扬着眉。拒绝回答?很好!他再度俯下脸,像老鹰抓小鸡一般,轻笑地捕捉她的唇,看着她花容失色地闪躲,强忍住笑,表现出色迷迷的模样。

温若男再也忍受不住了,气愤地大吼:“死同性恋!我是女的,你别碰我!”

这句话果然成功地阻止了他的逼近。

“你是女的?”

“对!”

“骗人。”

“我没骗人!我的喉结是假的,脸皮是用特殊人造皮贴上去的!”她不再装男人的声音,恢复了女人的嗓子,一切只为了阻止这个错把女人当男人爱的变态男。

韩皓烈很捧场地装出一个很震惊的表情。

“你真是女人?”他有模有样地上下打量她,压压她的假喉结,再摸摸她的假脸皮,表面上装成不可思议,心下却想象着她若换回女装,必然非常出色。

“现在你相信了吧!”

“嗯……”左摸摸,右捏捏。

“那就离我远一点!”

“嗯……”上碰碰,下揉揉。

“你摸够了没!”

冷厉的面容染上不曾出现的霞红,这男人摸遍了她的脸蛋、颈项,甚至还往胸部延伸,该死的混蛋!

“可是你没胸部。”他反驳。

天!不会要她把胸部露出来给他看吧?如果这样,她宁可死了算了!

“因为用绷带绑紧了所以看不出来,拜托!听我这声音,白痴都知道我是女人!”

“说得也是……”

见到对方失望的神情后,她松了口气,这下总该没问题了吧,才这么想着,却没料到他对她咧出了更加不怀好意的笑容,那对眼睛眯得更贼,嘴角也向上弯得更为邪气。

“太好了,女人我更喜欢。”

不会吧!

她傻了,完完全全地傻了!脚底升起一股寒意,绝望地瞪着越来越逼近的他,难道今天自己劫数难逃?

不论自己如何挣扎,虚弱的体力始终无法敌得过他强大的力量,在那恶心的嘴巴压下来之前,她紧紧闭上双眼。

他的唇忽然在距离她嘴巴一厘米之处停住,灼热的气息像蜻蜓点水般拂过她的唇,最后来到耳边,“我虽然也喜欢女人,不过呢,更尊重女人。”像春风般温柔,又像羽毛般划过,磁性的嗓音缓缓说着。

她张大眼,诧异地瞪着他。

“所以我不会侵犯你。”这会儿他又成了女人至上的绅士,表现出谦谦君子风度,好似刚才那只流口水的色狼是别人,与他无关。

事情转变得太快,也太离谱了,如果自己是男的,这人就要侵犯她,如果自己是女的,他就尊重她,什么跟什么呀!向来冰封冷然的心被他搅得七上八下。

这人到底是正义凛然的君子还是色迷迷的口水男?搞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她蓦地恍然大悟,湛黑的双目迸出两团火焰,他是故意的!

“你早知道我是女的?”

韩皓烈耸耸肩,表示默认。

“该死的混账!我要杀了你我”她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你想要,我还是非常愿意用嘴巴喂你喝水”

“我自己喝!”她咬牙。

“千万别客气呀,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

“我要自己喝!”她几乎是用吼的。

韩皓烈扬着眉,“真的?”

“对!”

“可是我若放开你,不知道你又要拿什么武器来伤害我。”

温若男原本还想继续跟他对骂,但是一来自己实在口渴难耐,二来体力也快用完了,多方衡量后,最后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好,我答应不伤害你。”

他一脸狐疑,“确定?”

“确定。”

“该不是又想了什么鬼主意吧?”

“没有。”

“不是又想趁机拿碎玻璃割我吧?”

“不是!”

“当真?”

“当真!”

“你发誓?”

她差点就想破口大骂,但更怕这人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整她,硬生生把叫骂给吞回肚子里去。

“发誓?”他重复,丝毫不肯妥协。

“我发誓!”温若男恨恨地回答,跟这人吵架真的好累喔!

韩皓烈耸耸肩,“好吧。”

他一放开,温若男立刻坐起身,并往床角退去,仿佛见鬼似的离他远远的。

韩皓烈再拿了个杯子,倒满水后端给她,这一回她没拒绝,也不敢拒绝,否则她就算不渴死,也会被这男人给气死。

满意地看她喝下一杯水,韩皓烈又为她斟满一杯,直到现在,温若男才发现自己有多渴。

“慢慢喝,小心别呛到了。”

韩皓烈递上纸巾,但被她不领情地拍掉,眼中的凶狠未减一分。

她宁愿激怒对方,然后来个大火并,反正她不怕死,一条命早已交给阎王了。偏这男人还笑得出来,不但再为她添了一碗粥及几碟小菜,之后竟然拿着扫帚就扫起地来了。

扫地?有没有搞错,他在扫地?

温若男瞪着他拿扫帚从东扫到西,将所有玻璃碎片用报纸包裹好丢到垃圾桶,接着又拿拖把从西拖到东,将水分擦干后,又拿吸尘器吸过地板,俨然一副家庭主夫的贤慧样,与他粗犷颓废的大男人外表实在很不搭。

这情况看起来好像她是病人,而他是专门照顾她的男看护,怪极了。

一定有诡计,哼!他想让她分心,好趁机害她,她不会忘记他之前说过的话,有人花钱要她的命。

温若男静静地吃着粥,警戒的双眸没离开过他的身影,意外地,饭香扑鼻、清淡爽口,她马上被手上的米香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一碗好香的粥,里头搭配着切丝焖煮的地瓜,粥和水分的比例恰到好处,不稀不稠,虽然口味清淡,却仿佛冰天雪地中吹来一阵暖风,温热着心口。

捧着碗,她禁不住盯得出神。

不知道多久没吃过粥了,记得小时候生病时,母亲也常煮粥给她吃,父亲则在一旁为她夹菜,吃的正是这种淡粥,不同于山珍海味的华丽飨宴,是可以令人心境沉淀的家常小菜。

当粥自喉头流入胃底,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暖意流过心头,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血是有温度的,心也变得平静了,杀气不再,身心笼罩在一种平静温煦的氛围当中。

闭上双眼,空气中弥漫着米香,嘴里溢满了地瓜甜味,重温一幅又一幅的美好回忆,以往一家子和乐的画面占满她整个脑海。

在这感动的一刻,时间似乎变得不重要了……

当她再度张开双眼时,蓦地放大的瞳孔,让一颗笑得很欠扁的大头给占满视线。

“你在笑什么呀?可否说来听听啊?呵呵呵。”他笑嘻嘻地问。

砰!

不长眼的拳头立刻消灭那颗挡风景的大头。

“哇哇哇你干吗打人啊!很痛耶!”

“谁准你靠这么近的!”她忍不住破口大骂,喘着气,差点没被他给吓死。

“但你也别这么凶嘛!”

“嗦!我警告你,最好快放我走!否则等我的人来救我,你就完了!”

“你是指那两位Lady吗?”

当韩皓烈将另一个房间打开时,温若男也看呆了,因为房间的地板上正坐着两个被缚绑的女人,也就是她的同伙,陶晶晶与伊可蓉,正尴尬地对她苦笑。

别说救她了,她们自己都自身难保,更糟的是,从她们憋得红通通的表情来看,温若男不问也知道,适才的过程她们全听得一清二楚。

她不禁在心中哀鸣,这辈子从没这么丢脸过,天呀真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

“这招厉害,连我都被你们骗了,被两位大美女喜欢,是男人都会嫉妒得流口水。”

“是吗?”陶晶晶直勾勾的美眸,一眨一眨地猛向韩皓烈放秋波。

“没有男人能拒绝小鸟依人的诱惑,当时全场的男人全看得直吞口水,连我都不例外。”

韩皓烈的赞美,听得陶晶晶格格笑得好不开心,想不到他又补了一句。

“所以那天烤小鸟的生意特别好。”

话落,两只小拳头立刻送至他胸膛,像拍鼓似的捶打着,奉送几句嗲死人的娇嗔。

“那我呢?”伊可蓉嘟起嘴儿,想听听韩皓烈对她的赞美词是如何。

“你的性感更没话说,身材一级棒,方圆五百里的客人和侍者,没有人能顺利保有一杯完整的啤酒。”

“为什么?”伊可蓉好奇地问,迷醉的目光在韩皓烈俊酷的脸庞上游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