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王天霸邪笑得更大声了,口水喷得到处都是,“死到临头还敢瞪我,想挖我眼珠子是吧?哇哈哈!想削我鼻子是吧?哇哈哈!想割我耳朵是吧?哇哈哈!想切我手臂是吧?哇哈哈!想砍我”

砰!

突然天外踢来一脚,将王天霸踢飞到墙上去贴着当壁虎。

“该死的!连我都想扁你了!”

生平第一次,韩皓烈有种把人当成蟑螂踩死的冲动。要制止死肥猪难听的笑声,直接踹他的头去亲墙壁最快,虽说猎人从不伤及跟任务无关的人,但这次例外,不踢踢那张脑满肠肥又恶不啦叽的肥脸实在对不起自己发痒的脚,而且还要用力踩、用力压,再用脚踏在他头上,把他踩成猪头。

直到没声音了,他才满意地放下脚,而王天霸便从墙上缓缓滑下来,并在墙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最后跪地倒下,昏厥过去。

很明显的,王天霸的鼻骨碎了,果真成了名副其实的猪头。

韩皓烈冷哼一声,回头望向地上的“死神”,意外见到一双坚毅不服输的眼,浓眉微挑,不禁心生佩服,即使中了三根麻醉针,“死神”依然不肯屈服,由此可知其意志力之坚强。

抓“死神”是他此行的目的没错,但瞧见对方这般模样,心头没来由地一阵揪紧,他意识到自己心中正萌生一丝丝的不忍。

男人对男人感到不忍?太恶心了吧!他用力将这奇怪的感觉驱逐出境,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别硬撑了,这样很痛苦的,何必呢?”他蹲下身,毫不畏惧地与“死神”四目相对,放肆的目光在那斯文的脸上仔细打量。

很奇妙地,他对娘娘腔的成见没了,反而有一股英雄惜英雄的赏识,只可惜自己是猎人,而对手是猎物,一开始就注定了敌对的位置。

“为什么?”她问。本以为这男人是王天霸的手下,所以才会暗算她,但这男人毫不留情一脚踢昏王天霸的行径又推翻了这个想法。

韩皓烈明白“死神”的意思,耸耸肩道:“因为有人花钱要我抓你。”

温若男眼中有着了悟,随即又迸射出寒芒。

“谁?”

他咧出一个很痞子的笑容,“很抱歉,商业机密。”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客户的身份只有主管情报的猎人“鹰”才知晓,其他猎人只负责狩猎,例如自己。

温若男咬着唇,强撑着逐渐昏迷的意识,“花钱抓我……一定是……想杀我的人……”

揪紧的感觉又来了,压得他心口很不舒服,委托人与猎物之间的恩怨情仇,从来就不关他们猎人的事,所以他们抓人也从来不问原因,一切全凭金钱交易,最终目的取款出货就是了。

可在望进那深沉忧愁的眸子后,好似心中有什么被吸走了一般,搞得他自己莫名懊恼。

不可能!自己绝无同性恋的癖好,不可能被“死神”吸引。抗拒着心底另一个模糊的声音,他用力制止这个荒谬的可能性。

抛开不该有的同情,他公事公办地宣布:“劝你还是别挣扎了,麻醉针的药性很强,你再怎么硬撑也住手!”韩皓烈想也不想地抓住她握着刀子的手,错愕地阻止她荒谬的行为“死神”竟拿刀往自个儿的大腿刺下去。

快速渲染开的鲜血令人怵目惊心,为了抗拒麻醉药性,这家伙对自己竟也这般无情。

他好心阻止,但对方的回报是狠狠地往他手臂上咬下去,他放开了手,同时低咒一声。

温若男立刻爬起来朝门口踉跄逃去。她必须逃,不能昏倒,不能被抓到,否则就功亏一篑了!

韩皓烈瞪着手上的牙齿印,就算对方是“死神”,他也非要好好教训对方一顿不可。

无须跑,他用走的就可以追上那个太空漫步的臭家伙了!

“你给我站住!”

“我……不能死……就算要死……也一定要在死前……让那些人……全都受到惩罚才行……”温若男寸步难行地靠着墙,支撑已经摇摇欲坠的身子。

韩皓烈眉头紧皱,听起来这家伙好似跟什么人有深仇大恨。他跟在身后,瞧对方左右摇晃,最后“咚”的一声趴在地上。

“就算爬……我也要爬出去……绝不……让你们……得逞……”

老实说,看了有点心疼……啥?心疼?拷!他的手才疼哩!

韩皓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会在执行任务时无端对猎物产生了同情,这可是大忌。

“别用力,否则你的血会流得更快。”呵,他居然说出连自己都感到诧异的关心话,但“死神”似乎没听到,仍倔强地匍匐爬行。

冷汗浸湿了温若男的短发、颈子及衣襟,最后终至敌不过麻醉的药性,沉沉昏睡过去。

一声叹息自韩皓烈口中逸出,摇摇头,撕下自己的衣角帮“死神”止血,伸手一抬,轻易将对方抱起,料想不到这身子比自己想象的还轻,还软绵绵的。

很好,他竟然想救“死神”,真不知哪条神经秀逗了。

他告诉自己,会想救“死神”,只是不希望交给委托人之前平白损失了猎物,那会等于这几个月都在做白工。

有了这个正当理由后,便无所顾忌了,抱着“死神”,挺拔的身影很快闪人。

韩皓烈把“死神”带回自己暂住的房间,将人安置在床上后,拿出医药箱为他消毒止血疗伤。

人在流血时容易失温,为了让他保持体温,必须脱去汗湿的衣服,既然都是男人,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他毫不迟疑地为“死神”宽衣解带,一一解开胸前的扣子。

粗大的双手蓦地停住,犀利的黑眸一愣,韩皓烈疑惑地盯着那包着一层绷带的胸部,有些不确定,粗糙的指腹轻轻触碰那微微隆起的地方,他更纳闷了,指腹滑至没有包扎绷带的肌肤上,随着丝缎般柔软细嫩的触感传来,动作不自觉地放轻。

当指腹沿着颈项触碰到喉结时,韩皓烈猛地回神,一股窝囊感袭来,连自己都很想骂自己,他现下的行为根本就像同性恋一样,真够变态!幸好没别人在,要是让其他猎人看到,奈儿和心柔肯定笑到在地上打滚,丁宇和沈毅也会立刻离他远远的,并用害怕的眼神瞪着他,他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收回心神,警告自己快速帮“死神”疗完伤后交给委托人,结束这笔交易。

视线落回那秀色可餐的肌肤,警告自己不准乱想,但仍禁不住啧啧称奇。

“外表娘娘腔,个性却很凶悍,真是人不可貌相……”他自言自语地摇头,只当“死神”恰好是长得有点像女人的男人罢了,就像有些女人也长得跟男人一样皮粗肉厚,甚至比男人更像男人。

他先用干毛巾为“死神”擦拭汗湿的身体,依然疑心重重,不明白这家伙干吗没事把自己捆成大粽子,不但血液循环不好,对伤口的愈合也不利,当然啦,男人身上有几个刀疤是很有个性没错,但就是不适合“他”“死神”。

江湖传言中绘声绘色的“死神”,非黑道也非白道,亦正亦邪,没人知道他出刀断人手脚的理由,怪的是,也没听过有哪个受害者去报警的,而且“死神”并不是那种随便乱砍人的疯子,而是有目标的,所以也有一种说法,说“死神”是来报仇的。不管谣传如何,很显然地,似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死神”快狠准的刀法上,所以众人又给他一个“黑道医生”的绰号。

如今“死神”就在面前,说不好奇是骗人的,竟然有人比猎人还神秘,他倒要看看这家伙有多神秘。

基于以上种种理由,他决定拆开绷带瞧个究竟,看是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刺青,还是有什么好笑的黑疤或胎记,再不然就是身材差到必须遮丑,免得免得免得他的思绪突然打结了。

瞪着绷带下的隆起物,韩皓烈仿佛被点了穴道,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猛盯着。

若非他韩皓烈经过大风大浪,此刻怕不跌到床下猛抽气,甚至毫无怀疑地认定“死神”是变性人。

但,瞒不过他!

伸手探向“死神”的喉结,再仔细研究,果然发现接缝处,为了掩饰,上头还擦了肤色粉饼,这么做的确可以骗过一般人,但可骗不过猎人,他是这方面的行家,该不会……

再探向那张沉睡的脸,是假皮!

韩皓烈这下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心中的猜测了,这辈子打猎抓人,浓眉还未曾像现在这般可以夹死十几只蚊子过,犀利的眸光在不知不觉中放柔了,升起连他都未察觉的火焰。

他双臂横胸,继续盯着床上人儿的胸部沉思良久。

既然胸部都看了,不看那张假皮下的长相似乎说不过去,所以……

十分钟过去,韩皓烈依然坐在床沿沉思,几乎快沉到水底去了。

这下可真是太好了,“死神”是女人,货真价实的女人,不折不扣的女人,娇美如天使的女人,有着咳美丽胸部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