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三章青梅与竹马,真能共白首?

好吵,好像有人总在耳边絮絮叨叨,可是怎么也听不真切。苏珊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皱着眉头,四处环绕,除了一片无际的黑暗,便是这若有似无的细语。

朝着声音的方向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去,前方好像一点一点的闪现出一些光亮。忽然间,轰隆的声音铺天盖地的袭来,两道强烈的关注直射瞳孔。苏珊反射性的伸手挡住刺眼的光,心底生出一种无望的恐惧,不停的告诉自己快躲开,快躲开,但是身子好像被定在了那,怎么也移动不了。

“不!囡囡!”一道低沉的男声蓦地在耳边响起,随着一道强力将自己撞开。苏珊倒在一边,愣愣的看着将自己撞开的那道身子被车子撞飞,扬起一条弧线,最后如破败的风筝,跌落在马路上,身子下是一片殷红。

马路对面,一个女子惊愕的看着这一幕,尖叫出声,飞速的跑到了男子的身边。

奄奄一息的男子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努力的转过头来看着她,看到她安然无恙后,露出惨淡的一笑,唇齿翕动,最后慢慢的沉寂下去。

整个世界只剩下女子惊天动地的悲泣声,一遍一遍的唤着男子的名字:“墨樊……墨樊……”

苏珊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慢慢的拉远,消失之际,那女子转过身来看着她,清丽的容颜上布满了阴鸷,她狠狠的说:“都是你,苏晴美,我要让你和欧阳幸纱为墨樊偿命!”

一辆摩托车驶过,身子蓦地被撞飞出去,昏迷前的那一刻,她看到后座上,苏朵绝世的容颜上挂着一抹扭曲的笑:“我不想杀你的,可是你害死了爸爸呢。”

四周又是一片黑暗。苏珊环抱着身子,止不住寒意的颤栗着。明明是我的爸爸,明明口口声声的说永远爱着妈妈的爸爸,明明是那样一个敦厚儒雅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背叛他们呢?

明明是你在街上纠缠着爸爸,哭着喊着不让他离开,这一刻,却将所有的罪过都抵到她的头上,穆心,我尊你一声阿姨,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苏朵,就连你,也忘了我们往日的情谊了么?你明明知道不是那样的,可是口里说出的话,做出的行为,却是那么的果断。就好像,这一切你已经计划许久一般。

原来所有的虚情假意,水落石出的那一天,都那么的伤人。

可是,爸爸,你不该救我,不该救我的。外公不喜欢我,韩舒不喜欢我,妈妈有你就好了,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有人伤心太久,你真的不该救我的。

这样子,妈妈就不会疯掉,不会忘记所有的人,只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我也就不用这么辛苦,带着对爱情仅有的那么一点点信仰,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伤痕累累。

爸爸,你当初要是没有救我,那该多好……

“囡囡乖,爸爸最喜欢囡囡了。囡囡和妈妈都是爸爸的心肝宝贝。”一道带笑的温和的男声在黑暗中响起,伴着一道道亮光。苏珊抬起已经哭肿的眼,看着眼前一幕幕像是倒带的胶片电影,那些随岁月流逝掉的画面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

“小笨蛋,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去报仇!记住,以后能欺负你的,只有我!”六岁的韩舒挥着小拳头一脸得意的笑着,对面还挂着眼泪的小苏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眼中星光闪闪。

“珊珊,你……还恨外公吗?”布满皱纹的老人小心翼翼的期盼,以及得到回答后的那抹感动的笑,好像前尘往事,不过一场纷扰。

“哎,乖。对了,改天我介绍一个男孩给你,他叫韩舒,长得是一表人才,听说现在还是单身呢。要是我家小美还在,说不定他们也已经成婚了。”眼角已经生出细细鱼尾纹的欧阳幸纱一脸幸福的开口,好像依旧可以看出她心中对女儿结婚生子的那些小向往。

苏珊坐在这一幕幕的光影中,细密的而温暖的雨水一滴滴的低落在身上,化掉了身上的寒意,慢慢的荡成温泉,将苏珊心中的冰一点一点的融化掉。

一声声深情的低喃透过厚厚的雨帘,萦绕在苏珊的身边:“你快醒来好不好……小豆豆需要你……我需要你……我爱你……真的好爱你……快点醒来好不好……”

一只小手拉了拉苏珊的衣角,苏珊低头看去,一个小小的婴儿皱着脸,像极了韩舒小时候的模样,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妈,爸爸让我们快点回去呢……再不回去,我就见不到你和爸爸了……”

“囡囡,快回去吧,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好好的活下去的。这样,爸爸才能安心啊。”一个斯文儒雅的男子手中捧着一大束马蹄莲,站在昏黄的光亮中对着她笑道。身后是一片艳丽的彼岸花,盛世妖娆的燃烧着。

“爸爸……”

“囡囡,别在把自己封闭在往事里了,用你的心认真的去看看身边的人吧,你会发现,其实很多事都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当年救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你和幸纱,都是我的至爱啊……只有你们真的幸福了,我才会安心。小舒是真的爱你,忘记穆心,忘记苏朵,忘记仇恨,好好把握你手中的幸福吧。”苏墨樊看这眼前长大的女儿,语重心长的说道。眼中的温柔如斯,不曾改变。

“妈妈……”小豆豆皱着眉头,又拽了一下苏珊的衣角,口中的话语带着一丝撒娇。

苏珊看着眼前的场景,那细雨中的呼唤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回荡许久,嘴角扬起一抹舒心的笑,抱起小娃娃,甜甜道:“好,小豆豆,跟外公说声再见,我们回去找爸爸算账~”

苏墨樊脸上无奈的笑笑,看着一大一小离开的背影,慢慢的消散在这片虚无的黑暗之中。

他转身看着如火的彼岸花,还有远处那位老妪,手中的马蹄莲一点一点的凋谢。只是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女儿已经长大成人,身边有了良伴,他终于可以安心的走入下一世的轮回了。

幸纱,下辈子,还是我等你。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受任何伤害了。

韩舒依旧抓着苏珊的手抵着额头不停的说着话,好像前半生堆积的情话,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苏珊被握住的手指无意识的动了动,紧闭的眼睑颤了颤,慢慢的睁开了眼。

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光线,苏珊转了转视线,对上韩舒憔悴的面容,耳边喃喃的细语戛然而止,之间韩舒双目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写满了讶异和惊喜。

动了动双唇,苏珊艰涩的开了口。不知是因为好久没有说过话还是因为失水,声音不复往日的甜美,有些干涩,也低哑了许多,但仔细听,还是可以听出她的话:“韩舒,你在?”

“……在,我一直都在,我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的……上帝,你终于醒了……”韩舒愣了好一会,狠狠掐了一把大腿,疼痛感袭来,这才意识到不是幻觉。激动的回了话,握着苏珊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过了一会,意识终于完全清醒过来,韩舒激动的跑出病房,冲着走廊一阵大吼:“医生,医生,快来!她……她醒了!她醒了!医生!”

正在办公室里商讨手术事宜的众人听到走廊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主治的医生皱着眉头正想出门叱责的时候,一个小护士嘭的一声将门撞开,气喘吁吁的说道:“主主……主任,1013病房的苏小姐……”

众人一阵错愕,以为苏珊快不行了,片刻不到,齐齐消失在办公室内。撞门的小护士抚了抚受到惊吓的心灵,喃喃道:“天啊,这群人都练了凌波微步不成?我话都没说完呢……啊,完了,要是主任以为我吓人的……我怎么这么命苦,老是要跑来跑去的……”

哭着脸的护士小妹急忙朝着众人赶去,边跑口中还边喊着:“等等啊,主任……苏小姐是醒了不是病危啊~~~”

可惜这一群人直直的冲到了病房门外,才听到护士小妹那姗姗来迟的结束语。不过一见到眼前的情景,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算是回归了原位。

苏珊虚弱的转过头去看着挤进病房的众人,半响终于笑了笑,依旧十分干涩的打着招呼:“外公,表哥,无悔,冰姨,你们来看我啦?”

“……你这丫头……”原先拟定的所有骂言在这一刻她虚弱的笑容下,全都化为哽咽。一群人眼角湿润,就算是劫后重生的喜悦也不及此刻来得感动。

医生做了一系列详细的检查后,面带喜色的告知众人母子平安,只要好好休养,宝宝还是可以安全生下来的。

之后为了能让苏珊好好休养,欧阳天宇一行人也离开了医院,各自忙着手头的工作去了,只是偶尔来看看。

倒是韩舒,除了苏珊醒来那天短暂的回了趟T市安排了一些事后,很快又出现在医院里。并且十分明确的表示,从此刻开始,要和苏珊展开一场十分浪漫的同居生活。同居的地点,便是这件总统级的头等病房。

当然,韩舒是睡沙发的那个。苏珊对此也睁只眼闭只眼,权当是雇了个不花钱的菲佣。

一次复检临走时,医生敬佩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苏珊,微微笑道:“虽然昏迷了这么久,可是苏小姐的求生意识很强烈,所以宝宝也才能保住。”

苏珊听了想起之前那些虚无的景象,也不知是梦境还是真的见到了爸爸和小豆豆,心里一阵惭愧。其实那时候,真的想就这样不再醒来就好了。要说求生意识,估计是小豆豆的功劳了吧。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已经明显的小腹,苏珊在心里暗语:“小豆豆,妈妈不会再让你陷入危险之中了。”

转念一想,如果那时真的都是真的,那么……

转头对上正低头专心给她削梨的韩舒,苏珊扬起一抹甜笑:“韩舒,我昏迷的时候,你是不是有跟我说过什么呢?”

韩舒削梨的手顿了顿,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道:“说什么啊?小懒猪,我说过的话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幻听呢,好像我什么,什么你的,还有什么醒来啊,结婚什么的……原来是我听错了,那没事了。”苏珊状似不在意的说道,送了抹意味不明的笑给韩舒,又低下头去看着韩舒不知从哪弄来的漫画了。

虽然说都已经是二十六的芳龄了,但是苏珊还是很喜欢看这些漫画书,尤其是一些经典漫画家的作品,总觉得是百看不厌,每一次翻看都有不同的体会。

不过此时她的心思全都放在了一旁的韩舒身上。只是依旧低着头装作专心致志的削着梨的韩舒却没有发现这点,心里还在盘算着苏珊这一下他该怎么接下去呢。

苏珊斜眼看了看韩舒手中已经越来越小的雪梨,无声的笑了笑,看你再装,再装下去老娘可不会再给你机会。

“那个……小青梅啊,你看我们都这把年龄了,也该谈婚论嫁了吧,我们都已经拖了这么久了,也是时候结婚了吧。”韩舒抬起头看了苏珊一眼,又飞快的低下头去,专心的削着梨,好像很是随意的提了个建议般。

“才二十六,还年轻着呢。结婚大事,怎么能这么儿戏呢,你不是很讨厌青梅竹马什么的么,哎,怎么能委屈了你呢。何况,我和陆师兄还没说清楚呢,说不定,他更适合我也说不定。”苏珊云淡风轻的回到,嘴角的笑意越发扩大。

“那怎么行!”韩舒一听到陆浩然的名字,顿时火大,但一对上苏珊故作受惊的无辜眼神,顿时有怏了下去,和声和气的说道:“你看,我是小豆豆的爸爸,比起养父,肯定是跟着我这个亲爸比较好的。”

“哈,你当初不是信誓旦旦的不要小豆豆的么。再说了,陆师兄也不是会介意那些的人。就算真介意了,我也可以独自抚养小豆豆的,大不了让他偶尔见见你这个亲爸享受一下你所谓的父爱好了。要知道,我最讨厌断人姻缘了。怎么能因为一颗小豆豆,就坏了你韩大少的爱情大业呢。”苏珊毫不掩饰的打了个哈欠,略带嘲讽的回到。心里早就画了个小人,狠狠抽打道,叫你不老实,叫你找借口。

“……我都跟你解释过了……而且,小豆豆要上户口,没有结婚证是不行的……”一滴汗滑下,韩舒有些黑线。

“现在做假证的多的去了,再说了,就凭外公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还怕小豆豆弄不上户口?更何况,还有一个陆师兄呢~”苏珊翻了翻白眼,索性连书也不看了,直接对上韩舒,狠狠瞪之!

要是再给她扯些什么别的东西,她发誓,就算她一辈子不嫁,也绝对不嫁那头叫韩舒的笨熊!

“你……好!苏晴美,我爱你,这辈子只要你了,你嫁还是不嫁?!”韩舒将手中的刀往桌上一拍,豁出去道。

“早说不就成了~出院了就办证去吧~”苏珊先是一愣,但随即脸上扬起甜甜的笑意,那双带笑的丹凤眼也染上了万种风情。

要的就是那三个字,只要有了那三个字,“我愿意”也可以很轻易的用来和你交换余生。

韩舒被眼前的笑脸怔住了许久,待慢慢的回味出那回话中的甜意后,也顾不上之前的郁气,急切道:“真的?小青梅,你愿意嫁给我?”

“……”习惯了和韩舒斗智斗勇,可面对忽然化为白痴的韩舒,苏珊真的不知该如何应对。

不过韩舒也没有白痴多久,苏珊不回话便当是默认了。喜滋滋的递上刚削好的梨,十分温柔的说道:“来,吃梨。”

看着眼前雪白的梨,苏珊无语:“这是梨么?”

韩舒看了一眼手中的梨,确切的说,是削得只剩下核的梨,耳朵泛起一股热气,呵呵笑了笑,不在意的往垃圾桶里一扔:“没事,我再给老婆削一个。”

这下换成苏珊的耳朵泛红了,翻开手中的漫画书装作不在意的继续看着,但嘴里还是低声道:“谁是你老婆了~”只是这语气,带着十足的撒娇。

几天后,医生终于通知苏珊可以出院了。韩舒一听,兴奋的抱着苏珊转了几个圈圈,立马办了出院手续。打电话招来了万能秘书Jennifer,吩咐着把苏珊的东西简单一收送到韩公馆之后,便拽着苏珊上了车,一溜烟的离开了医院。

苏珊歉意的对着Jennifer笑笑,之前在对付MG传媒的时候两人也产生了因为某人产生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所以对于什么上司和秘书之间不能不说的故事,苏珊根本都不介意了。

倒是韩舒,看到两人那带着深意的笑容打了个寒颤,但一想到接下来要办的事,又完全抛诸脑后了。反正有了老婆,也不怕会有什么绯闻可闹了,自然也就不用担心那些有的没的了~

一路上苏珊不停的问韩舒到底是去哪,韩舒一个劲的傻笑不回答,被逼问得紧了,也只是故作神秘的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气得苏珊牙痒痒的,想直接扑过去。

不过脑中华丽丽的闪过的一幕幕扑到妖孽韩舒的画面,苏珊又赶紧用手捂住通红的脸蛋,呵呵傻笑起来。

于是,一路上,车内的两人一个劲的傻笑,在外人看来,就是两个白痴。很让人担心下一秒会不会发生什么人间惨剧。

一个急刹车,韩舒将车停在了一座古朴而威严的建筑物前,苏珊下车抬头看了看挂在门前的牌匾,无语的忘了忘还在傻笑的韩舒:“这里是?”

“嘻嘻,民政局,领结婚证的地方。”说罢停好车,一个上前,小心翼翼的牵过苏珊的手,直到大掌完全将她的小手包住的时候,手心的温暖传递过来,这才舒心的笑笑,牵着她走进民政局的大门。

我知道这是民政局,我知道这是领结婚证的地方,我想问的是,你丫的有必要这么急么,我才刚出院啊!苏珊在心里腹诽,但依旧是满面洋溢着春风般温暖的傻笑,跟着韩舒走了进去。

不知是真的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还是他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这个时段居然只有他们一对来登记。管理大妈笑嘻嘻的以最快的速度帮他们办理好了所有的手续,然后再笑嘻嘻的看着他们签下大名,再笑嘻嘻的盖上了大章。就此,苏珊终于成为了韩舒法律上的合法妻子。

韩舒不知从哪变出了一袋喜糖,递给了大妈,大妈笑得合不拢嘴的收下,一个劲的说着:“男才女貌啊,百年好合,百子千孙,白头偕老啊……”

待苏珊被一阵吉祥如意的话闹得晕乎乎的被韩舒带出门的时候,手上又被套上了一枚十分精致的钻戒,钻石很小,但是造型却十分的精美。不张扬,可是,就是流溢的光彩让人忍不住停住目光,细细观赏。

苏珊举着手,看着戒指在阳光下折射出的光,有些不敢相信的呢喃:“韩舒,我们这就是,结婚了?”

“呵呵,是的,老婆,以后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喊我老公了,我也可以明目张胆的喊你老婆了~乖,喊声老公给我听听~”韩舒将苏珊拥在怀里,也顾不上还站在民政局的大门口,直接吻上了苏珊的唇,好一会儿放过了她已经殷红的唇,诱惑道。

苏珊有些窘迫的往韩舒的怀里缩了缩,躲过周围路人一阵艳羡的目光,娇嗔道:“什么光明正大明目张胆啊……”手悄悄的向着韩舒的腰部游移而去,带着阵阵酥麻的电流。

韩舒自然感受到了怀中人的娇羞,以及她游移的手,正沉醉在这种异样的享受之时,猛不然的腰部一阵吃痛,抱着苏珊的手不由收紧,脸上的傻笑终于退去,皱着眉,一脸无奈道:“亲爱的老婆,你怎么这么快就学会家暴了……”

收回手,苏珊扬起头,笑得一脸无害道:“亲爱的老公,这怎么能算是家暴呢,这是调戏啊,调戏你懂不~”说罢又是狠狠的一拧,不过这次换了个地方韩舒那张妖孽的脸。

一听到那声甜腻的老公,韩舒也忘了疼,只知道心里灌满了蜜,这个世界怎么看怎么美好。当下又是魅惑一笑,低头吻上苏珊,辗转在那一片蜜田中,嘴里还低喃着:“老婆说是调戏就是调戏,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回到家了,再好好调戏~”

苏珊脸上热度直升,待韩舒放过了她,也顾不上抚平气息,狠狠踩了韩舒一脚便躲上了车,关门之际还不忘了说:“去你的调戏,你才是调戏!”

心中对这次仓促的结婚过程生出的不满,也在此刻消弭。只剩下满腔的幸福感,慢慢的从嘴角泛滥,每一个看到的人,都觉得这个春天,忽然阳光明媚,百花齐放,盛世繁华。

韩舒这次倒是挺老实,从民政局出来后,直接便将车开到机场让分公司的人来领回去后,直接带着苏珊坐飞机回了T市,紧接着便将苏珊护送回了欧阳别墅。

刚一进门,苏珊便接受了包括老李周嫂一干人在内的“爱”的洗礼。在再三的保证不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再随便闹脾气离家出走后,一干人这才放过了她。

有些虚脱的瘫在沙发上,韩舒笑着帮苏珊揉着有些发酸的肩膀。一旁的欧阳天宇脸色暧昧的朝着两人看来看去,半响后,韩舒终于没好气的开口:“我说欧阳老头,你看也看够了,有什么话就快说吧,医生可说了,现在苏珊可不能累着。待会我们还要回家呢。”

欧阳天宇一听脾气就上来了:“回家?回什么家?这就是小珊的家!你别以为你可以那么轻易的就把小珊再拐走。”

“呵呵,老头,夫妻双方共同居住的房子,在道德理念和法律层次上来说,才算是家吧。你这顶多算是娘家。没道理我的老婆放着自己家不回,回娘家住的吧。”韩舒老神在在的回答,完全不将欧阳天宇的暴躁放在眼里。未了还不忘送个白痴的眼神给他。

苏珊在一边直翻白眼,对着两个人实在是无语。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那么能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忘年之交?或者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特殊情感在?想到这,苏珊自己也冒了身冷汗,这想法实在是太吓人了。

“哼,你以为娶我们小珊这么容易,你说娶就娶?还老婆呢,叫得倒挺亲热的。”欧阳天宇哼了声,送了个鄙视的眼神回去,言下之意非常明了,就是想过我这关,没门~

“呵呵。”韩舒笑了笑,扬了扬手上的戒指,特意在欧阳天宇的眼前晃了一圈,看到他惊讶的眼神,这才悠悠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老头,我们已经结婚了~三个小时前,我和苏珊就是合法的夫妻关系了。哦,对了,按礼仪,我该叫你一声,外公~”

“什么?!”欧阳天宇不可置信的坐直了身子,呆愕的目光从韩舒的身上转到了苏珊的身上,待看到苏珊那饱含歉意以及肯定的目光时,又转回到了韩舒的身上,不过这时候,欧阳天宇的两只眼睛已经冒出了熊熊的火焰:“你这该死的臭小子!我要告你诱拐少女!”

“不好意思啊,我们是通过男女双方意愿自愿结为合法夫妻的,领结婚证时还有大妈作证呢~”韩舒哈哈两声,继续刺激道。手下仍是一下一下的帮苏珊揉着肩,力道正好适宜。

欧阳天宇噎着口气,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最后只好大呼人老了,位卑了,言轻了,小辈们一个个翅膀硬了都会飞了。

累了一天刚下班的欧阳晴轩一进门,看到的就是欧阳天宇在一边不停的悲天悯人,口中念念叨叨着现在的小辈都不懂得尊重长辈云云,韩舒和苏珊则在一边大肆的表演恩爱,好像两个人处在另一个世界一般,完全当老头子在演独幕剧。

了解了事情始末,最后欧阳晴轩只好哭笑不得的出来打圆场,好不容易终于打住了老子的表演欲望,让韩舒和苏珊明天办几桌酒席,请些一些至交好友简单的吃顿喜宴,这样也算是有个交代。不过晚上苏珊必须留在欧阳别墅住,毕竟前段时间的风风雨雨闹的,一家人确实也没有好好团聚过了。

韩舒想了想,也答应了。因为这本来也是他的打算。在门口来了个十八送之后,韩舒便独自回了家。

晚上,苏珊陪着欧阳天宇在书房里聊天,老头子拿出抽屉里的照片,眼角有些湿润的对着苏珊说:“小珊,你看,这是你外婆,你舅舅,还有你妈妈。幸纱小时候很调皮,一点都不像是女孩子,可你外婆总说,这样的女孩子长大了才会坚强,才会不被男人欺负……”

苏珊坐在他的身边,听着这个老人一直不停的讲着过去的故事,那些关于母亲的小时候。好几次都被妈妈做的丑事逗得眼泪都笑了出来,然后便是长大,恋爱,结婚,生子。那些空白一下子被填满,心中的陌生一点点的被熟悉代替。

看着身边这个暮年的老人,眼中熠熠的光彩,这应该就是父亲对女儿特有的神采吧。那种谈起自己孩子时的骄傲自豪,以及白发人送黑发人时的悲切,如果爸爸还在,是不是也会这样呢?

在婚礼前夕,是不是也会一脸不舍的看着自己,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以及不想放手的矛盾心理呢?既希望女儿幸福,但又不想将这个心肝宝贝拱手让给别的男人的矛盾,恐怕是每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特殊情怀吧。

“小珊,告诉外公,你现在觉得幸福么?”欧阳天宇停了停,深沉的问道。

“我想,经过这次的事情,我看开了很多,心里也放开了很多,对韩舒也不是那么斤斤计较了,知道他是真的爱我的,哪怕爱的没我那么深,但是,我也觉得足够了。谁能要求这个世界上,爱上一个人非得百分百不可呢。毕竟,懂得爱自己才是最基本的。所以,我现在很幸福。”苏珊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想了想,抬起头,笑着回答。眼中透着坚定的光,毫不迟疑。

欧阳天宇这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自然也看出了苏珊话里的真实。当下欣慰的笑了笑,对于韩舒和她的婚事,总算是不再抱有任何的犹疑。

淡淡道:“小珊,你一定要很幸福,连带着我的那份和幸纱的那份,一定要和韩舒一起走到最后。”

“嗯。外公,改天,我们照张全家福吧。”苏珊轻轻依偎在欧阳天宇的肩上,甜甜笑道。

欧阳天宇老泪纵横,晚年如此,也算了了半世的苦。

婚后,韩舒由于之前放下公司太久,被韩父踢回了公司,而苏珊则悠闲的每天陪着韩父下下棋,陪着冰姨做做饭,日子过得十分的舒心。

虽然每天韩舒都忙得快半夜了才能回家搂着娇妻睡觉,但是一到苏珊要产检或是上孕妇课程的时候,韩舒绝对是准时出现,一分不差一秒不少。弄得韩父每次都取笑儿子成了妻奴,韩母拧了一把韩父的老妖,斜眼道:“怎么,你觉得疼老婆很丢脸么?”

“哪敢,哪敢,我爱老婆都来不及呢,怎么会觉得丢脸呢~”韩父嬉皮笑脸的讨好道,完全颠覆了以往在公司的冷面总裁的形象。

苏珊每每见此,都深刻的意识到,遗传这种东西,真可怕。原来韩舒的无耻,都是有根源的。思及此,又抚摸着小腹,喃喃道:“小豆豆啊小豆豆,你以后可别像你爸那么无耻啊,你要多学学老妈我的善良纯真啊~”

旁边听到此话的韩舒一阵恶寒,我这么无耻还不是败在了你的手下,算起来,你这真的是够善良纯真的……

但还是十分温柔的抱住苏珊,额头相抵。脑中不由的想起前几天Jennifer的警告:“Boss,最近还是不要让苏珊单独出门的好,我收到消息,好像有人要对苏珊不利。”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