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绝爱

陆谨滔其实有点奇怪,黎初雪会来找他,看着坐在他面前的黎初雪,他明显地感觉到她眼中的神采变得有些暗淡,说不上来哪里奇怪,宋辕昊已经为了她而放过她的父母,这对于宋辕昊一贯的作风来说,已经是十分的难得,照理说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怎么反而觉得她有些低落?

“初雪,你没事吧?”纯粹出于关心,他问她,

黎初雪摇摇头,扬起一个有点勉强的笑容,今天她来这里,是有些事想拜托他,

“陆先生”

陆谨滔打断她,

“叫我谨滔就好,或者也可以叫我joe,只是别把我叫得那么见外。”

黎初雪笑了,称呼他为joe,毕竟他的年龄足可以做她的兄长,直呼其名她会觉得不自然。

“joe,我想知道宋黎两家究竟有什么恩怨。”她听过妈妈告诉她的版本,也想知道宋家这边会有什么样的说词,可是直接去问他她做不到,那么就只能去问陆谨滔,而且作为局外人的他,应该会更家公正地看待这件事。

陆谨滔挑了挑眉,很奇怪她会问这个问题,

“我真的很想知道,”她看出他的疑问,

“为什么辕昊会对黎家有那么深的仇恨,黎家为此都搭上了一个女儿,还不够吗?”

陆谨滔点点,显然认同她的说法,他的脸色沉下来,好象陷入了回忆中,他喃喃说道,

“其实这个故事很俗套,我想你也听过一些,只是个人角度不同,说出来的故事也不一样而已,许多年以前,宋黎两家本是世交,宋伯父和黎进彬是大学同学,他们毕业后一起创业,开办了一个贸易公司,他们之间的合作很愉快,直到有一次,宋伯父一个星期没有回家,宋伯母很担心,她去询问黎进彬,因为他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人,黎进彬答应她会帮忙寻找宋伯父,可是第二天他却带着一封宋伯父亲手签的委令状侵吞了公司,宋家不敢相信他会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没过几天,警察打来电话,说在河边发现了一具尸体,要宋伯母去认尸。”

“你是说”黎初雪听得心惊胆颤,忍不住插口,

陆谨滔点点头,继续说道,

“宋家简直陷入崩溃,丈夫突然死亡,公司被人吞并,虽然宋伯母向警方举报了黎进彬,可是最后也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起诉他。”

“虽然大伯是有嫌疑,可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认定是他,而且警方都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如果这只是误会,黎宋两家的恩怨不是太可笑了吗,还有姐姐,姐姐,”说到这里黎初雪已经有点哽咽,姐姐不该死的,不是吗。

陆谨滔等她心情平复点才说,

“警方的证据是不足,那是因为当初宋家那种境况,根本没有钱请律师,而黎进彬请的却是最好最贵的律师,他最有利的证明就是他的不在场时间,你可以想想看,是谁帮他的。”

黎初雪抬起头,脑海里闪过一个人,

“伯母?”

陆谨滔再一次点点头,

“后来我们找到一个证据,是一个被切断的电话录音,录音里明显是宋伯父与黎进彬的争吵,可是由于当时结案是在美国,事情过后黎进彬夫妇就举家回到国内,时间过了那么久,我们很难以法律的手段制裁他,所以辕昊才会想用自己的力量来对付他。”

“不会的,事情不会是这样的。”她不愿意相信,恩怨的背后,是如此赤裸裸的真相,如此地丑陋。

陆谨滔冷笑一声,

“我想黎家肯定没有告诉你,没过多久,宋伯母就进了精神病院,而那时,辕昊仅仅才是个十岁的孩子。”

黎初雪抬起头,震惊到无法接受这样的消息,辕昊他从小就背负着那么大的仇恨,他该有多辛苦?

“十二年后,”说到此时,陆谨滔的脸上换上了凝重之色,似乎有一些事情,他也不愿意提起,

“辕昊利用我手中的资源做了一个新的身份季晨安,他回到国内,进了K大,成为薇雨的同学。”

听到这里,她的心微微痛了一下,那时的故事一点一点在她耳边响起,

“他报着复仇的心接近薇雨,那时黎进彬夫妇已经不认得他,相反的,他们对女儿喜欢的这个人很有好感,督促他们毕业后就可以结婚,接下来的故事我想你也清楚,辕昊在结婚当天实行他的报复,他丢下薇雨一个人,面对全世界的流言非语,黎进彬怒不可遏,薇雨伤心欲绝,从某方面来说,辕昊确实是达到了他的目的,只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爱上了黎薇雨,”说到这里,他停了停,看着面前的黎初雪,黎初雪的眼中含泪,她知道,那时的姐姐该多么伤心,他们的爱太可怜了。

“薇雨知道了一切后,非常伤心,她不知道她该怎么面对她深爱的两个男人,最终选择了自杀。辕昊知道后如发了疯般,而黎进彬夫妇也对女儿的死伤心不已,自此宋黎两家的恩怨就再也解不开了,直到他遇到了你。”

陆谨滔的脸色稍微缓解,难得地笑道,

“初雪,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也吓了一跳,你和你姐姐长得实在太象了。”

听到这话,她苦笑了一下,涩涩地说道,

“可是我们终究是两个人。”她和姐姐是不一样的呀。

“我知道,”陆谨滔叹了一口气,

“其实当年薇雨死的时候曾经留下遗言,希望辕昊可以放下他的仇恨,用她的死来换,可是最终换来的只有辕昊更深的仇恨。”

“可是现在,”他看着黎初雪,面带微笑,

“辕昊因为你而放过你的父母,这对他来说是多么难得,我相信你在他心里和薇雨不一样,初雪,”他恳请她,

“请你用你的善良纯洁,将辕昊被复仇蒙蔽的心给唤醒,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么冷酷的,我想也只有你可以做到。”

是么?黎初雪的嘴角扬起苦涩的弧度,她有这么大的本事么?如果有,昨晚就不会在他口中听到姐姐的名字了。

“我想我做不到。”她摇摇头,有些难过,在宋辕昊的心里,一直放不下的是姐姐,他是因为对她的内疚,才放过她的父母,如果她以为自己妄想可以改变他,那就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

“不要这么说,”陆谨滔鼓励她,

“初雪,我知道辕昊对你的感情,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相信自己绝对不会看错,辕昊对你的感情,超过了他的想象,我希望你对他要有信心,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幸福?什么是幸福?她记得她也曾经问过姐姐,可是答案她至今不知道。

“会吗?”她问他,也问自己,谁可以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一定会的。”显然陆谨滔比她更有信心,

“你只要相信自己,并且相信辕昊,我相信上天一定会把欠了辕昊许久的幸福还给他。”

黎初雪看着一脸坚定的陆谨滔,感激上天给了宋辕昊一个真正的朋友,可是她仍然无法确定,自己在他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位置。

“joe,谢谢你,我想我打已经扰你很久,我该回去了。”

陆谨滔送她出去,又扬起他一贯阳光的笑容,

“我倒不怕你的打扰,怕的是辕昊知道你在我这里这么久,会吃醋到想杀了我。”

“呵呵”黎初雪被他夸张的表情逗笑,心情难得地轻松起来。

“joe,辕昊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她衷心地感激他,而陆谨滔只是报以一个他更阳光的笑容,目送她离开。

黎初雪来到那扇紫色的门前,她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还一次都没有进过这个房间,因为这个房间里面,装满了她不愿意去面对的事,可是现在,她不允许自己再逃避,轻轻拧开门把,记忆犹如潮水般涌向她,震得她差点站不住脚,她强持住自己,抬眼看着这个房间,里面所有的摆设都和她记忆中没有两样,看来宋辕昊将它保持得非常好。梳妆台前是姐姐的照片,衣柜里是她最喜欢的白色衣服,那张大大的油画照片,挂在房间的最中央,照片上姐姐在笑,一如她记忆中姐姐的容颜,那么清晰,那么温暖。

“姐姐,”她哽咽,

“对不起,”仿佛做错了事般,她在黎薇雨的画象前轻声啜泣,她不应该爱上那个人,那个人,曾经是她的姐夫。

她想起记忆中的姐姐从不曾喝斥过她,姐姐总是那么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柔柔地唤着她的名字,她不禁在想,如果姐姐没有离开,那么她和宋辕昊会不会是这世界上最恩爱的一对?如果那样,她是不是就不会爱上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宋辕昊的声音扬起来,是她许久不曾听到的冷漠,她抬起来不及拭去泪水的脸庞,看着他发呆,看着这个姐姐最爱的男人,为了他,姐姐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

“雪儿,你怎么哭了?”他心疼地捧起她的脸,用拇指拂掉她的泪,

“辕昊,你想姐姐吗?”她问他,语气让人不忍,

宋辕昊别过脸,这叫他怎么回答?

“她一直都在我的记忆中,我欠她。”

“可是如果你真的欠了姐姐,为什么不放下对黎家的仇恨?”姐姐最想要的,是希望他可以幸福,他不可以欠了姐姐又辜负姐姐。

闻言他的身子顿住,眼神锐利了起来,他伸手抚摸她白晰的脸庞,语气却冷漠,

“这么说,你是来当说客的?我已经为了你放过了你父母,还不够吗?”

黎初雪摇摇头,拉住他的手,

“我希望你可以放下仇恨这个包袱,辕昊,我和姐姐一样,都希望你可以幸福。”

“不要一直提薇雨,她已经死了。”说这话时他的神情很痛苦,她看着也很纠心,他果然还是忘不了姐姐。

“姐姐已经走了,还不够抵消你的仇恨吗?我们都已经失去了亲人,可不可以够了?”她的眼泪溢出眼眶,

“不够,不够,比起我所失去的,黎家付出的永远不够!”他甩开她的手,眼中仍然闪着复仇之火,

“答应我,宋黎两家的事,你不要管了。”这是他的要求,也是他的底限,他已经为了她做出最大的让步。

“怎么可以不管,”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眼泪刷刷地流下来,

“我也是姓黎的啊。”

宋辕昊顿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她的眼泪,他有一刹那的心软,想要答应她,可他还是忍住了,他缓慢而坚定地说,

“我不能再让步。”

便转身离开,留下她一个人,在黎薇雨曾经的房间里,无语哽咽。

姐姐,黎初雪问画上笑靥如花的人,

上天让他们再一次相遇,是为了延续他们两家的仇恨,还是化解呢?她该怎么让他仇恨的心平复下来?她该怎么做?

黎初雪看着那个笑容,仿佛在她的眼睛中看到了答案一般,沉重地下了一个决定,也许姐姐没有完成的事,该由她来继续……

“雪儿,你真的决定这么做?”穆婉琴看着自己的女儿,想不到柔弱的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不免觉得心疼,上一代的恩怨总是会牵扯到下一代的命运。

黎初雪点点头,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对不起,妈妈,之前一直让你和爸爸担心。”

“傻瓜,妈妈知道你还是妈妈的小雪儿,又怎么会怪你呢。”

她的鼻子一酸,差点又要落泪,穆婉琴握住她的手,

“如果你真的这么决定,爸爸和妈妈一定会支持你。”

黎初雪很欣慰,无论她做什么决定,他们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她,她只希望,这一次她的决定,可以让黎宋两家放下恩怨,尤其是宋辕昊,她多希望他可以幸福,不要被仇恨所蒙蔽。

宋辕昊一早上都觉得自己心绪不宁,出门的时候,雪儿给他的眼神,仿佛是再也无法见面的苦楚,她的笑容,那么牵强,象极了许多年前那个人的笑,可是在那样的笑容过后,却是她永远的离开他,难道……

“总裁,总裁?”秘书一连声的叫唤才唤回他的思绪,可是他却已经无心工作,强烈地直觉刺激着他,让他一刻也呆不下去。

“所有的事情都顺延下去,等我回来再说。”

抛下这句话,他拿了钥匙就走,留下一脸无奈的秘书和一众工作人员。

宋辕昊的心里忽然闪过不好的预感,他想起那一日和雪儿的不欢而散,心里的害怕忽然升级,思及此,他踩足油门,车子飞速往别墅弛去。

一进门就见到王姐在打扫卫生,他急忙问道,

“王姐,雪儿呢。”

“雪儿小姐一整个早上都在房间里,她吩咐我不要去打扰她。”王姐奇怪的回道,从来没有见过宋先生这么慌张。

他闻言急忙跑上楼,跑到黎初雪的房门口他却突然停下来,心脏剧烈跳动着,四周静得没有一丝声音,他的手抬起来,已然有了一些颤抖,把门轻轻拧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窗外的阳光晃得有些刺眼,他试探地叫了声,

“雪儿?”

没有人应他,他心里的不安又加深了一些,

“雪儿?”再一次试着唤她,期待可以听到往日那甜美的声音,可是仍然是安静,他的眼睛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可是血液却凝结了,

“雪儿!”

他狂奔过去,最可怕的想象终于变为现实,黎初雪零乱地躺在床上,手边是一盒已经空了的安眠药。

“不,雪儿,雪儿,”

他抱起她,无法言语的慌张侵袭了他全部的理智,他全身都在颤抖,

“王姐,快叫救护车!雪儿,你不要吓我!”

黎初雪安详地躺在他的怀里,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可是有一个人的世界,却在慢慢崩塌。

在这一刻,宋辕昊再一次尝到了撕心裂肺的痛,他的心只有一个念头

黎初雪,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允许你离开我!

医院里,所有的人都在忙碌,救护担架推着一个人进入急诊室,正是刚被送来的黎初雪,宋辕昊紧紧握着她的手不肯放开,怕再也见不到她,护士小姐冷淡而又职业性地说道,

“先生,请你放手,我们会尽全力挽救她。”

手术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似乎也把他的希望带走,宋辕昊颓然地靠着墙,身子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辕昊,初雪怎么样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立即赶来的陆谨滔一脸关切,刚刚宋辕昊通知他的时候他还以为他是开玩笑,想不到黎初雪选择这样做,他很意外,其实他早该察觉,那天她来找他,分明是有些消沉。

“刚刚送进去,现在还不知道情况会怎样。”

“放心,”陆谨滔安慰好友,

“初雪一定会没事的,”突然想起一件事,他问他,

“有没有通知初雪的父母?这个时候我想她应该需要他们。”

他摇摇头,他的心全部放在她的身上,其他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去想,陆谨滔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到一旁去打电话,宋辕昊看着手术室,已经全然没有了往日的冷静。

“雪儿,雪儿怎么样了?”焦急赶来的黎氏夫妇,一到手术室门口就问,陆谨滔帮忙回答,

“初雪还在里面,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伯父伯母,你们不用担心,初雪一定会没事的。”

“你怎么知道一定会没事?你是医生吗?”一向好脾气的黎正莘也忍不住发飙了,他将枪口对准宋辕昊,气愤道,

“宋辕昊,你已经害死了黎家的一个女儿,你是不是要连我唯一的女儿也害死才甘心?你这个畜生!”

气极的他揪住宋辕昊的衣领,宋辕昊却任由他叫骂,毫不抵抗,一旁的人赶紧上前劝说,陆谨滔说道,

“伯父,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初雪没事,请你冷静点。”

“正莘,雪儿还在里面,你不要激动,如果你也倒下了,我该怎么办?”穆婉琴泪水连连,帮忙劝说。

正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他们立即上前,询问医生,

“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希望,

“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可以进去见她最后一面。”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般将宋辕昊的世界击得粉碎,他甚至都没有了反应,黎氏夫妇冲进去,守在女儿身边,他却愣愣地立在门口,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雪儿,雪儿,是妈妈啊,你听到了吗,是妈妈啊,雪儿。”

穆婉琴泣不成声,黎正莘也数度哽咽,黎初雪睁开虚弱的眼睛,将手伸向父母,缥缈的声音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

“雪儿,你为什么这么傻呀,为什么要做傻事。”

黎初雪的眼眶红了,她好舍不得爸爸妈妈,

“你们不要怪我。”

“妈妈不怪你,你答应妈妈,要快点好起来。”

她的唇边扯起惨淡的笑容,仿佛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希望,她环顾四周,想看到她最想见到的脸庞,终于在门边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将手伸过去,众人顺着视线看向宋辕昊,宋辕昊却不敢过来,他不要告别,他不要失去她。

“辕……昊……”她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力气,却还是挣扎着叫了出来,他一步一沉重地来到她身边,握住她在半空中的手,平日的坚强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害怕失去所爱的人,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他质问她,只这一句,她的泪便流下来,却说不出话,

“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对我?”他的眼角已有闪光,感觉到她的手正在无力,他的心一点点下沉。

“辕昊,”她微笑,想留给他最后的笑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敢将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向他表白,

“我爱你,我知道自己不该爱你,可是还是无法克制地爱上你,我知道我对不起姐姐,可是我爱你,我不后悔。”

听到她的话他直摇头,不,如果她真的爱他她不会这样对他,她不会选择离开他。

“雪儿,”他将她的手放在唇边,恳求她,

“不要离开我,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这次换她摇头,已经来不及了,她没办法答应他的请求,感觉到生命正一点一滴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失,她坚持地说下去,

“辕昊,爱你好痛苦,我累了。”

“不会的,雪儿,你不会累,我不会再让你痛苦,我要你做全世界最快乐的人。”他急切地许诺她,只要她可以留在他身边。

黎初雪微笑,有他这句话就够了,她可以无悔。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仇恨多好,那样一定很幸福的,可是,我爱你,也爱爸爸妈妈,我不能看着你们互相仇恨。”

“雪儿,我不会对付你爸爸妈妈,我对付的只是黎进彬。”他急切反驳,却被她打断,

“一样的,最终你所仇恨的还是黎家,辕昊,那样会有什么区别吗?”

他答不出来,也许她说得对,放过黎正莘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血浓于水,黎进彬出了事,黎正莘不会袖手旁观。

“我不能看着我所爱的人互相伤害,互相仇恨,我终于明白了姐姐当初的心情,”她的泪滑下脸庞,痛的是他的心,

“雪儿……”

“我只想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宋辕昊闭上眼睛,隐忍许久的泪终于滑落,他点点头,默认,

“放下仇恨,放过黎家,然后将我忘了,去找一个可以让你幸福的人。”最后这一句话将她的眼泪逼出眼眶,她多想是由她来给他幸福。

宋辕昊睁开眼,眼泪无法抑制,他终于知道什么叫残忍,这一刻,他才知道,他对她的爱早就超过了任何人,任何事,如果他可以早点知道,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早就超过了报仇,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失去她?

他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了心,黎初雪却以为他是不肯,她挣扎着求他,

“辕昊,答应我好不好?答应我……”

他哽咽,

“我答应你,雪儿,我答应你,”他怎么可能拒绝她?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了。

“我可以不报仇,可以不再仇恨,可是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他可以用他的整个世界来换她,可是老天还会给他机会吗?

听到他的话她很开心,带着欣慰缓缓地闭上眼睛,她的手终于无力地垂下。

“雪儿!”在她身后的,是亲人及爱人无尽的悲辛……

多久了?宋辕昊将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白天拉上窗帘,晚上也不开灯,只有烟和酒,陪他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雪儿走了,无论他多不想接受,这都是事实,他觉得很讽刺,曾经他以为他的世界再不会有爱的时候,她闯了进来,可是却在他不能失去她的时候残忍地离他而去,是谁说过这个世界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他很想质问写这句话的作者,如果人还在,有什么不可能?可是人不在了,做什么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想告诉雪儿,他不想恨了,他想告诉雪儿,他不念了,他想告诉雪儿,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可是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是他自己太狂妄,执着着报仇,上天才会这样惩罚他吧,他自嘲,看着杯中暗红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狠狠地摔向一边,任它裂成粉碎。

“雪儿,雪儿……”他呢喃,无法振作起来,薇雨死的时候他觉得伤心,可是现在雪儿走了,他却不想活了。

她走了,把他世界里的阳光也带走了,没有她的时间那么漫长,他该怎么度过?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