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契约

黎初雪拖着沉重地步子,一步步走回自己的家,刚才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她不敢相信,宋辕昊竟然是她的姐夫,还对她做出那样的事,脑子中刚闪过那个画面,她的身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将双手紧紧环住自己的双肩,她觉得一切都好混乱,究竟是怎么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宋辕昊会说是黎家害死了姐姐,为什么他会说出那样的话,为什么他如此仇恨黎家?想起他森冷幽深的眼眸,她的心就一阵颤栗,那样恐怖的恨意,她从来没有见过,究竟他与黎家,有着什么样的仇恨?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家门口,却听到屋里传来吵杂的声音,似乎还有人在争吵,她连忙小步跑过去,父亲正对着电话另一端大声说话,母亲在一旁轻声啜泣,地上的碎片显然是刚刚有人大发脾气才造成的,林妈正蹲着收拾。

“大哥,好歹他也是因为你才追击日正,在这个节骨眼上,你怎么都该帮一帮我!”

黎父是明显地脸红脖子粗,一向温文的他即使气得额头青筋暴现说话依然是斯文有礼,显然电话另一端的人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穆婉琴似乎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叹了一口气更加伤心,

“妈妈,怎么了?”

黎初雪甫进门就见到这副情景,心中着实担心,穆婉琴迎上来,

“雪儿,雪儿,”已是泣不成声。

“爸爸和谁在讲电话?家里怎么这么乱?出了什么事了?”

“雪儿……”穆婉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看着惹人怜爱的女儿,实在不希望将这个恶耗告诉她,只是她不知道,今晚的黎初雪,已经经受过一场痛苦的折磨,

“我们的公司,”穆婉琴看看正在苦苦哀求电话另一端人帮忙的黎正莘,伤心地说道,

“要破产了,如果没有一笔资金度过这个难关,就要被破产清算,现在你爸爸正在请你伯父帮忙,可是……”

这个消息对黎初雪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她从来不知道爸爸的公司已经危险成这样,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到过现在这样的状况,她一直以为公司都在稳步发展中,她的脸色刷地惨白,让今晚原本就担惊受怕的她更加如一只惊惶的小兔子,

“怎么会这样,前段时间爸爸不是说我们要和大财阀战略合并吗?为什么会变成破产?就算合并失败,也不会这么快就被清算啊,爸爸以前的合作伙伴呢?那些叔叔们都不能帮一下忙吗?”

“那些人知道追击我们的人是谁后全都避开我们了,所以你爸爸现在才去求你伯父,可是……”穆婉琴看着丈夫在一旁苦苦哀求,心中万分哀痛,日正是黎正莘辛辛苦苦创立的,他绝对不会让它落到那个人手中,可是想不到今天却将自己落到这步田地。

“是谁?是谁在追击我们?为什么要追击日正?”黎初雪不懂,爸爸公司规模不算大,应该不至于会吸引一些投机企业,究竟是谁要恶意追击日正?

“是”话到嘴边穆婉琴又收了声,有些事还是选择不让女儿知道,习惯性地保护起女儿,

“是一个大财团,原本我们是要和光大战略合并的,谁知道有一个大财团在背后控制着光大企业,现在直接追击我们的股票,要搞垮我们的股票然后恶意收购。”

“究竟是什么公司?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黎初雪一脸疑惑,穆婉琴也无法讲得再多,她只能痛苦地皱着眉头,艰难地说道,

“这一次如果没有一大笔资金帮忙,日正恐怕真的会破产清算,到时,你爸爸一生的心血就要完结了!”

说完看着颓然放下电话的丈夫,俩母女连忙跑到黎正莘身边,都是焦急的模样,

“大伯那边怎么样?”

“爸爸,你没事吧?”

黎正莘双手掩脸,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在他最宝贵的人面前这么软弱,只见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大哥也没办法帮我们,这一次日正恐怕是扛不过了。”

“啊!”穆婉琴又是一次啜泣,黎初雪则不放弃,

“爸爸,我们去请方叔叔,杨叔叔他们帮忙,看在我们以前的交情,他们一定会帮忙的。”她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么颓废,仿佛整个人都失去了斗志。

“雪儿乖,”黎正莘爱怜地抚摸女儿的脸庞,心里实在是无奈,从这个女儿出生的那一天起,他就对自己承诺,这一生都要让她无忧无虑,想不到今天却让她来承受他的失败,可是他仍然不愿意让女儿担更多的心,勉强笑了一下,他对黎初雪说道,

“这些事让爸爸来处理,你先去休息好不好?”

“不好,爸爸,”她一口拒绝,

“我们是一家人,无论出了什么事,我们都要一起面对。”

“雪儿,爸爸现在有一些事要处理,你先回房好不好?”穆婉琴自然知道丈夫的想法,一起帮着劝女儿回房,

“可是”她不愿意,爸爸妈妈总是给她那么多的保护,她好希望她可以帮他们分担一些,

“爸爸答应你,”黎正莘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笑容,

“爸爸这就去打给方叔叔、杨叔叔他们,这些事让爸爸来处理,你忘了,你还要当爸爸未来的接班人,爸爸是不会倒下去的。”

“可是……”她看着爸爸妈妈,想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雪儿,让爸爸静一静好吗?”妈妈恳切的目光看着她,她只能点点头,带着不放心,一步三回头,看着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的父母,慢慢地往自己房间走去。

关上门,她才发现自己的心好乱,不只是因为看到爸爸妈妈为了日正的事烦恼,还有那一双眼睛,她可以感觉得到,那双可怕的眼睛仿佛无孔不入般在盯着她,盯得她快要窒息,那是怎样强烈的复仇愿望!

突然,她想起,宋辕昊曾经说过,他会让她亲自来求他!想到爸爸的公司,他的狂语,那个别墅,这一整串的联系在她的脑中串联起来,难道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追击日正的大财团这个幕后黑手会是宋辕昊吗?这个念头刚冒起,她的身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真的会是他吗?

看着面前高耸入云的帝亚大厦,黎初雪的心情十分复杂,究竟追击日正的幕后黑手是不是宋辕昊?想起他冷酷的眼神,她就从心底发寒,可是想到爸爸辛辛苦苦创立的日正就此毁于一旦,她想退却的脚步又重新坚定了起来,思索了一番,她还是下了决定,缓缓走进帝亚大厦。

“你好,我想见宋先生,麻烦你帮我通传一下。”

黎初雪轻声与之前打过照面的前台小姐说道,语气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胆怯,宋辕昊的秘书却仿佛早已不认识她一般,有礼但冷漠地回道,

“对不起,请问你有预约吗?宋先生现在正在开会,如果没有预约,宋先生没有时间见你。”

黎初雪看着她,坚定地说,

“请你代为转告,我姓黎,宋先生一定会见我的。”她的语气不容置疑,她相信,宋辕昊一定会见她。

看着她这么坚决,秘书踟躇了一下,还是拨了个电话,末了放下内线电话,脸上已经换上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黎小姐,宋先生请您进去,这边请。”

黎初雪点点头,跟着秘书过去,手心又不自觉地拳成一团。

宋辕昊背对着她,双手环肩看着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耀眼的阳光环绕着他的全身,让黎初雪觉得有些刺眼,她吞了吞喉咙,他明明没有说话,她却觉得一股莫名的压力。

微异的气氛在他们之间营绕,两个人都不说话,他是气定,她却是微乱,她沉了沉气,开口问道,

“是不是你在追击日正?”

闻言宋辕昊的嘴角悄悄弯起危险的弧度,他转过身,居高望着她,开口说道,

“是又怎样?”

面前的她脸色苍白,双眼微红,轻皱的眉头更如小兔子般微微惊惶,他突然之间有了把玩她的念头,是以用一种他不曾对别人有过的轻松语气反问她,

“不是又怎样?”

黎初雪有点不知所措,她甚至不敢抬眼看他,手心已经紧张到出汗,看着自己的鼻心,她懦懦道,

“如果是你,请你放过我爸爸的公司,如果不是你,”她顿了顿,仍然不敢看他,

“请你帮帮我。”

宋辕昊看着她,她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而他,可以慢慢玩。他轻轻地走近她一点,用一种遥远的声音说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难道你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可没有忘记,她惊惶的脸庞,发抖的身子,以及漂亮的眸子中苍然的颜色,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让心中的仇恨得到缓解的快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抬起眸,望了他一眼,又别开,果然是他!听到他的答案,她的心反而落了下来,可是随着他的靠近她的心又提了起来,宋辕昊慢步走向她,他们之间空间的距离一点点在减少,她的心又开始慌乱起来,他走到她的面前,如鹰的双眸盯视着她,眼中似笑还讽,

“我说过,我会让你亲自来求我。”

“你”她说不出话,她想起他昨晚说过的话,脸刷的一下红了,她太纯洁,那样露骨的要求她无法接受,

“我、我不明白,”在她有限的记忆中,她记得她的姐夫是一个温柔的人,依稀还记得他的笑容温暖如五月的阳光,为什么再见面他会对她说出那样的话?

“是因为姐姐吗,你”她提到黎薇雨,让他瞬间眼神变得冰冷,修长的手指突然抬起她的下巴,质问她,

“你还有脸提到薇雨?”

她吓了一跳,更让她害怕的是他骇人的眼神,不必言语就已足够危险,她急忙撇开脸,后退一步,

“姐姐不会希望你这么做。”她不懂他与姐姐之间的情感,可是她相信,姐姐一定不会希望看到他变成这个样子。

“你。”他的眼睛半眯起来,他还以为她是一只小白兔,原来她也会执黝,

“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

她肯定不了解他,当他轻声说话时,代表他已经开始认真,黎初雪仿然未觉,她只是苦涩地开口,

“姐姐都已经去世了,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都该随着她的入土为安而消散吗?为什么你还要对黎家有那么深的仇恨?”

提到姐姐,她感觉到他突然冷了下来,等待她的是一阵让人无措的沉默,他冷冷地开口,

“你有资格管我的事吗?”

“我,”她抬眼看他,

“如果姐姐知道你这样,她不会开心的,她”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突然俯身靠近他,紧紧攥住她的双肩,她来不及逃开,被迫迎上他噬人的目光,昨晚的记忆浮上心头,她害怕,抗拒道,

“不要!”

他却置若罔闻,高大的身影逼迫着她,直到她的背抵靠到墙,

“不要过来!”

她的眼中都是害怕,这反倒让他觉得开心,看到她已退无可退,他将一只手撑在墙上,把她箍在他制造的小小空间里,然后说道,

“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们黎家任何一个人,包括你。”

“黎家究竟跟你有什么仇?”她不懂,真的不懂,

“什么仇?”他冷哼一声,

“这是你们黎家欠我的。”

“可是嫁给你的是姐姐,为什么你要害我爸爸?”她的眼睛不敢看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

他的右手移到她尖尖的下巴上,强迫她的眸与他的对视,而他的双瞳,阴郁逼人,

“你忘了你今天来这是干什么的吗?”如果她忘了,他可以好心提醒她,哼,温室里的花朵,真把他当成平常只会讨好她的那些人吗?

闻言她的眼神暗淡下来,再开口已然带了一些哀求,

“请你放过我家可不可以?”

“可以啊,”他轻轻地笑了,拇指摩挲着她粉嫩的双唇,她躲开,他的手转而抚摸她细嫩的脸颊,感觉到她的颤抖,他眼中的恨意进一步迸裂,黎初雪清清楚楚看着他的恨意,那样的恨意看得她心口发怵,刹那间她明白了他是真的不会放过他们黎家,颓然垂下眼,她喃喃开口,

“如果我愿意,你可不可以放过我家?”只剩下这一条路了,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他报复爸爸,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陷入这样的境地,仿佛一夜之间她的世界全部瓦解了,她以前所以为的那个幸福的,温暖的世界,随着他的出现,通通都变得遥远而不可及。

听到她的话,他笑了,虽然笑意不达眼底,可是唇边的弧度已经宣誓了他的得意,

“那就要看,”他在她的耳边低语,

“你可不可以让我开心!”语毕猛然吻住她微微颤抖的唇,夺取她的甜蜜,她无法反抗,也不能反抗,只能紧紧地闭紧双眼,任他掠夺,他撬开她的贝齿,与她小小的灵舌纠缠,将她的双手按住,全然不顾她的身子因为害怕而发抖,明明感觉到了她的抗拒,他却毫无怜惜,黎初雪双拳紧握,双眼紧闭,无声地忍受着这份折磨,他的吻停下来,双唇微微离开她的嘴唇,命令道,

“睁开眼睛!”

她丝毫不动,他的强吻让她从心底感觉发寒,他蓦地气起,再开口的话已然开始饱含怒气,

“我要你睁开眼睛。”

她依然不为所动,打定主意默默忍受,他突然大吼一声,

“把眼睛睁开!”

却将吓得她更加紧闭双眼,宋辕昊突然一把将她拽走,力气大得差点让她摔倒,黎初雪不知所措,他把她甩到他的办公桌上,翱然俯身压住她,

“你要干什么!”她惊呼,

看到她终于睁开眼睛看着自己,他冷笑一声,

“我要你好好看着我要做的事!”

然后将她的双手压住,他的身子擒住她的身体,一连串惩罚性掠夺的吻一路落下,吓得她血色全无,

“不要,放开我!”

他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她的颈间,甚至她粉嫩的胸间,

“不唔”

她的叫喊被他全数吞没,她的反抗无济于事,她的泪只能慌乱地落下,不要,不要这样对她,呜。

气极的宋辕昊突然尝到一股咸味,他的动作慢下来,看到她的脸上全是泪水,他的心没来由感觉蛰了一下,才刚松开力道,她便吓得蜷成一团,他放开她,任由她躲在一旁细声哭泣,对自己说,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他会慢慢折磨她。

窗外耀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耀着室内,却照不进他黑暗的心里。

“雪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穆婉琴心疼地看着女儿,女儿前几天突然告诉他们,公司准备让她去巴黎进修三个月,本来黎氏夫妇正为他们的好友杨国邦帮他们融通了一笔资金让日正度过这次的危机而欢喜不已,却没想到一向承欢膝下的女儿就要离开他们的身边,这让他们的欢喜少了许多,担忧多了许多,但是女儿大了,也不能总是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儿孙自有儿孙福。

“是啊,雪儿,长大了,也要学着独立了。”

黎正莘慈祥地抚摸女儿的头,这些日子,要她陪着他们担心受怕也够她受的,这一次也算让她散散心,他的女儿,他绝对放心,知道她不会行差蹈错,只是和妻子一样担心她一个人会不会照顾好自己。

“爸爸妈妈,”黎初雪眼睛红了,长这么大第一和他们说谎,这一次她根本就不是去什么巴黎,而是答应了宋辕昊当他三个月的情妇,签下这份契约的时候,她只有一个条件,不可以让她的爸爸妈妈知道,宋辕昊答应了她,她才和父母说自己要去巴黎进修。

看着爸爸因为日正度过难关而开心,她也觉得开心,她终于可以为一向疼她爱她的双亲做点事,只是这样的报答,如果他们知道了,会不会很心酸?

她不敢再想下去,她的心愿很简单,只要一家人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她只希望,过不了多久,她还会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

“我好舍不得你们。”黎初雪躲进他们的怀抱,拼命地呼吸他们身上让她安心的味道。

“傻瓜,只不过是三个月啊,到了之后要记得打电话回来,不要让妈妈担心,知道吗?”

她点点头,黎正莘也说道,

“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爸爸妈妈等着你回来。”

她吸吸鼻子,再一次点点头,脸上这才展开多日不曾见到的笑容,不论怎样,她都还有爱她的爸爸妈妈在,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了,爸爸亲自送你去机场好不好?”黎正莘刮了她的鼻子一下,黎初雪却慌乱说道,

“不、不用了,爸爸,公司的车就在外面等我呢,你陪妈妈吧。”其实是阿雷的车子停在外面,等会她出了家门,就是直接去宋辕昊那。

“哦,那爸爸妈妈送你出去吧,要记得,不准哭鼻子哦,你可是大女孩了。”

“想家的时候就打电话回来,妈妈永远在这里等你。”穆婉琴指指自己的心口,黎初雪的眼眶又红了,她再一次扑到爸爸妈妈怀里,愧疚地在心里默念:爸爸妈妈,原谅我。

走出家门口,黎初雪用力地向爸爸妈妈挥手,阿雷的车子早已等在一边,她上车,看着相携的父母泪光点点,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她的泪却越来越多,直到再也看不见他们,她才拂掉脸上的泪水,问阿雷,

“我们去哪里?”

“江明道。”

这三个字又在她的心里激起了恐惧,又是江明道?!

如血的夕阳已经快要落下,天边映照着滚着红边的彩霞,晚风温柔地从车窗吹进来,怡人的风景却没有人欣赏,黎初雪看着车子一路往她害怕的方向弛去,她几次想开口让阿雷停车都隐忍了下去,她对自己说,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她要自己面对,现在的她已经不能去分析自己做得对不对,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她要她的生活回到以前的平淡快乐。

“到了,黎小姐。”阿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她看着面前熟悉的建筑物,刚刚落下的心又开始提了起来,她错了,她还以为她可以面对,原来还是会怕。

下车,白色的别墅矗立在暮色中,平添了一丝幽异,黎初雪提着简单的行李,来到大门口,才想着要不要按铃,门却自己开了,吓了她一跳,一双手伸出来接过她的行李,

“黎小姐,我姓王,是宋先生请的佣人。”

黎初雪点点头跟着她进来,屋里并没有什么改变,她望了望四周,心里感慨,她还是回来了,以前这所房子是他们和伯父两家人一起居住,那时的日子多快乐,她能够想起的全部都是每个人的笑容,直到那一天,那个白色的日子来临……

黎初雪甩甩头,不让自己再去想那可怕的事情,她来到二楼,发现王姐在一个房间前停下来,她问道,

“为什么带我来这个房间?”那个紫色的房门,她不会忘记,是姐姐的房间。

“宋先生吩咐我带小姐住这个房间。”王姐冷淡而客气地说道,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仍准备将她的行李拿到房内去。

“不要!”黎初雪一把夺过自己的行李,略显不安地说道,

“我不要住这个房间,换一间。”

“可是”王姐很为难,她只是个佣人。

她明白,也不想让她难做,只是将行李放置一旁,示意道,

“你去忙其他的,等宋先生回来我自己和他说。”

“宋先生……”王姐顿了一下,

“不一定会回来。”她看这位小姐蛮可亲的,好心告诉她。

黎初雪果然惊讶了一下,随即有些开心地问道,

“王姐,你住哪个房间?”今晚她可以和王姐挤一下,不用面对宋辕昊,对她来说是好事。

“我不在这里过夜的,做好晚饭我就会回去。”

“不要!”她又是惊呼,她不要一个人在这所房子里!

“黎小姐?”王姐觉得奇怪,黎初雪的面色变了一变,用手按着额头说道,

“我没事,你去忙你的吧。”

“那这些行李?”

“我自己来。”

王姐点点头,下楼去,黎初雪看了一眼那扇紫色的门,连行李也不收拾,转身离开。

夜,深静,王姐已经离开,喏大的房子里只剩下黎初雪一个人,她蜷缩在书房,这里有一整面墙是落地玻璃,让她可以看见外面是否有车进来,她还报着希望,希望今晚宋辕昊会来这里,即使今晚面对他她要准备履行他们之间的契约,可是即使如此,她也不愿意一个人呆在这里,早知道她该跟他讲清楚,她不想住在这里,可是他们的地位相差这么多,他会不会给她这个开口的机会?

时间已经一点一点走进午夜,窗外除了偶尔的一两声鸟鸣,其余都幽静得诡异,她双手抱膝,耳朵竖得尖尖的,却仍然没有听到一丁点儿汽车熄火的声音,书房里静得只有那台古老的立式座钟在摇摆,发出滴答的声音,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跳到不能再快,哐的一声,座钟响起,已是午夜十二点,黎初雪却赫然听到,除了座钟的报时声,分明有一个脚步声,在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书房,

不,她在心里呐喊,双手紧紧地压住自己的耳朵,想将那森然的脚步声除掉,脚步声停下来了,半秒之后,是书房门把的转动声,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不能呼吸,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将手捂得更紧,双眼死死闭上,却仍然挡不住那个声音的入侵

“你在这里干嘛?”宋辕昊看着面前缩成一团的人儿,她的身子还在发抖,他没有想到,今晚来这里会见到她这副样子,本来他今晚没有打算过来,却还是鬼使神差地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黎初雪差点要尖叫出声,她双手扶住蹲在她面前的宋辕昊,几近哀求地说道,

“我不要住要这里,请你让我住其他的地方。”

宋辕昊愣了一下,她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已无血色,他突然明白了,擒住她的下巴,他冷笑,

“怎么,你害怕?”

她没有回答,眼眸中的闪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求你,我不想住在这里。”她喃喃细语,楚楚的模样惹人怜惜,可是她忘了,面前的这个人,对于她,不会怜爱,

“很可惜,”他抬起她的眸,轻声说道,

“那个房间,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

“为什么?”他不知道她害怕一个人呆在这里么?

“为什么?”他反问她,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粘着你姐姐吗?在那个房间里?现在不是如你所愿了?”

“不要,不要,”她摇头,她该怎么解释?现在那个房间对于她来说已经变成梦魇。

宋辕昊将她的排斥看在眼里,嘴角却在冷笑,

“也许你已经忘了你童年的记忆,那就让我来帮你想起来。”说着强行扯着她的身子,要把她带往黎薇雨的房间,黎初雪拼命反抗,不,她无法面对那个房间,不要逼她!

“不要,放开我,不要,我不要去!”

她的力气敌不过他,硬生生被他拉到那个房间门前,她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点,她说不出话,只能不断摇头,宋辕昊却毫不在意,他一把将她扯到门前,阻断她的退路,一只手环住她的肩膀,一只手缓缓推开房门,他用自己强壮的身躯强迫她看着房门,不让她逃开,门轻轻打开,黎初雪双手紧握,脸色骇然,在房门完全大开之前大叫一声,

“不”随即昏倒在宋辕昊的怀里,他反射性地接住她,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看着她惨白的脸色,他说不出话,显然是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形,拦腰将她抱起,他感觉到她的轻盈,再一次看着她的容颜,然后抱着她转身离开。

将黎初雪轻轻地放在床上,宋辕昊蹲在她的身边,此刻熟睡中的她,眼睫毛细长,乌黑的头发从额心垂下来,落在枕上,宋辕昊无法抑制自己,他伸出手抚摸她的脸庞,从额头,到眉心,到双眼,一直到她小小的下巴上,他仿佛在抚摸稀世的珍宝一般,口中喃喃说道,

“薇薇,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此刻的他全然没了平时的盛气凌人,也消去了那一份阴郁,只是一个在缅怀逝去的恋人的普通男子,他的眼中全是悲切,灰色的瞳孔映着身下熟睡的容颜,他将她的手放到唇边,一边吻,一边呢喃,

“为什么你这么残忍?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他俯下身,在她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一同落下的,还有一行不易察觉的泪。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