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青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嗯。来尝尝鱼汤,味道很鲜呢。”无悔当做没听到,径自拿过苏珊的碗舀了勺鱼汤,然后递过去,笑得一派温良无害。

苏珊看了看无悔,再看了看碗里的鱼汤,而后气鼓鼓的端起鱼汤一口咕噜咕噜的喝下去,豪气的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的残汁,一脸泄愤的样子说道:“不就是一个韩舒吗,老娘还怕了不成!吃!”

无悔笑:“嗯,不就是一个韩舒么。可是小珊,这汤不烫舌么?”

“啊~冰水冰水~常婶~冰水啊~”苏珊吐舌,朝着刚来上菜的常婶叫喊道,一边不停的在唇边煽动双手,那模样像及了趴在常叔饭馆前的土狗老黄。常婶看着她这手忙脚乱的模样是又怜又笑,吩咐兼职的小妹倒来冰水,一边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这么咋咋呼呼的,我知道老常的手艺好,但你也不用这么着急的喝啊,这汤可是开了的。”

苏珊接过冰水一股脑喝下,这才觉得舌头好多了,但还是有些麻,听到常婶这么一说,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只好呵呵傻笑,撒娇道:“这不是闻着鲜,所以忍不住嘴馋嘛,常叔的手艺果然还是这么顶呱呱啊~”一阵夸把常婶逗得乐呵呵的,直说:“小珊的嘴就是甜,谁娶到你当媳妇就是幸福。什么都别说了,这顿饭常婶给你们打个八折,别人都没有的。”说罢转身出去继续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无悔在一边看着苏珊的样子娇笑个不停,还不忘了说:“想不到小胖妞你这嘴还是张打折卡,以后咱们多来常叔这,能省下不少钱呢。”

苏珊气鼓鼓的看着无悔,常带笑的丹凤眼此刻也被撑得圆圆的,无言的指控着无悔的坏心。无悔看着她这样子,笑得更起劲了,好半响后,才停歇下来,夹起块笋肉咬了几口,说道:“嗯,小珊,尝尝这个,味道也不错。”看了看对方还在瞪着她,笑意又生,偏又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道:“苏珊,你确定,你瞪了这么久,眼睛不酸么?”

苏珊一听一下破功,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暗道,这眼睛小就是学不得大眼的人,撑着真辛苦。同时又无比佩服那些拼命为了大眼睛奋斗的细眼女子们。看了看对面的大眼美女,苏珊腹诽,真是妖孽。忍不住低声控诉:“你是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

“我可是好心的提醒你,你那是在气头上,过后察觉到疼时,估计咱们这顿饭也别吃了。所以有些时候啊,长痛就是不如短痛。”无悔笑道。

苏珊翻了翻白眼,也不答话。无悔的意思,她怎么会不明白呢。吃了口最喜欢的肥肠,嚼了嚼,不对劲,再吃了口笋肉,苏珊绝望的放下筷子:“无悔,舌头烫麻了,尝不出味道了。”

“不会吧,要不你尝尝豆腐。常叔的豆腐一向做得比较重口味。”无悔挑眉,给苏珊舀了勺豆腐。

苏珊尝了尝,总算觉出有了点味道。于是接下来,苏珊只好一边看着满桌自己喜欢的菜,一边一个劲的吃豆腐。因为只有这个豆腐,她还能吃出点味。反观无悔除了肥肠是不吃的,其它的菜倒是吃得那叫一个欢心。吃到一半,无悔忽然又笑了:“苏珊,你说你这样,可不可以算是,你只能吃常叔的豆腐了呢?”

一口豆腐在嘴中,苏珊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最后为了肚皮着想,还是将这常叔的豆腐吞下了肚。口中怒道:“无悔,你就是一祸水!”一边在心中忏悔:常婶,你要相信我,我不是诚心要吃常叔的豆腐的!

晚餐接近尾声的时候常婶脸和蔼的推门进来,问了问菜色是否还满意,而后面有尴尬的说:“那个,小珊啊,这外边都满座了,正好有两个新到的客人不介意同桌,所以想来问问你们介不介意。”

苏珊和无悔相互看了看,想着反正也快走了,常叔常婶也都挺好的,便点头同意道:“嗯,我们这边也快吃完了,你待会让人进来收拾收拾就可以了,顺便给我们把账单也结了吧。”

常婶乐呵呵地一边应着一边退了出去,对门外等着的客人说了句话便走了。

背靠门口的无悔正好听到了常婶的话:“小舒,小珊她们说可以。我都说了都是熟人,不会那么见外的。”无悔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好戏这么快就要上演了么?

苏珊看着甫进门的两人,心中顿时万念俱灰,这世界,难道就真的这么小,这个就叫做,冤家路窄了吧。下意识的,苏珊便站了起来。

韩舒看了一眼起身想冲出去喊常婶的苏珊,讥笑到:“怎么,你就这么怕和我同桌共食么。”

苏珊僵硬的转头,看着韩舒,嘴角扯了扯,还是没办法笑出来,索性就面无表情的坐下,也不理会韩舒。

韩舒看了看她,倒也没再多说什么,走到无悔身边,给同来的女伴拉开椅子,而后坐在了苏珊的身边对着女伴和声问道:“Miki,想吃些什么?”

装扮妖艳的Miki显然对这的环境不大满意,但碍于韩舒的面子,尤其是在还坐着个比她更美的女人的情况下,倒也装得挺贤淑地回答:“这的菜我不大懂,还是你来吧。”

苏珊戏谑的瞟向无悔,两人用眼神进行了深刻的思想交流:“你们美女怎么都爱用这招,各个装得是一个比一个贤淑啊。”

“我本来就是贤淑的女子,用什么装。倒是她演技这么差,你也好意思拿她跟我比。不在一个层次,你懂?”

“我不懂,我不是美女我怎么能懂你们那套啊。你说你们这一个一个的,都长得这么天妒人怨了,还装什么贤淑,这不是存心将我们这些纯良的小女子赶尽杀绝么。”

“没办法,谁叫一些只注重外在的虚伪男子就喜欢这样呢。”无悔一个眼神瞟向韩舒,苏珊一脸恍然大悟。

韩舒迎上她们戏谑兼鄙夷的眼神,耸了耸肩毫不在意,拿起菜单随手翻了起来。以前他常陪苏珊在这吃饭,所以对这的菜单也早就倒背如流了,就连某人喜欢吃什么菜也是一清二楚。也正是知道苏珊喜欢常叔做的饭菜,所以才果断的带着Miki过来。至于为何要对上个陪衬,好吧,韩舒是坏心的想刺激刺激某人。

常婶再进来的时候,一边把账单递给给苏珊,边笑道:“那,小珊,这是你们的账单,别说常婶说话不算数啊。小舒,想吃些什么呢,今天新买的笋挺鲜的,要不试试?”

韩舒的视线不留痕迹的落在苏珊她们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菜上,而后迎上常婶,微笑:“嗯,好,那就来道鲜笋炒肉,麻婆豆腐,嗯,干锅肥肠,还有一个鱼头汤。就这么多了吧。”说罢想了想,忽略掉Miki不满的眼神,韩舒愉悦的再要了瓶啤酒。

常婶记好后重复了一遍,确认无误后随口说到:“小舒和小珊的口味还真是一样呢,刚刚小珊也是要了这几道菜。”说罢转身出了包房,丝毫没有察觉出自己的话一出口,包房整个的气氛都变得诡异起来。

苏珊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看着笑得气定神闲的韩舒,她觉得无比悲愤,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无赖呢?在网上自己说的狠话还历历在目,就算夫妻吵架也还得冷战上个几个小时吧,更何况他们也只算是个旧识,他怎么能这么快就若无其事的出现在她面前,还可以那么坦然的在她面前谈笑风生风花雪月!苏珊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这么的觉得自己着实可悲。冲动的想揪住常婶的衣服,质问她是那只眼看到他们口味一样!别人不知道难道自己还不清楚自家男人的拿手菜是哪几道么?但凡是这常叔饭馆的熟客都会点上这么几道菜,说她和谁的口味一样不好,偏在这种时候扯上那个男人!要搁以前,她听到这话可能会自个儿乐上几天。可是现在,难道常婶你没看到我和那个什么鬼小舒已经闹、翻、了、么!苏珊自认已经将疏离两个字清清楚楚的印在了脑门上,这常婶是什么眼神啊。而韩舒,这该死的韩舒,竟然还笑得那么开心,那么的欠揍!

越想越气,苏珊语带嘲讽的开口:“哟,这么快就想吃上人家的豆腐啦,这位小姐看样子可不像是会在这种地方用餐的啊,你确定你没把人带错地方么?万一要是吃个消化不良出来,这再多再激烈的饭后运动也没办法治的啊。”

韩舒对她的话也不在意,反而有些开怀。说什么毫不相干毫无瓜葛,要真是如此,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为了别人的只言片语沉不住气呢。

倒是对面的Miki有些不高兴了,虽然不知道这三个人的关系是什么,但被人说成这样,身边的女人又是一脸看戏的表情,再怎么贤淑也会下不了台。但是韩舒不开口,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在桌下踢了踢韩舒,想提醒他自己也是有脾气的。可没想到却踢中了苏珊。

苏珊顿时疼得齿牙咧嘴的,弓下身子用手捂住被踢到的地方。

倒也不是那女人用了多大的力道,而是苏珊的体质比较特别,轻微的磕碰便会有灼痛感,皮肤也会立马红肿。高三那年寒假刚出现这症状的时候也去医院检查过好几次也没查出是什么原因,医生只给出了什么心理性放大疼痛的解释,说是由于患者曾经经历一些事故的同时还经受了心理创伤,于是便会在受到碰撞时条件反射性地新年时间疼痛感放大。而出现红肿的症状,不过是一些遗传性的敏感性皮肤罢了,很多人都有这样体质的。其实苏珊一直都觉得这医生的文采挺好的,说白了就是一心理阴影加过敏性皮肤罢,硬是说得那么玄乎。但看着这病症也没什么大碍,对于那些所谓的心理创伤,外公他们也没追问,苏珊也就没说。慢慢的,苏珊自己对这也不大在意了。

可是现在看着她忽然不出声又一脸痛苦的表情,韩舒对她这毛病是记着的,自然也就知道她伤到了。韩舒面色铁青的瞪了Miki一眼,随即轻轻抓过她的手将她身子转过来,弯下身去查看她的小腿。

正是夏季,苏珊穿了条及膝的白色棉裙,此刻裸露在外的小腿上,白皙的皮肤上出现了大片猩红,还有些轻微的破皮。原来Miki刚好穿了双尖头的细跟凉鞋,鞋尖因为力道控制不住蹭破了苏珊原本就比较敏感的皮肤。

韩舒一看火气就上来了,自从苏珊出现那怪病之后,他们都不敢再对她用力,加上她虽然平常咋咋呼呼的,但也算上是一个淑女,动作自然也守过一些礼仪教导,所以也很少出现受伤的情况了。可是今天居然还伤成了这样,韩舒不能不发火。

“无悔,麻烦你去问常婶要些外伤药,就说小珊要的。”韩舒压下怒火,一边轻柔着苏珊受伤的地方,小心的避开破皮的地方,一边对无悔说到。无悔看着苏珊的小腿,自知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了,更何况韩舒第一次那么客气的让自己帮忙,当下也没多说什么,起身出去找常婶了。韩舒转头对上Miki冷声到:“道歉。”

Miki这下可不情愿了,她在情场打拼许久,哪个男人不是对她又是哄又是疼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更何况还是因为一个比自己丑的女人。再说了,自己不就轻轻的踢了几脚么,有必要这样么“不就一个小伤么,装什么矫情!”

“Miki,我说过,道歉!”韩舒扬起声调,俊美的表情此刻布满煞气。

Miki吓了一跳,心中也生出了惧意,但也不愿丢了面子。提包起身,高傲的走出了包房,说道:“韩舒,我们分手。”

韩舒毫不在意,继续低头照料苏珊的伤口。

苏珊看着这一切,一阵目瞪口呆。原来她也可以有成为红颜祸水的时候。可是貌似这次她扮演的是小三角色?

等到无悔回来,韩舒帮她上好药后,苏珊总算是及时回过魂来。看着眼前深沉的看着自己的男子,还有无悔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苏珊一声尖叫跳起身来。然后又觉得觉得用这种态度不大应该,好歹人家也帮自己上了药,于是又扭扭捏捏的道了声谢。

韩舒挑眉,看着她这样子,感情是不大情愿?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表情在说明:我不满意。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说话,气氛就这么又沉寂下来。

最后苏珊还是说:“对不起,把你女朋友气走了。”

“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普通朋友。”

“啊?呃,那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了。”苏珊低头,实在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他。要是他看到她听到那声“普通朋友”时的嘲笑表情,估计这会要发飙的对象就是自己了。

“那,你要怎样报答?”韩舒双手抱胸,悠然问道。

以身相许?苏珊的脑海中瞬时反应出这个词语,同时迅速甩掉这可笑的念头。都怪最近古装剧看多了。苏珊自我解释到,同时抬头问:“那,你要怎么报答?”

“明天帮我。”韩舒笑道。

“……除了这个。我说过,不会再帮你骗冰姨了。”苏珊一口拒绝。这男人,原来还是这么无赖,亏得我刚刚还对他恢复了那么点点的好感。苏珊再次腹诽。

“小美,你就非得学的这么小气,因爱生恨么!”韩舒黑着脸,冷声回答。又是这个答案,这个女人怎么总爱在这种小事上较真。

苏珊一口气上来,恨恨的看着韩舒不能言语。什么叫因爱生恨?她这么做,难道在他眼中就只有这么个解释么?什么情人这么重要,难道能比和家人坐在一起更重要么?!他知不知道什么叫子欲亲而养不在?!他,他知不知道自己有多羡慕他,可以享受家人和乐的温暖。这一次,她真的不愿再让他这么有恃无恐,这么为所欲为。

“韩舒,从现在起,我会让你知道,我苏珊对你,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因爱生恨!”苏珊拉过无悔走出包房,再一次将韩舒一个人留在原处。

“soIlaymyheadbackdown,andIliftmyhandsandpray,tobeonlyyours,Ipraytobeonlyyours,Iknownowyou’remyonlyhope……”清晨七点,搁在床头的银色手机尽职的响起柔和的女声,某只白嫩的小手从被窝里探出,摸索一阵,终于拿到手机,而后熟练地按下某个按键,歌声戛然而止。

翻了个身,某人往被窝里缩了缩,又沉沉睡去。

过了一会,手机边的小猪闹钟也尽责地叫唤起床上的人儿:“懒猪起床~懒猪起床~”

“啪”的一声,某只邪恶的小白手往它身上一挥,小猪就这么可怜的被扫下床头往外滚了几圈,正式寿终正寝。

某人再度翻了翻身,往被子里又缩了缩,嘴角翘起,几道可疑的银丝蜿蜒到了真丝被套上。

“welcometotheplanet,welcometoexistence,everyone’shere,everybody’swatchingyounow,everybodywaitsforyounow,whathappensnext……”一阵激昂的音乐响起,某人皱了皱眉头,伸出小手继续向床头扫荡。摸到了手机,按啊按,可是那厮男声还在嘶喊着:“Idareyoutomove,Idareyoutomove,Idareyoutoliftyourselfupoffthefloor,Idareyoutomove,Idareyoutomove,liketodayneverhappened,todayneverhappened,todayneverhappenedbefore……”

蓦地,身上一凉,紧接着屁股上被人狠狠的踩了一脚,一道清丽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你丫的给我赶快滚起来!要不姐姐我就把你从这张床上踹下去!”

苏珊睁开眼,看着面前正怒视自己的无悔,自动忽略掉那与嗓音不符的语言,扭捏道:“无悔,这才几点钟啊,你就让我再睡一会嘛。”

“现在已经是七点五十分了,距离你上班迟到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十分钟。你确定你还要睡?”无悔咬牙切齿的问。

“安啦,安啦,从我家到公司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就算步行也用不到半小时,没事的啦……”说罢扯回无悔手中的被子,准备再睡上个十多二十分钟,要搁以往,她都是八点多才起床的。

“可是,你现在是在我家。离你上班的黑窝点车程在不堵车的情况下需要四十多分钟,步行的话需要一个半小时,而现在,正好是上班高峰期。对了,忘了说一句,别忘了今天是周一,按你们公司的要求好像今天是要八点五十到公司的吧?现在你还有一个小时零四分钟,所以……你还要睡么?”无悔看着面前继续赖床的苏珊,不怒反笑,不紧不慢的给她分析起目前的形势。

“啊!无悔,你怎么不早说!”苏珊尖叫着跳起床,慌乱的跑进洗手间,一边洗漱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无悔……帮偶拉套衣胡……”

无悔看着眼前手忙脚乱的苏珊,早上被吵醒的起床气也消去了不少,起身向衣柜走去,嘴上还不忘消遣道:“小胖妞,你这是第一次在我家过夜么?早说过你这么爱赖床,迟早会把你的智商给睡掉的,看来你现在果然已经有了智力退化的现象了。要不,你也别去上班了,跟你家董事长请个假,去医院做个精神鉴定?”

“无悔,你怎么能这么毒!”苏珊洗漱完毕又冲出来,一把接过无悔刚拿出柜子的一套黑色职业套裙,火速的换完装后还不忘控诉某人。

“咦,你不知道最毒妇人心么?尤其又是我这样的美人,不毒一些,怎么活下去啊?”无悔无辜回道,也不管苏珊那千刀万剐般的眼神是否会把自己凌迟处死,一手将她推出大门:“赶紧的,你还有一个小时。与其这么怨恨我,不如祈祷祈祷路上的车流不会太堵吧。虽然那可能性就跟今天会下雪一样,为零。”说罢大手一挥,门嘭的一声,将苏珊挡在了外边。

苏珊在原地不甘的瞪了一眼紧锁的大门,但转念一想赶紧跑向电梯。无悔说的对,时间确实是很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口舌之战,还是下次再说吧。

“吱”的一声,身后的门又开了,轻柔的嗓音追在身后,在电梯门关上的一霎那还是赶上了苏珊:“下班的时候别忘了给我买只闹钟,这次样式一定要和你摔坏的第一只闹钟一样。不然以后别想在我这混床位!”电梯里的苏珊看着关上的门猛的一个冷颤,这女人对她说话越温柔,不照办的后果也就越惨。原来女人恶毒起来,也可以很温柔的。苏珊默念,同时抬头看着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开始回忆起无悔第一个惨遭她毒手的闹钟的模样。不到一分钟,苏珊绝望的放弃:丫的两年前的事了,她怎么还能记得那古董闹钟长着什么模样啊!想了想,苏珊决定,今晚乃至今后的很多天,都不能在无悔面前出现。就让时间无情的冲走这一切吧。苏珊的心在狂啸。

好在今早的车流不算太挤,苏珊紧赶慢赶还是在最后的一分钟内安全抵达公司打上了卡。看着全勤的记录,苏珊舒心的笑了笑,看来这个月的全勤奖还是保住了。来不及想太多,苏珊赶紧往公司大会议室赶去。今天老董事长要训话,这种场合像她这小人物也是要必须到场。

接受完一个多小时的精神早餐后,苏珊终于精疲力尽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趴在桌上深深的呼了口气,一杯温热的牛奶和一个面包出现在了桌上。抬头一看,原来是同办公室里相处得比较好的Tina。笑着端起牛奶,苏珊撒娇道:“Tina,还是你最好了~”

Tina捂嘴笑了笑,挪揄道:“一看你这死鱼样就知道你没吃早餐,今早又起晚了吧。我说你也算是咱们公司的一个奇迹,就你这赖床劲居然也能月月拿到全勤奖。你说你每天都这么艰辛的赶到公司,怎么身材就不见瘦呢?”

“……这不是有你的爱心早餐么。”

“啊,这是早上莫名出现在桌上的,估计又是那个Johnny放的吧。反正我也不像你那么没节制,所以就赏给你咯。呵呵,看我对你好吧。”

“Tina,我有没有说过你很美丽?”苏珊嘴角抽搐的问道。心里再次默默流泪,她人缘难道真这么差,老是遇上这么些嘴巴恶毒的损友,偏偏这些损友还都长的那么的……美丽。越是美丽的东西,便越有毒。这是真理。

“呀,妞,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夸我了,难道你都不记得你每天早上都要这么夸我一回么?哎,看来姐姐我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连你都迷恋上了我。其实我也不想这么耀眼的,可谁叫我是美丽与智慧并重,又贤惠有加的Tina呢。”Tina说罢向苏珊眨了眨眼,放射出一阵超强电波后扭着腰走回了旁边的自己的位子上。

苏珊作状抖了抖,随后自然的撕开面包的包装纸,一口面包一口牛奶的开始享受起来。虽然被无悔和Tina“羞辱”了一番,但是那背后的温情是她一直以来所依赖的。所以倒也觉得这疲惫的早晨,一切也都还是那么美好,现世安稳。

除了某些煞风景的人之外。苏珊腹诽。拿出包包里不停振动的手机,看着上边熟悉的名字,苏珊犹豫,接,还是不接。无奈对方比她还要执着,等她吃完了早餐上了个厕所回来,手机还在振动着。叹了叹气,苏珊认命的接起电话。

“苏、晴、美!你说、你是什么意思?!”话未出口,彼端便传来了一阵咆哮。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