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沉伦

一连好几天,黎初雪白天都窝在沙发上望着窗户发呆,晚上则忐忑地等在自己的房间里,可自从那天早晨后,宋辕昊都没有再碰过她,她的身子慢慢地不再紧绷,脸上的漠然却每日俱深,这一天早晨依旧,等宋辕昊回公司后,她才下来,用完王姐准备的早餐,她便仍旧窝在沙发上,了无生气地看着窗外,王姐看在心里,好不心疼,却又不能说些什么。

黎初雪看着窗外的花圃,这里的玫瑰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每天都有人来除虫施肥,定时浇水,它的每一片花瓣都朝着最适合人们观赏的角度生长,每一对叶片被修剪得既不会太大而喧宾夺主,又不会太小而失去作用,甚至连偶尔的生病,都很有默契地在同一些部位,这样的玫瑰,只能供于人们玩赏而没有了天然的蓬勃,这,不是和她很象么?

难得地黎初雪的嘴角淡淡地扯了一扯,朝露下的玫瑰,却开得更艳了。

“黎小姐,”王姐来到她的身后,黎初雪看向她,问道,

“什么事?”

“宋先生让你将他书房里办公桌左边第二个抽屉的文件送到公司给他。”

黎初雪听到她的话,顺从地回了一声好,再望了一眼那人工的玫瑰,便起身去书房。

在书房里很容易就找到那份文件,拿起文件时她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只不过是一份季度报表,并不重要,为什么他要她亲自送去?她的心底,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宋先生,黎小姐到了。”还是那位笑容甜美的秘书,将她领往宋辕昊的办公室,临去前还甜甜地朝她笑了一笑,大概是觉得这一位黎小姐在宋辕昊的心底肯定不一般。

黎初雪将文件放到宋辕昊的面前,不忘乖巧的说道,

“辕昊,文件已经带来,还有什么事吗?”

他抬头看她,今天的她,一件简单的白衬衫,下摆整齐地收进浅色的牛仔裤里,一如他初见她时的清新,他推开手边的文件,冷冷地命令道,

“过来。”

黎初雪依言过去,无声地立在他面前,宋辕昊冷不防将她的腰揽住,据下凝望着她,而他的下巴,离她的胸口,几乎碰触。

黎初雪虽然吓了一跳,却仍然没有反抗,只是突然紧绷的身体出卖了她心底的害怕,他的唇边,撩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得逞,这几天,他看够了她的毫无生气,她的冷淡反应,那样的她,虽然可以随意摆布,却让他没有了想要的欲望,他喜欢那一夜,她恣意的反抗,那样才有掠夺的快感。

看着她马上恢复的冷淡,他的左手游离到她的背上,顺着玲珑的脊背一步一步向上延伸,冰凉的触摸一直到她的背心,她的呼吸也跟着停顿,突然,他猝不及防地拧开她的背扣,原本安全紧实的包裹蓦然散开,她心中兀地打了个寒噤,双手不自觉地想推开他,他却将她抱得更紧,魅魅地问她,

“怎么,不听话了?”

听到他的话,她的惊讶瞬间达到了顶端,难道他是想

“辕、辕昊,”她的声音里,已然有了一丝颤抖,

“这里是办公室,你不怕”她的话没有说完,眼睛瞟到门口,难怪刚才的秘书,那么体贴地把门带上,可是她仍然不愿意相信,他会想在这里,她所有的自尊,已经全部留在那间别墅里,今早出来打开门的瞬间,耀眼的阳光差点晃得她想要退回屋内,若是他要与她在这里,她怕她会没有勇气走出这个办公室。

“嗯?”他难得地柔声应她,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被他面前的秀色吸引住,解开的背扣让她的文胸微微隆了起来,白色的衬衫仿佛可以透视藏在里面的饱满,他怎么可以忘了,上次在他的办公室,她的白色衬衫,也曾在他面前解开,今天,他要让上一次的断点继续下去。

“我可不可以回去了?你的文件已经送来,我想,这样不好。”她觉得自己好难堪,在他面前,甚至连劝勉都谈不上,有的,只有卑微。

“我不让。”他的声音有些暗哑,脑海中想起的画面让他的眼神开始炙热,他的唇隔着衬衫吻上她的胸口,将她所有的伪装扯下,

“不要!”黎初雪再也无法假装,双后护住胸前,眼神也开始有了生气,宋辕昊的笑意更深,这正是他要的,他突然站起来将她抱住,伸手把桌上的碍眼之物拂掉,将她放倒在办公桌上,随即整个人压在她身上,脸上的神情冷俊,眼角却带笑,

“又想反抗我了?你忘了,我喜欢你乖乖的。”他口似心非,非要将她逼到道德的底线,然后看着她惊慌失措,因为他非常的享受这样的过程。

“你我求求你,不要在这里,我不会反抗你的,只要不要在这里。”她的恳求,近乎怜悯,他却罔然不顾,按住她的双手,霸道的唇夺走了她的呼吸,黎初雪手脚并用,想要推开他,却无法动他分豪,宋辕昊将她的双手用一只手按住,另一只手去按住她乱动的脚,而唇却没有停下来,一路顺着她的曲线来到胸前,

“不要!”黎初雪的反抗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仅存的道德感也已在他面前消失殆尽,宋辕昊用力一扯,她的扣子飞掉,羞涩的蓓蕾在他面前春光无限,而迎接她的,是他残忍的欲望,透明的泪水落在白色的办公桌上,分明却看不见,一如她心底的痛。

黎初雪忘了自己是怎么离开他的办公室的,她只记得,她衣衫不整,因为在刚才的拉扯中,她的扣子少了好几粒,而她没有勇气,在他的办公桌下去寻找,她可以感觉得到,原本微笑送她进来的秘书,此刻正用鄙疑的眼神看着她,是啊,连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就这样被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连个妓女都不如,妓女起码还有拒绝的权利,而她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脸上有一些泪痕,很快就已风干,渗下的痛楚却永远都抹不去。

“对不起。”有个人与她擦肩而过不小心碰到了她,其实应该她说对不起,因为人家手里的文件落了一地,在她脚下散开,她反射性地蹲下来帮忙,将拾起的文件送还给那个人,显然那是一位新进的员工,非常有礼貌,他接过来,毫无心机地笑着向她道谢,

“谢谢你。”本来干净的眼神在瞄到她手腕上的淤紫时忍不住看向她的衣着,眼里瞬间带满了了然,还望了望总裁的办公室,黎初雪看到了他的反应,满脸羞愧,急急地说了一声不好意思便夺路而逃。

那个人才恍然发觉自己伤到了她,再想道歉却已唤不回她的人,只有一地的白纸。

多美的人,那人心底忍不住想到,真是可惜了。

忙着收拾的他突然感觉眼前暗了下来,抬头一看,宋辕昊如天神般高高站立在他面前,而眼睛却是追逐着刚刚落慌而逃的人,他急忙站起身,尴尬地打招呼,

“宋、宋先生。”他刚上班没多久,今天刚好送文件给顶楼的一位经理,想不到竟然会见到总裁本人。

宋辕昊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跟着刚才逃走的人身后追过去。

黎初雪已经下到一楼,阿雷的车子在外面等她,一路上她忍受了不少人的侧目,她以为她已经麻木,可是刚才那个人的眼神,却让她看到了自己的不堪,现在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这里所有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好难堪。

外面已经是中午,热烈的阳光照射大地,刺人眼球,黎初雪的手挡在额上,看了一样太阳,觉得一片白茫茫,好象什么都消失了。

“啊,那个人晕倒了。”有人开始惊呼,在失去意识前黎初雪还在想,如果她也能晕倒就好了,起码不用忍受那些异样的眼光。

“黎小姐!”来接她的阿雷刚到门口,便看到黎初雪的身子摇摇欲坠,他赶紧冲过去,仍是晚了一步,黎初雪稳稳地落入了一个人的怀里,是紧跟而来的宋辕昊。

“不要!”凄裂的嘶喊也挡不住他用力扯掉她衣服的蛮横,她的眼泪在他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就连她的哭叫也只是他愈演愈烈的催化剂,宋辕昊狠狠地在她的颈间啃了一下,他喜欢她这样的反抗,却忘了她有多不喜欢

“不不要!”

醒过来才发现是恶梦,而自己已经满面泪痕,她忘不掉,忘不掉在他办公室内发生的事,如果他的目的是一而再的羞辱她,那他的目的已经达成,黎初雪将自己埋在被单里,无助地啜泣,她还能忍受多少次这样的羞辱?谁来告诉她,这样的折磨什么时候可以停止?

她的泪已经无声无息,浸湿了枕边。

黎初雪变得更顺从了,宋辕昊时不时地会让她去他的办公室,有时是送文件,有时是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她的反抗渐渐微弱,终至顺从,反抗还意味着羞辱,顺从则让所有的感觉麻木,她对他本来就不该有什么感觉,就连恨都显得多余。

顶楼的人早已看惯了她的出现,偶尔会有些指指点点,黎初雪能够做的就是无视,在他的办公室,她是精神游离的傀儡娃娃,出了办公室,她将自己完全封闭在自己的空间,任其他人的窃窃私语在身后蔓延,只是她不知道,这样的她,仿佛有一种出尘的美,紧紧吸引着其他人的目光。

而她的顺从她的隐忍却让宋辕昊渐渐不悦了起来,他想要她的反应,是反抗更好,无论怎样都比她象个破败的娃娃来得强。宋辕昊看着监视器,电梯里的她眼神放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却掩不住脱俗的气质,已经长长的头发松松地挽成马尾,浅色的上衣,简单的小脚裤,虽然大家都知道她是他的人,仍然抵挡不住周围的人瞟来的惊艳眼光,尤其是几个大胆的男人,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看,宋辕昊的眉头皱起来,这几个人最好不是他公司的人,如果是,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下场走人。

他宋辕昊的东西,从来没有人可以分享,想到这里,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几时把她归为他的东西了,他只是把她当作一件工具,一件他用来报复黎家的工具,而对于工具,他是不用花心思爱护的,用旧了扔掉了就是,宋辕昊把他突然萌发的想法归到是因为她是一件特殊的工具上,而且这件工具开始有些用得不顺手了,他得重新调整一下,他还是喜欢刚使用的感觉。

黎初雪站在他的面前,表情淡漠,既不生气也没有笑容,宋辕昊完事自然会放她走,她的反抗只会让自己更屈辱。

他居高临下,抬起她的下巴印上自己的吻,她顺从地迎合他,他却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立即转换其他的攻掠地,而是慢慢加深这个吻,灵活的舌尖长驱之入,在她的口舌间游弋,温柔地触碰每一处的柔滑,缠绵的汁液勾引着她的感觉,黎初雪好讶异,他从来没有这么深的吻过她,而她,也从来不知道一个吻可以这么长,这么久,久到会让她窒息,她的呼吸乱了起来,原本垂在身体两边的手不自觉地抓住他的臂膀,因为她的脚已经无力,头也昏昏的。

他终于放开她,相比她的不能呼吸,他的气息只是稍微有些凌乱,看着她的双瞳好象蒙上了一层雾色的迷茫,他的唇边不自觉地抿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感觉到自己的失态,黎初雪又恢复了冷淡,只是潮红的脸出卖了她刻意的冷淡,宋辕昊搂着她的腰,进一步,她则退一步,只退到落地窗面前,身后已经是玻璃隔挡的另一个世界,面前则是他俊朗无涛的掠夺,黎初雪的心漏跳了一般,连自己都解释不清楚,为什么今天面对他突然会觉得心悸。

宋辕昊将自己的手垫在她的脑后,火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脸上,哑哑地开口道,

“别动,”低头又吻上了她的唇,她仿佛被催眠了一般,呆呆地微张着口,等着他的临幸,又是一记深深的,长长的吻,他的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背脊,轻轻地,柔柔地,她的身子软下来,原本抓着他臂弯的手慢慢上移到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抵着他宽阔的胸膛,似推还抵,他的呼吸渐渐火热,眼神已经暗下来,手已经移到她的胸前,解开,然后是湿湿的吻落下来,眼睛瞥到一样东西,将他所有的动作停顿,那是一颗扣子,一颗与其他粒颜色不一样的扣子,他想起来,她的衣服曾被他用力扯过好多回,她已经好几次都穿着这套衣服,宋辕昊深吸了一口气,把她的衣服拉好,扣住,看着她迷离的眼神,好容易才压制住自己,哑着声音说道,

“去买几套衣服,别让人以为我宋辕昊对女人这么小气。”

黎初雪愣愣地望着他,好象还没从刚才的惊讶中回过神,听到他的话才赫然红了脸,她暗骂自己,怎么可以这样!

“嗯。”轻轻地回道,她从他的身边抽离,接过他递过来的信用卡,淡淡道,

“我现在就去。”

才走了一步就停住,他拉住了她的手,她回过头,他说道,

“我陪你去。”

那是脱口而出,看着她的背影让他突然有了陪她的冲动,不意外在她眼中看到惊讶,因为连他自己都惊讶,他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按下快捷键对秘书说道,

“将下午的日程全部取消,所有的事等晚上再跟我汇报。”

不容她反应,他立即楼着她离开。

商业街最繁华的地段,顶级的成衣店内,所有的销售员全部都翘首以待,个个的脸上都化着精致的妆容,笑容甜得可以腻死人,因为她们的经理刚刚接到一个电话,等会宋辕昊会来这边购买衣服,不怪她们个个芳心大动,她们做销售的最好前途就是被一个有钱人看上,而可以又帅又有钱的自然是她们梦寐以求的对象,所以一听说宋辕昊会来,个个都使足了浑身解数希望会被他看上,可是等待她们的显然是一片失望,宋辕昊是来了,不过不是一个人,他的身边,带着一个看一眼便会让她们自惭形愧的女人,黎初雪。

自从踏下车的那一刻,他的手就没有离开过她大肩膀,她略觉得不自然,他却神色自若,不等销售员推荐,宋辕昊直接问道,

“女装部在哪里?拿一些新款给黎小姐试。”

“好的,宋先生,黎小姐这边请。”

宋辕昊坐在长椅沙发上,看着黎初雪挑选衣服,黎初雪接过销售员推荐的一款裙子,不由得想起上一次和宋辕昊来买衣服的情景,那时的他们,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复杂,她只不过当他是一名需要努力争取的客户,而他是不是早已认出了她是黎家的人,如果那时的她可以想得深一层,早一点逃得远远的,今天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再想也没有用,黎初雪的心思显然不在销售员热情的介绍上,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自己看看。”便将销售员打发掉,一个人来到放置衬衫的那一排,这些衬衫款式新颖,质地精良,每一件都是良品,她抽起一件,还没来得及放回去,就听到宋辕昊说话,

“选一些其他的颜色。”他只是随便提一提,因为他注意到她的衣服大多都是白色和浅色,她的皮肤这么白,穿其他的颜色肯定也会好看,可是在黎初雪听来却觉得是讽刺,他是在说她不配穿白色么?心底突然莫名地涌起一股赌气,嫌她穿白色碍眼吗?好,她就听他的。

她来到另一排,清一色的全部都是黑色衣服,她一口气选了七八件黑色的衣服,销售员的双手都快接不住,再在另一排一样都是黑色的衣架上抽出两条裙子,再加一双黑色的靴子,面无表情地对销售员说,

“我买这些。”

“不、不用试一下吗,黎小姐?”销售员自然笑得开心,难得遇上这么干脆的顾客,

“不用,”她仍是淡淡的,

“帮我拿小号的。”

“好的,我帮您包起来,请你再随意看看其他的款式。”销售员乐呵呵地将衣服拿走,看着她离去,宋辕昊突然明白了她的心思,他笑了,而且笑得开怀,原来她也有赌气的时候,比起只知道顺从的她可是有趣多了,他站起身,来到她身旁,抽起一件湖蓝色的长款礼裙,递到她的手上,声音比平时柔了一度,

“试试这件,”

黎初雪只是微微看了一眼便接过来,一言不发地走到试衣服间,这里的试衣间十分宽敞而舒适,只是她的心中赌着一股气,并没有觉得和其他店里的有多大分别,闷闷地将裙子换上,才发现这款裙子背后的扣襟她根本够不着,这件是无文胸款式,开襟那么高,没有穿好她根本不能出去,正想着叫店员进来帮忙,外面已经有人在询问

“黎小姐,衣服合身吗?”

她如释重负,连忙说道,

“背后我扣不上,麻烦进来帮我弄一下。”

“好的。”

她忙着审视衣服,听到开门声后说道,

“麻烦帮我扣上。”

没有答话,一双温热的手突然碰触到她的背脊,熟悉的触感让她身子一僵,她急忙转过身,果然是他宋辕昊!

“你”她退后一大步,身子紧紧靠在墙壁上,有点无措,

“你怎么进来了?”

他笑得邪魅,停顿在半空中的手向前一扬,将她困在乳白的墙与危险的他之间,紧逼的空间让她心跳加速,眼神不敢与他相望,

“你不是需要帮忙吗?”他的声音暗藏玩味,淡淡的烟草气息从头顶传下来,她的心更慌了,

“我,我只是想让店员进来帮我。”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有些发抖,不只声音,连身子都开始站不稳,若不是他把门给挡住,她宁愿衣衫不整地出去,也不愿意和他呆在这样的空间里。

“我来,”短短的一个命令,却不容反驳,黎初雪咬了咬下唇,想背过身去,肩膀却被他的手扣住,宋辕昊原本抵着墙的左手,顺着她的背梁一路滑下去,他滑得极慢,温热的手抚过她一节一节的椎骨,落到她的腰间,黎初雪可以感觉得到,被他的手滑过的地方,一片火烫,宋辕昊的双眸定定地看着她,吐出的话语犹如在好远的地方传来,

“喜欢这件衣服吗?”

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他放在她背后的手上,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说了什么,愣愣地抬起头,迷雾般的水眸看着他,

“呃?”

微张的唇因为羞涩而半启,在他看来是如此诱人,他的左手微微使劲,低头便含住了她的小口,在她还在发愣地当会,诱惑起她的小舌,灵巧的舌滑到她的唇间,如蜜的甜汁相互交融,这个吻,让她从心底发软,他的唇离开她,额头低着她的额头,再一次问她,

“我说,喜欢我为你选的这件衣服吗?”

他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脸颊,惹她发烫,黎初雪的理智稍微回复,咽了下口水,才发现吞入的都是他的甜蜜,

“嗯。”

仿佛小学生般,在这个空间里,她只能发出单音节的言语,实在是因为她完全没有办法全神贯注地听他说话,这样的距离让她分心,外面的声响让她分心,而最让她分心的,是他并不安分的手,他的手重新开始滑动,滑到她的背梁中间,那里一片光滑,趁着敞开的衣襟,他的手毫无阻拦地伸进去,拥有了她全部的柔滑,

“不”要字又被他的吻给吃掉,她有口难言,他更加可以恣意枉为,索性将她的衣襟全部扯开,这样她只能紧紧依附着他,因为一旦离开,这件衣服就会自两肩落下,而她的胸前便会在他面前一览无余。

黎初雪想抽手护住自己,身子却被他紧紧揽着,她抬头,急急恳求道,

“辕昊,不要这样,让我把衣服穿好。”

这里可是试衣间,一想到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她就觉得好奇怪,可是宋辕昊并不打算听她的话,刚刚的两个吻,以及他手中柔滑的触感,已经让他的眼神暗淡下来,他现在,想要的更多。

“不行,”他用指间捏住她的下巴,霸道而肯定地说道,

“我要你,现在。”他没有想到,自己对她的渴望已经如此强烈,刚刚只是想进来吓一吓她,却没想到轻易被她挑起他的欲望,既然如此,那么她就该好好补偿他。

“不行!”她想也没想就拒绝,这里比他的办公室还要令她难堪,办公室起码还是他的私人空间,而这里,是公共场所。

“你拒绝我?”他的眼睛危险地半眯起来,更透射出一种盯住猎物的执着,黎初雪自然明白这个眼神,可是她真的无法应他的要求,她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他降低自己的底限,甚至可以说已经降无可降了,为什么他还可以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在他的心中究竟怎么样的折磨才算到底?

黎初雪一只手扶住快要掉落的衣领,另一只手用力地想推开他,用行动说明了自己的抗拒,宋辕昊的怒意果然升起,他看着她一脸的决意,脑海中突然浮现她刚刚赌气选了一大堆黑色衣服的场景,那样子的她,分明太可爱,想到这,原本生气的脸渐渐缓和,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的心中形成,这么久以来,他看尽了她的反抗和顺从,他现在想看看,这两个表情之外的她,还有什么样的神情。

黎初雪看着他唇边扬起的笑意,心中徒然升起害怕的感觉,果然,宋辕昊轻轻移到她的耳边,吐出一句话,便含住了她的耳朵,

“我就要你,在这里。”

她的脚突然发软,原来耳朵是她的敏感带,被他轻轻浅浅地啃咬,她只觉得一阵酥麻,双手不自觉地粘在他的肩胛上,他的唇边扬起迷人的微笑,她的身子他已太过熟悉,对于她耳朵的攻掠并未停下,另一只手却已袭上她的蓓蕾,盈盈地握住,轻轻地摩,她忍不住缩起身子,一双手已经不知道是要去阻止他的手或是他的唇,因为两边都让她发怵,她的声音不自觉地发软起来,在口中绵绵唤出,明明是拒绝,却更象是欲迎还拒,

“不要……在这里……求你……”

“求我什么?”他邪邪一笑,放弃已经臣服的耳朵,转而掠夺她细细的脖沿,被他的吻侵过的地方,自然又红了一片,

“你”她的身子已经半软,没有发觉胸前的衣服已经跌落一大半,雪白的胸脯在他面前展露,引得他的喉咙一紧,眼神一暗便低头含住了她的娇点,她的话语彻底消失,只剩下呻吟,

“唔不要”

宋辕昊觉得自己下半身已经火热得想要爆炸,可是她却还有拒绝的意识,他忍住即刻想要她的冲动,暗哑的声音自口中吐出,

“要什么?嗯?”在她背后的手没有停下,而是径直往下滑到她薄翘的臀上,这件裙子开襟极低,他豪不费力便握住她一边的翘臀,隔着底裤挑逗她,黎初雪这才清醒,他是认真的,理智顿时回复不少,眼中的迷蒙散去,只剩下惊慌,她的声音里,全部都是恳求,

“辕昊,我们回去好不好?不要在这里,我求你。”

她的眼中有泪光闪现,他的心头突然一软,差点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可是只有一瞬间,便又换上了他原来的打算,他残忍地在她耳边低语,

“不,我要在这里要你。”

听到他的话黎初雪的心冷了,原来他真的这么恨她,要将如此不堪的事加诸在她身上,想到这,她的眼泪不自觉地滑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心好痛,只是眼泪好重,一颗颗落下来,滴在丝缎的裙子上,顿时绽开了一朵朵无色的花,宋辕昊吻去她的泪,膝盖用力一顶,将她的双腿分开,用自己的大腿隔着底裤温柔地摩挲着她的私密之处,黎初雪还来不及惊呼,已被他的唇霸道地缠住,他的吻那么温柔,那么缠绵,吻得她的脑子失去空气,失去思想,不知何时,她的手缠住他的脖颈,任裙子滑落到腰间,宋辕昊的吻仿佛不会停止般,一直纠缠着她,他用力一揽,将她抱起,托起她的大腿,放到自己的腰间,黎初雪依言顺从,甚至连他的手何时褪下她的底裤她都没有发觉,这一刻,她是彻底地沉伦,连同她的自尊,她的底限,她所有的一切,已经全部失去,剩下的,只有沉伦……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