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是你

看了看表,黎初雪轻轻吹了一口气,离约定的时间尚有二十分钟,今天她特意提早过来,做好所有的准备,这一次的报告不容有失,再一次检查该带的文件,她在心里自己对自己打气:很好,所有的东西都准备齐全,该带的文件都已准备好,今天的着装也很得体,这一次一定可以圆满完成任务,嗯,一定。

脸上的表情换过好几个后,终于变成知性淡雅的微笑,黎初雪将背脊挺直,双手自然地放在腿上,等着稍后与宋辕昊的会面,却不知道有个人早已透过单侧可视的玻璃窗,将她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宋辕昊的眼睛微眯,看视她的神情犹如猎手盯着猎物,那一张脸,如果静止,是他梦寐以求的,可是一旦生动起来,就变成了他复仇的对象,他按下通话键,不带感情地示意秘书让黎初雪进来。

秘书放下电话,起身微笑对黎初雪说道,

“黎小姐,你可以进去了,这边请。”

黎初雪点点头,跟在秘书身后,再一次深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自信地走进宋辕昊的办公室,可是在身后的门砰然关上的时候她却突然没了底气,好象那一瞬间所有准备好的勇气都消失无踪了。

宋辕昊仍然埋头案前,淡淡地说了句,

“请坐。”

黎初雪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两个人的距离有两米,这是上司与下属最安全的距离,不会太过生疏,也不会让人觉得亲近得尴尬,

“你好,宋先生,”她再一次调整自己,准备向他报告项目的进度,这几天她是有下工夫准备的,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好,定下心神,带着自信的声音,她开始向他介绍世纪罗马城第一期规划的广告策划,宋辕昊没有抬头,只是侧耳倾听,偶尔会点一点头,报告了十分钟,他的眼神都没有与她交流,然后在她停下来找材料的当会,他才抬起头,盯着她,黎初雪找出材料正准备继续报告,抬眼便与他的眼神相遇,这样猝不及防的相视让她突然顿言,她急忙撇开眼,继续装做寻找材料,却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响起来,仿佛带着一丝嘲讽,

“黎小姐,你很怕我?”这是一个反问句,可在她耳中听来更象是一个肯定句,

“对不起,宋先生,”她转移话题,

“我马上为您继续解说,”她立即盯着手中的材料,欲掩盖住这份尴尬,可是还没起头,宋辕昊的声音便盖住了她,

“黎小姐,”他看着她,面无表情,口气也是淡淡到听不出任何波动,

“我的咖啡凉了,你介不介意帮我重新泡一杯?”

呃?她再一次错谔,泡咖啡?这好象是他秘书的工作吧?不过师傅说过,客户的任何合理要求都必须得到满足,而帮忙泡咖啡,她想不出有任何不合理之处,于是她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好的。”然后便走向他的桌边,捧起冷掉的咖啡,问他,

“不知道宋先生需要加几份奶,多少糖?”

“黑咖啡,不要糖。”他又埋首工作,不再看她,然后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才将视线移回到她的背影,而眼神,再度危险地眯起来。

黎初雪捧着新泡的咖啡,再一次走入办公室,这刻他正在接电话,对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将咖啡放下,她小心地将咖啡杯放到他的面前,却在下一秒被他伸过来找文件的手扫到,咖啡杯一时不稳被掀翻在桌,

“呀!”她下意识地缩回手,右手手臂微微被烫到,红了一片,

“对不起,你有没有受伤?”连道歉的语气都是冷冰冰,宋辕昊站起身,拉住她的手查看,

“我,我没事。”她抽回手,脸微红,比起被烫到的这一点点皮肤,她更心疼这件新买的白衬衫,四溢的咖啡溅到身上,这件衣服算是毁了。

“是我不小心,我会赔偿你的损失。”他看着她,相当冷静,

“不用了宋先生,这只是一件小事,”黎初雪摇摇头,想要拒绝他的好意,

“是不是小事由我来决定。”他霸道地说出这句话,然后拉住她的手臂往外走,她被这突来一举惊呆了,忘了反抗,就这么被他拉着走出办公室,半天才回过神,

“宋先生,真的不用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她刚刚还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而现在的距离实在会惹人遐想,周围的人已经瞄过来探视的眼光,她手足无措,他却毫不在乎。

宋辕昊一句话不说,径直拉着她走向他专属的电梯间,不顾她的反对将她拉进电梯,他的办公室设在四十二楼,即使是由他一人专搭的电梯,行到地下停车场也仍需一段时间,他不发一语直视前方,迫人的气场充斥着不算宽敞的电梯间。她则低首看着脚下,在这狭小的空间,只有他与她两个人,她莫名地有些紧张,或许这个紧张早就存在,只是她不愿意承认,因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让她有压迫感。

两个人都不说话,电梯正在缓慢行进中,宋辕昊突然转过身,靠近她,高大的阴影顿时笼罩着她,黎初雪惊异地望着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大步,

“宋、宋先生?”他要做什么?

看着她的反应,宋辕昊一步步靠近,直到她退无可退,背抵在电梯墙上,一片冰凉,他忽然扬起玩味的笑意,嘴角却似笑非笑,

“看来你真的怕我?”

“不是的,”她眨了眨眼,也许是她给人一种柔弱的气质,从小她身边的男人对她都是温柔以待,百般呵护,她从来没有见过象他这样强势而冷酷的人,连他身上强硬的气息都让她觉得有些不知所措,可是她绝对不是如他所说的怕他,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面对他这样的男人,黎初雪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能轻声开口解释,

“我只是觉得太麻烦宋先生,不想浪费您宝贵的时间。”

“浪费时间?”她似乎听到他冷哼了一声,

“我从来不做浪费时间的事。”他的声音自她的头顶传来,黎初雪觉得,她开始无法忽略他给于她的影响,时间在略为静泌又有些暧昧的环境中慢慢流过,不知道该让人说些什么,却又让人觉得该说些什么,恰在此时,电梯门开了,她松了一口气,却在下一瞬间又提起一颗心,宋辕昊不待她拒绝再一次拉着她的手臂,半强迫地将她塞进他的坐席副驾驶座上,然后发动车子扬长而去,而她,又一次只能逆来顺受。

“我们,要去哪?”她不得不开口,

他没有回答,顿了一会才说道,

“帮你买衣服。”

“宋先生,”她又要推辞,

“真的不必麻烦了,我”

“你已经质疑了我的决定三次。”他冷冷地打断她,浓眉拧成不悦的直线,侧面对她说道,

“你觉得你可以让我改变想法?”

闻言她住了口,这个男人太过强势,眼神总是透着冷然又暗藏犀利,也许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左右他的想法。她抿了抿嘴,不再说话,向来她就不是一个好辩的人,而且象他这样的人,大概也不会接受别人的辩论,将眼神调到窗外,黎初雪将注意力放在飞驰的风景上,任由他将她载往何处。

见到她不再反抗,他莫名生起一丝怒意,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在他的记忆中,她应该……想到自己又想起她,宋辕昊的怒意更深,狠狠地踩着油门,车子在马路上呼啸而去,而车内,却弥漫着窒人的气息。

“宋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高级导购员笑脸和鞠地对刚走进门店的宋辕昊献殷勤,当然也不会放过对他身边的黎初雪,

“本店刚刚到了一批新货哦,一定有合这位小姐心意的。”

黎初雪微微在心里讶异,他看来并不象是会经常来这种店的人,店员却对他这么熟。

“帮这为小姐选一些衣服。”

“好的,我们刚好从巴黎空运了下季最新款的衣服,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叫我黎小姐就行,”黎初雪妍然地朝导购小姐露出笑容,有其他的人在场,他对她的压迫力也会小一些。导购员向来是爱乌及乌,连忙殷勤招呼她,

“黎小姐,这边请,我们的新款都在这边。”

她小步跟去,宋辕昊则看着她的背影,目光落在那一排白色的小礼服身上,他征征然想起,那一年她大学毕业,就是穿着一条细带小礼服参加毕业舞会,舞会上她甜美如天使,是所有人的焦点,包括他。他的脑中想着那抹倩影,手已经不自觉拿起那件小礼服,而在此时,黎初雪也从试衣间出来,那一刹那,又让他有了一瞬间的失神。

“黎小姐,您穿得非常好看非常合身啊。”导购员一半真心一半恭维,黎初雪为自己挑了一件胸前有蕾丝装饰的白色真丝衬衫,是今季大热的宫廷风格,她雪色的肌肤,墨色的长发,优雅到有些忧郁的眼神以及略为纤细的身材都衬极了这件衣服,她看着镜子,眼神望到站在她身后的宋辕昊,微笑点头,说道,

“就这件,好不好?”

宋辕昊走上前,一边同导购员说,

“把这件包起来。”

一边将手中的小礼服放到她的手上,说道,

“试试这件。”

导购员欢喜退下,黎初雪拿着手上的礼服有点踌躇,

“宋先生,这件衬衫就够了,不用再破费。”

宋辕昊闻言不发一语盯着她,那样的眼神看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后天我会开一个小型媒体发布会及庆功会,宣布我们世纪罗马城第一期的广告与宣传计划会交给优A创意,你是参与人员,我只不过借此向你表达我的谢意。”

他的话让她脸上微热,暗嘲自己想太多,便朝他歉然一笑,拿着礼服进试衣间,关上门,她的脸才迟钝般红起来,双手捂脸,忍不住在心里自嘲,黎初雪,你在想什么呢?你还以为他对你有什么非份之想吗,大笨蛋。

看着手臂上微红的一片,被烫到的地方已经不会再痛,可是心里却有一股热意冒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这个人对她来说太过深不可测,他的眼神,总让她觉得,如果不小心掉进去,将是万丈深渊。

片刻,试衣间的门轻轻打开,宋辕昊的心却停顿了一下,

薇雨!

他看着她栩栩如生地站在他面前,浅浅带笑,就连那个习惯性的动作,用左手微微拂了下头发都是一模一样,他的眼神暗下来,眸中燃起了猛兽盯着猎物的火焰,

“黎小姐,您真是太美了!”导购员发出真心的感叹,宋辕昊的心绪也一并被拉回,

“真的吗?”她面带微笑,

“可是这样的风格好象有点不适合我呢。”好象太过甜美,也许因为人总是会被与自己有所差异的气质所吸引,象她其实就更欣赏带着女骑士风格的干练气质。

“你很美,它很适合你。”宋辕昊站起身,由衷赞美,

“把这一件也包起来。”他递过一张卡,

“好的,谢谢宋先生。”导购员退下,宋辕昊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黎初雪,他开口说话,才发现自己声音略带暗哑,

“黎小姐,后日晚上我会让司机去接你,期待我们合作愉快。”

“不用麻烦宋先生,我和同事一起走就行。”她礼貌拒绝,这样的商业聚会还是自己前往比较合适。

“黎小姐,”他俯身靠近她,突然道,

“在你眼中,我真的那么可怕吗?可怕到让你一次又一次拒绝我礼仪上的好意?”

他离她那么近,近到她都可以闻到他身上让人不知所措又有点诱惑的气息,她吓了一跳,局促地道,

“不、不是的,我只是觉得,我跟托尼一起过去比较好。”托尼是她的上司,又直接负责这个项目,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和他一起前往,

“托尼那天会从我的公司直接过去,下午我与他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商讨,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他的嘴角好似带着一丝嘲弄,让她觉得有一丝狼狈,

“对不起,”她妥协,好象从一开始,她对他就总是妥协,

“那天我会准时到。”

她开始认识到,这个男人,不会象其他男人那样对她。

宋辕昊的脸上,早已是自信的笑意,他已经撒好了网,他相信,他的小白兔,一定会自投罗网。

晚上,黎初雪在镜前看着自己的身影,一袭白色小礼服,细细的吊带衬托出她柔美的双肩,高腰处的收缩更显衬出她的窈窕,裙摆微微折皱,有三层薄纱,随着她轻盈的动作摇拽,她将头发全部挽在一边,别上一朵白色茶花,这是宋辕昊早上送过来的,再一次审视镜子里的倩影,她摇摇头,觉得不自然,这个人,根本就不象自己,倒象是一个甜美的娃娃,时钟已经指到六点半,宋辕昊的司机应该要过来了,果然,林妈来敲门,说有车在外面等她,她只好收拾起心情,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给宋辕昊一个面子。

从楼梯上下来,爸爸妈妈反常地都在大厅中,黎初雪觉得奇怪,平常这个时间,爸爸肯定还在加班,妈妈则会在自己的书房内,今天怎么都在这里?

“妈妈,爸爸,怎么了?”

“我的小公主,”穆婉琴见到女儿,立即扬起笑容,

“今晚是你公司的宴会是吗,让老林送你去,晚上要早点回来。”

“不用了妈妈,公司有人来接我,你们都在下面,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事,等会你大伯会来,我和你爸爸在这里等他们。”穆婉琴的语气里有一丝落漠,黎初雪却没有听出来,

“真的?大伯他们要来?那我不出去了,我也等他们。”

“小傻瓜,”出声的是黎正莘,

“你公司的事当然更重要,大伯又不是来了就走,明天还可以再见。”

“可是”她觉得有些奇怪,爸爸妈妈好象不喜欢她呆在家里似的。

“别可是了,你快点去吧,今晚我的女儿肯定是宴会上最美丽的女士。”黎正莘露出一脸骄傲的神情,逗得黎初雪格格直笑,

“爸,这是商务宴会,我穿成这样子,肯定会被人取笑。”

“谁敢取笑我女儿!”他假装生气,穆婉琴也说道,

“虽然是甜美了点,不过出席晚会也是可以的,好了,你快点去吧,别让人家等久了。”

黎初雪点点头,不疑有他,与爸爸妈妈道别,坐上了宋辕昊派来接她的车子,等她离去后,黎氏夫妇才露出一脸担忧的神色,他们两个互相对望,还是选择不让女儿知道,他们要尽他们最大的力量来给她一个完美的世界。

车内,阿雷透过后视镜看着车厢后的黎初雪,目光与她的对上,她微笑致意,阿雷反而不好意思,老实说,他当了宋先生这么久的司机,还没有机会为宋先生载过女伴,这是第一次,由不得他不好奇,可是黎初雪的大方可亲反而让他有点窘,他讪笑道,

“黎、黎小姐,你好。”

“你好,请问我们是要去哪里?”

“宋先生让我载你到别墅。”他老实说道,

“别墅?”他把宴会放在自己的别墅举行?

“哦,是在哪里?”

“江明道。”

江明道!黎初雪的脑子在听到这三个字时瞬间蒙了一下,江明道,怎么会是江明道?

她抬眼望着车窗外,果然已经驶向江明道上,她骇然惊慌,失声喊道,

“停车,停车!”

阿雷不知所以,将车停下来,

“黎小姐,你怎么了?”

车子一停稳她便去开车门,可是车门上了锁,

“开门,我要下车!”

听到她的话,阿雷立即摇摇头,宋先生要他一定把她送到,他可不能让她下车,

“对不起黎小姐,我不能让你下车。”说完他立刻重新发动车子,朝着既定的方向行去。

“我要你停车!”她几乎是在朝他吼,可是眼神却分明是害怕。

“黎小姐,宋先生吩咐我一定要将你送到,请你不要为难我。”

“不要,不要,我不要去!”她将自己的脸埋在双手间,江明道,那里是令她做恶梦的地方,听到这三个字她的心都会发颤,为什么今晚要去的是这个地方?如果早知道,她一定不会答应他。

“黎小姐,宋先生说你到了就会明白。”阿雷的话让黎初雪不明所以,到了就会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对江明道的抗拒没有别人知道,为什么他会说这样的话?

见到她稍微冷静下来,阿雷也不敢再乱说话,只是使劲踩着油门,将她送到宋辕昊所说的地方,而她则犹自出神,心里既惊慌又害怕,握紧双手,黎初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也许事情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也许只不过是巧合,她在心里拼命祈祷,也只能这样祈祷。

“黎小姐,到了。”阿雷的声音再一次传入她的耳朵,黎初雪自凝思中回过神,木然看着车子停下的地方,心里的惊讶已经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因为眼前的别墅,正是她梦中纠缠的旋涡那是姐姐的家。

她踏出车子,再一次见到这个房子,她想象不到,自己竟然会觉得有一些释然,多少次了,它一直在梦中纠缠着她,那一扇缀着绿色斛寄生的白色大木门,曾经有一双温柔的手将它轻轻开启,一抹白色身影,漾着如天使般的微笑站在门口等她,她慢慢地走向那道木门,微抖的手轻轻推开它,梦中那模糊的一切突然清晰了起来。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黎初雪走进房子,眨了一下眼睛,从前的一切,仿佛就在面前,热闹的宴会,忙碌的人群,男宾在沙发上高谈阔论,女宾则在自助餐前谈笑私语,一屋子的白色,一屋子的笑声,维多利亚式的楼梯间传来一个声音,

“雪儿,快来,姐姐在这儿呢。”

她不自主地踏上楼梯,一步一步走到姐姐的房间,周围的声音渐渐远去紫色的房门却越来越清晰,轻轻推开门,她的心蓦地收紧,偌大的落地窗前,阳光明媚,天使的身影,正倚在窗边,

“雪儿,快来。”

黎薇雨伸出手,黎初雪将手伸到她的手心,然后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变成白色……

“姐姐,你哭了吗?”小初雪歪着头,眨巴着眼看着美丽而忧伤的黎薇雨,黎薇雨唇色泛白,如墨般漆黑的眼眸已没有了光彩,暗淡如尘末,洁盈的眼泪困在眸中,眨了眨眼,瞬间滴落,她用手轻轻撷去,然后漾起凄美的笑颜,说道,

“姐姐不是哭,是开心。”

“开心也会流眼泪吗?”

“雪儿,还记得我们玩的天使的游戏吗?”

黎初雪点点头,一脸欢欣,她最喜欢和姐姐玩天使的游戏了,她是小天使,姐姐是大天使,两个人穿着美丽的白色的裙子,一起跳舞。

“天使违背主的意志偷偷跑出来,现在要回去了。”

“回哪儿去?姐姐?”

“天堂。”黎薇雨呢喃般语出一句,轻轻地起身,来到梳妆台前,看着满柜面的首饰,眼睛定格在一个蓝宝石的胸针上,她的嘴角似笑还无,拿起那朵茶花胸针,她将它停放在左手的腕间,这一刻她的皮肤透明得出奇,紫蓝色细细的脉络清晰可见,胸针上的别针被她轻轻弹开,然后是毫无感觉地划向腕间,心如果已经疼到麻木,这里又怎么会觉得痛?她把胸针放下,转过身看着小初雪,面带微笑,蹲下来,自言自语般说道,

“雪儿,你知不知道,每一个女孩都是天使,她原本住在天堂,无忧无虑,可是,当她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折下自己的翅膀来到他的身边,如果那个人不能够给她爱,她就再也回不了天堂,因为,她已经背叛了主。”

小初雪似懂非懂般点点头,忽然看见姐姐手上的血痕,她惊呼,

“姐姐,你流血了!”

黎薇雨眨眨眼,笑得凄然,

“这不是血,这是颜料,你忘了姐姐要画彩虹吗?”

小初雪再一次点点头,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悲哀,她轻轻扇下乌黑的睫毛,皱着眉头问道,

“姐姐,你要离开我了吗?”

黎薇雨将她拥在怀间,在她的耳边低语,

“雪儿,姐姐不会离开你,姐姐永远不会离开你,姐姐只是有点累了。”

她抚摸着小初雪稚嫩的脸庞,哄道,

“雪儿也累了吗?雪儿乖乖去睡觉,等你醒来,姐姐就在你身边了。”

小初雪点点头,看看姐姐,又看看她的手腕,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只能用她那双黑潞潞的眼睛,一步一回头看着黎薇雨,黎薇雨露出安宁的微笑,看着她消失在门口。

“雪儿,姐姐要走了哦。”

睡梦中的小初雪,感觉到有人在轻抚她的脸庞,她睁开惺松的眼睛,看到黎薇雨坐在她的身边,安详地望着她,

“姐姐,你要去哪里?”

“姐姐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姐姐,你不要丢下雪儿,姐姐,姐姐”小初雪焦急的呼唤也挽不回黎薇雨要离去的身影,只见她慢慢起身,白色的身影转开,拉着小初雪的手一点点抬起,在半空中缓缓放开,小初雪好害怕,她急切地追寻着她的手,黎薇雨的身子却慢慢地变得透明,慢慢地消失,

“姐姐,不要”她吓得醒过来,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风从落地窗冷冷地吹进来,外面已夜色如漆。

她用小手揉揉自己的眼睛,呢喃地叫着姐姐,然后爬下床,光着脚丫要去找黎薇雨,姐姐的房间就在回廊的另一边,平常跑来跑去的回廊突然间变得很长,她走了很久才走到姐姐的房间,门半掩着,房内的灯却明亮如昼,轻轻地推开门,她看到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姐姐,还有那一朵刺目的血莲花,黎初雪的记忆突然间涌向自己的脑海,她尖叫出声

“不”

回过神,她望着镜子里惊慌失措的自己,还有,身后恬然微笑的姐姐,她骇然,慌忙转过身,才发现那是一幅画,是姐姐的画像,她的泪,再也无法藏住,拼命地掉落,她在心里自责:

姐姐,是你在惩罚我吗?

此时她的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黎初雪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口,姐姐?她不敢回头,无数的自责与害怕侵噬着她脆弱的神经,

她可以感觉到,有人慢慢靠近她的身后,一个冷冰冰的手突然袭上她的肩膀,冷漠的声音响起,

“黎初雪。”

听到这个声音,黎初雪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又瞬间慌乱,她转过身,惊慌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宋辕昊,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他一定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什么事,才会将她带来这里。

“为什么?”宋辕昊的唇边荡开一抹嗜血的微笑,手轻轻地抚上她酷似他心中所念想的那张脸,她忘了避开,因为她在他的眸中,仿佛看见了什么,那双眼,她好象在哪里见过?随着他慢慢靠近,她在他瞳中的影像越来越清晰,她仿佛被吸进他幽深的瞳中,那里有一个身影在渐渐清晰,

“你……”她有些发不出声,他到底是谁?

“黎初雪,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他轻吐出声,手指划过她柔嫩的脸颊,那里的皮肤吹弹可破,在灯光的照耀下透明地有些耀眼,他在她的眸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一个擒着残酷微笑的自己,也许那个人,才是真的他。

“雪儿,”他在她的耳边低语,如果她真的忘了他,就让他重新唤起她的记忆吧,

“小雪儿,你忘了王子哥哥了吗?”他的声音温柔如水,却让她突然忘了呼吸,王子哥哥?!王子哥哥!!是他?!

“你”他不惊讶在她的眼中看见骇然,这正是他所希翼的,他唇边的笑意加深,很满意她的反应,

“你,你是姐夫?”黎初雪脸色刷地惨白,双唇颤抖,她不敢相信,他竟然是他?

“你是我的姐夫?是季晨安?”不,不会的,她不愿意相信,面前这个男人就是十二年前的那个男人,那个毁了她整个家族幸福安宁的季晨安!

而这一声姐夫对他来说是何其刺耳,他突然眼泛幽光,抚摸她脸颊的手滑到她的颈间,那里一样光滑如绸,低声语道,

“原来你还记得我。”

她已经不愿意相信今晚发生的这些事,她不能够面对,面前这个男人,这个破坏一切的元凶!于是她的眸中开始出现恨意,语气突然尖锐了起来,

“你就是十二年前抛弃我姐姐的人?你就是害得我姐姐自杀的人,你是恶魔,你是魔鬼!”

听到她的话,他的手突然收紧,握住她细嫩的脖子,

“哼,我是魔鬼?”他冷哼,

“真正的魔鬼是你们黎家!”他的脑海中想起一个优美的身影,还有那抹温暖而宁溢的笑容,却在瞬间变成恐怖扭曲的面容,一声声歇斯底里地叫喊着拉扯他稚嫩的心灵,是的,是黎家害得她这样,这一切,他都要让黎家付出永世不宁的代价。

他的手一点点收紧,黎初雪的脖颈上已经出现了微红的痕迹,可是比起她心中的震撼,这窒息的感觉仿佛微不足道,望着他俊朗却残忍的面容,她的眼中只剩下了恐怖,

“你为什么……要害死姐姐?”艰难地说出质问他的话,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宋辕昊手中的劲道毫不放松,眼神眯成危险的直线,仿佛在他面前的不是她,是所有该杀该毁的黎家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黎家的人就注定不得安宁,他低头靠近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毫厘,彼此都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息,她的是绝望,而他的,则是冰冷,

“我害死薇雨?我害死薇雨?”他咬牙切齿,从唇间蹦出满满的恨意,

“真正害死薇雨的,是你们黎家!”手中蓦然收紧,将她仅有的微弱的空气夺走,她不能呼吸,求生的本能让她双手抵着他,用仅余的力气求救,

“不要……放开我……”她痛苦的神情在那一瞬间象极了黎薇雨,他突然松手,不可抑制地喊道,

“薇雨!”声音中赫然还有一份不能消逝的痛苦,失而复得的氧气让她大口喘着气,她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了似的,若不是他挟持着她,她早已站不住,脑子渐渐清醒过来,她微喘着气问道,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你究竟想干什么?”

她的话唤回了他的意志,唇边的笑意再度扬起,他将她的脸转过来,冷酷地说道,

“黎初雪,”虽然他看着她,她却觉得他看的根本就不是自己,她的耳中听到他丝毫不带感情地说道,

“我要你当我的情妇。”

闻言她倏然睁大眼,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直到在他的眼中看见森冷的仇恨,那样决然的恨意,让她忍不住发怵,

“不,”他更正,

“是玩物。”情妇?哼,太便宜她了。

“你”她的话还没有问出口,他却突然低下头,霸道地吻住她的唇,她再度睁大眼,脑子一顿空白,他在做什么?!

宋辕昊闭上眼,毫不温柔地掠夺她的甜美,箍住她的手臂紧紧收住,让她挣扎不得,那样的力气霸道又温柔,因为他抱住的不是黎初雪,而是黎薇雨,是他苦苦想念了十二年之久的女人。

从他的唇一触到她的唇开始,他就已经欲罢不能,他狂烈地吞噬着她,不停地在心中呐喊:薇雨!

“不”她反抗,她慌乱,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他是她的姐夫啊,

“你放”她的反抗只让他的力道越来越大,他的舌强硬地撬开她的贝齿,直入她的口中,逼迫她的舌与他共舞,她的抵抗激起了他想更深的占有,他的唇,来到她的颈间,她的胸前,不理她的意愿,一步步烙下他强悍的印迹,她细白的颈处瞬间多了许多火红的热印,黎初雪更加慌乱,他疯狂的模样吓坏了她,

“不要!”她拼命抵抗,却敌不过他的力量,身子被他紧紧困住,她的心中又怕又愧,无措的泪再度纷乱落下,落到口中,他的舌间,混着唾液,他尝到了微咸的滋味,更觉到手中一片冰凉,宋辕昊放开她,她已是一脸泪痕,眼中映着慌乱与害怕,而他的眼中,则是满慢的簇蓝的火焰,映着恨意,他的气息微乱,如铁的指间制住她的双肩,复仇的心让他冷冰冰地吐出几个字,残忍而戾气,

“我会让你亲自来求我。”他会让她来求他,求他让她当他的玩物,她的笑,她的哭,全部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说罢宋辕昊放开她,任她跌落在地,然后转身离开,丢下她一个人。黎初雪紧紧抱住自己的身子,泪珠不可抑制地掉落,浸湿了膝前白色的群摆,害怕无措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仿佛夜色注定会笼罩大地一样将她整个吞没。她不敢相信,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话还历历在耳,难道他从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这一切?

他的脚步声越传越远,而她的心却在无助的往下掉落。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