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青梅害竹马,还是害自己?

嗯,中气十足,看来还活的好好的。苏珊默道,而后淡淡的说:“韩舒,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该死的别跟我玩什么文字游戏!你昨天背着我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韩舒皱紧眉头,一手烦躁的扯了扯颈上的领结,低声威胁。

呃,他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像是在说自己背着他去偷人呢?忽然窜出脑海的念头让苏珊不禁笑出了声,浑然忘了电话那端的韩舒正怒火中烧。

听到苏珊的笑声,韩舒青筋暴起,用手揉了揉额头,不忘努力压下怒火,沉声道:“我问你,我妈为什么会逼着我去相亲?不是你,还能是谁在她耳边煽风点火!你知不知道今早她一大清早就跑到我的公寓来,一路碎碎念着又跟我回到公司。说来说去就是一件事,相、亲!你说你,这不是给我添乱吗?!”

“呀,冰姨真的跟你说要安排相亲啦?呵呵,冰姨给你安排了哪家千金哪户小姐呢?要是贤良淑德的,你可得要行行好,要么就真心实意的去谈,可不要糟蹋了人家啊。”苏珊不以为意的嘲笑道。心里暗想,既然你不愿去看冰姨,那就让冰姨辛苦点,去看看你,好好照顾你的人生大事。

“苏、晴、美!”韩舒咬牙切齿的低吼。他发誓,要是这个小女人现在就在他的面前,他绝对会控制不住打破他二十六年来不打女人这个守则!

“韩舒,我说过好多遍了,我现在是苏珊,不是苏晴美。你要我说多少次才能改得了口呢?”皱了皱眉,继续念叨:“莫非你是记忆力减退了?也对,花红酒绿多了,是对身体不好的,记忆力退化也是情有可原。要不,你回头去医院检查检查,反正你家公司现在也是你掌权了,那么大的集团,你少一天不上班也不会倒的。”想起早上无悔取笑她的话,苏珊这才知道原来劝别人去医院是这么高兴的一件事。

“苏晴美,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你就非得逼着我,看着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心里就真的快活了?你凭什么替我决定我该要怎样的生活?”听到苏珊的戏谑,韩舒的气也消了,只剩下满满的疲惫。他自问以前对苏珊的所作所为确实过了,但是要不是她一直给了他太多的压迫感,他又怎么会逃离她。可是现在,他是真心的想要她回来,想两个人都静下心来好好的谈谈,虽不能保证还能和儿时一样要好,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糟糕,这般,敌对吧。难道还是他错了?他问她,也在问自己。

“……韩舒,你知道的,我喜欢你,比你知道的还要多。可是那都过去了。青梅竹马,你说的结局我早已明白。所以我也放了你。不是吗?如果你真的能找到你喜欢的人,我祝福你,如果不能,我也还是一样祝福你。不会再去打扰你。冰姨那边,我也只是告诉她,我已经放手了而已。你要是常常回去陪陪她,好好跟她说,她也不会真的逼你去相亲。毕竟,你才是她的血肉。我能说的,就这些了。我还要上班,不能长聊电话,就这样吧。以后,也别再联系了。这样也许更好。再见。”平静的说完,苏珊挂了电话。韩舒,这一次,你已经把我逼到了绝路,现在,你可开心?

一整天苏珊都是在游离的状态下度过的。就连老董事长视察工作的时候,苏珊也都是一脸茫然,连上级死命使的眼色都没有注意到,自然也就没有察觉老董事长在离开前,若有所思的瞟了她一眼。

临下班前Tina一把拉起还不知神游到哪去的苏珊,恶狠狠的质问她:“妞,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刚刚董事长视察工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表现很有可能饭碗不保啊?!”

“啊?哦。刚刚老董事长有来过么?”苏珊总算回了神,可惜,有点晚。

“……有,而且还看了你好多眼。”Tina总算是明白这妞现在才回过神。

“哦……啊?!你说,老董事长看见我了?还看了我很多眼?”苏珊方觉事大,紧张的抓住Tina的手追问到。

看了看自己被抓得有些泛红的手,Tina无奈:“是的,妞,欢迎你回到地球。”人心险恶,生活万丈艰辛。欢迎冒险。

苏珊松开了手,再次神游。只是这一次,是被吓的。Tina看了看万念俱灰的苏珊,沉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要真是被炒了,就找个好男人嫁了吧。别迷恋姐了,姐其实只是个神话。”说完提起包包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分不多一秒不少,正好是下班的时间。

苏珊看了看Tina,一边默哀自己今后的悲惨生活一边对Tina佩服万分,这女人真是无论任何时候都能自恋一把。不过听了她的话,心下倒也定了定。被炒?苏珊翻了翻眼,某人要真舍得放自己走人,那才好呢。找个好男人嫁了?她不难揣测出她未来的命运,相亲。

果然,人还没出公司门口,电话就来了。看着来电显示上的称呼,苏珊忧郁的仰头望天,这就是命么?出现在韩舒身上的事情,难道这么快就要报应在自己身上?人,果然不能做坏事。

“喂,外公。”

“嗯,珊珊。听说你和韩家小子闹翻了?”

“呵呵,外公您的消息真灵通,什么都躲不过您的耳朵。”苏珊撒娇道,期盼结局不会太悲惨。

“呵呵,我乖外孙女的事我怎么能不关心呢。闹翻了也没关系,是韩家那臭小子不知道珍惜我们家珊珊了,我们珊珊那么可爱,追在后边的男孩多的去了。”

我怎么不知道我身后有那么多男人?算来算去也就只有一个陆师兄,还是躲都来不及的。外公你哪只眼睛看到了!苏珊就这么握着手机,维持着仰头望天的姿势,试图带着外公绕圈子:“是啊,外公最近身体还好吧,别老是忙着工作,要多多照顾自己哦。要是病倒了珊珊我可是会心疼的哦。”

“你还好意思说,要是你们能帮帮我,我用得着每天起早贪黑的吗,早都像韩家老头一样将这些事撒手了。这天下,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啊。你说你们倒好,一个一个都撇得清清的,晴轩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你们这两个年轻人怎么就这么不让我省心呢。”苏外公语带哀怨的念叨。

苏珊后悔,自己果然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这圈子绕的硬是把自己也绕进去了。“呵呵,外公~我不懂经营这些东西嘛,再说了,您也不忍心看着我一个女孩子在商场上和别人尔虞我诈的,对不对,这些还是你们男人比较在行。我知道外公最疼我了,是不是~”别的不行,那就只好拿出撒娇这招。苏珊自认这招对上外公,那杀伤力绝对是秒杀。

“也对。所以啊,外公决定,为了我可爱的珊珊,外公一定要帮你找个好人家,找个好男人。什么都不说了,从今天起外公会好好帮你物色人选的。珊珊啊,你也别急,明天外公就可以帮你安排见面的。就这样,你今晚回家来,咱们好好讨论。我已经安排老李去接你了,这会估计你也看到了。回来咱们再好好商量。”说罢,苏外公挂断了电话。原来,凡事都有个例外,这也是真理。

苏珊看着缓缓开到自己面前的黑色宝马,还好,外公还知道派老李开这辆比较古董的宝马来。

“小小姐,老爷让我来接你。”严肃的老李面色沉稳的说到。

苏珊坐上车,心里在悲泣,外公,我真的不急,所以,你也可以不用这么着急的。害人终害己,去他的真理!

“苏小姐长得真是贤惠大方啊。”五星级酒店的餐厅内,苏珊百无聊赖的看着对面的三十开外已经秃顶的男子,也不答话,让对方继续说下去。

“呵呵,苏小姐好像不大喜欢说话啊。不过没关系,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这样好,以后肯定会是一个贤妻良母的。”看着对面的冷漠的苏珊,太矮、太胖、不够漂亮,但是罗家公子也不在意,絮絮叨叨的说着,好像已经可以遥看到美好的未来。“你看我们的婚礼是要中式的呢,还是西式的,是要在国内举行呢,还是到国外去呢?啊,对了,最近啊,这海洋婚礼挺流行的,要不我们也可以考虑考虑……”

“罗先生是吧,我呢,不喜欢做饭不喜欢做家务还很小气,人很懒散,又矮又胖又不漂亮,脾气还很暴躁,看来是做不成你的贤妻良母的,所以呢,你是喜欢西式的还是中式的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海洋的还是陆地的婚礼,都随便你,只要这对象不是我就可以了。”苏珊翻了翻白眼,实在是不想再听他嗦下去了,打断了他的话,果断起身走人。什么叫就喜欢这样的女孩,还不是冲着外公的钱,表现得这么明显,还真不会演戏。苏珊在心里鄙视这个罗先生。

刚出到酒店门口,苏珊叹息,这外公最近真的是太急了啊。

黑色宝马停在门口,老李走下车,拉开后座的门:“小小姐,请上车。”

认命的坐进车中,苏珊也不说话。自从那天被外公捉回家后,一连两个礼拜一下班就被外公逮去相亲,周末还被迫陪着外公去见些什么世家好友,这明明就是变相的相亲嘛!哎,无悔一向都说她不会下棋,看来果真是,随便下一着,都是死棋,死的还是自己的!哎,好想无悔啊~要是无悔在的话,自己就不会这么无助了~

老李从后视镜里看到怏怏的锤沙发的苏珊,无声的笑了。这小小姐虽然看起来不是很漂亮,可是就是讨人喜欢,尤其是那善良而不做作的性格,更是让这些看着她长大的老人家喜欢得紧,谁要真的能娶到小小姐,那就真的是有福气了。只可惜,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惜福,一眼只看到小小姐背后的钱财。好在这小小姐虽然是单纯了点,但有时候还是十分精明的,也算是会识人。

苏珊倒没有什么心情去想老李在想些什么,撇着嘴拿出手机。犹豫着是不是要给无悔打个电话。思量半天,最后还是下定决心打过去,这憋了两个星期的怨气,再不发泄她就要崩溃了。

“你不要再打电话来啦~你再打我也不会接的~”听着电话里嫩嫩的童声,苏珊,这无悔不会是专门为了她弄了这么个彩铃的吧。

“小胖妞,有话快说有屁躲一边去放,没事就不要浪费姐姐的时间了。没话说是吧,那挂了,拜拜。”无悔接过电话连珠炮般的说完,也不管苏珊的哀叫便挂了电话。

苏珊一看通话时间,短短九秒。苏珊嘟着嘴,按下重播,就不信这次还是无悔快手。响了好久,那边终于又再次接起了电话,不等无悔开口,苏珊抢先到:“无悔,我被逼婚啦~”

“咳咳……”老李听到这句话,一时控制不住笑意不小心咳出了声。苏珊瞥了眼老李,眼神狠狠的威胁:敢出声老娘就灭了你。老李看着镜子中苏珊的模样,强忍着把笑意憋回了肚子里。就是不知道小小姐有没有发现,她这眼神倒不像是威胁,而是在求助,小鹿斑比的求助。看来回去后,老爷又能乐上半天了。

“……闹钟。”沉默半响,无悔没有同情,也没有责备,只是淡淡的出声,吐出两个让苏珊听了几欲吐血的字。

“无悔,不是这么绝情吧,难道我们这几年的交情还比不过一个闹钟么……”苏珊锤着沙发。

“……是十八个闹钟。”

“……无悔,我被逼婚啊……”感情攻势无效,只好使出战术转移视线。苏珊在心中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欢呼。

“闹钟。”无悔皱眉,这小妞怎么到现在还不挂电话,都已经表示得这么明显了,这小妞还不死心。

“无悔……你要见死不救了么?”苏珊哀怨,她就不信,这还不能让她吐出别的字眼。

“小胖妞啊,你有钱交话费可是姐姐我没时间听你废话啊,不就是你外公给你招亲么,你有必要说成是逼婚么。呐,闹钟我也不要了,只要你这段时间别再来烦姐姐就好了。”无悔再次感叹自己对这小妞的耐性始终不够。

“啊?你怎么知道我外公给我招亲?我今天才打电话给你的啊。”苏珊疑惑,这相亲的事,她记得是第一次跟无悔提没错。

“……你外公登报了。”无悔可以想象到苏珊听到这件事后的反应,果断的将电话放离耳边。果然

“什么?!”听到这消息,苏珊尖叫出声。开车的老李手抖了抖,车子稍稍偏了点轨道,差点撞上路边的水果摊。

“……该说的说了该喊的喊了,姐姐你的怨气也消了不少了吧。行了,我真的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无聊了。我还有事忙,你就好好的去相亲吧,说不定真能找到个好男人,从此衣食无忧相夫教子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无悔说完,也不想再多废话,摇摇头正欲将电话挂断。无奈那边的人儿还不愿挂电话。

“等等啊……”察觉出这回无悔真的想挂电话了,苏珊赶紧出声喊住。

“……说!”

“……那个,无悔,那你什么时候忙完啊?”支支吾吾了一会,苏珊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再过一个礼拜吧。”说罢也不再多等,无悔直接挂了电话。随手将电话一扔,无悔叹息,对这小胖妞,自己始终还是无法狠下心,果然是和他的孽缘啊。只要和他有关的人和事,自己始终都无法割舍。手帕是,闹钟是,苏珊,更是。看着手中的图纸,无悔揉了揉眉头,这该死的图纸已经花了她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了,可是那该死的公司高层还是不满意。到底要怎样才满意啊!

这厢被挂了电话的苏珊无奈的叹气,看来真得好好跟外公谈谈了,连登报都用上了,不知道明天是不是就要上广播上电视了。

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苏珊忽而有些恍惚,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陪外公好好聊聊了呢?而母亲,是不是还在恨她呢。想起自己口口声声的责备韩舒没有好好陪过冰姨,自己又何尝不是。可是,谁叫自己还是那么胆小呢,还是在害怕着不谅解。母亲,始终是自己无法跨越的那道鸿沟。苏珊将头埋入双膝,泪水就这么毫无预警的流了下来。

老李看了看忽然沉默的苏珊,摇了摇头,看来小小姐也没有外表表现得那么放得开,老爷的担心,果然不是多虑啊。

一道雕着精美花纹的铁质大门缓缓的打开,车子慢慢的驶入花园式的前院,在一座白色的西式三层别墅前停下。老李下车拉开后座,柔声说道:“小小姐,到家了。”

苏珊不着痕迹的抹掉眼泪,仰头微笑,甜甜的向老李道了声谢,这才下了车。下意识的往脸颊抹了抹,确认没有什么异样之后,苏珊才放心的走进别墅。

负责清洁的周嫂一看苏珊回来了便立马迎上去,告诉她老爷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了。苏珊笑着道了谢,径直朝二楼书房走去。到了书房门口,苏珊揉了揉笑得有些僵硬的脸颊,确保面部的肌肉终于缓和下来了之后,这才推门进去。

苏外公坐在一张巨大的原木书桌后,也没有看桌上堆满的公文,而是拿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相片,愣愣的看着有些出了神。苏珊轻轻唤了声:“外公。”

苏外公回过神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珊,慌乱的将相片放回抽屉里,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哦,珊珊回来了啊。”

苏珊装作什么都没看到,走上前去从背后半搂住他,撒娇道:“外公,你干嘛要登报啊……珊珊不急着嫁人,还想多陪陪外公呢。”

“呵呵,珊珊啊,你看你也不小了,这外公可陪不了你一辈子啊,到时候,你还是得要有个人陪着你的。以前你老是向着那韩家小子,这外公看着你开心,倒也不好说什么。可你现在不是都和那小子划清界限了么,总不能看着韩家那臭小子娶老婆了,我家珊珊还孤零零的一个吧。咱们要找个好人家,找个好男人,让韩家那小子知道,失去你是他没那福分。你值得更好的人拥有!也让韩家那臭老头知道,失去你这个机会,会是他们的遗憾!”苏外公越说越愤慨,越说越激昂,只差没把她夸成九天玄女下凡了。

看着面前老小孩般的外公,苏珊忍不住笑出声来:“呵呵,外公,我哪有你夸的那么好啊。不知道的人恐怕还得说您老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呢。”说来说去,还不是在跟韩家怄气。

“哈哈,谁敢说我家这根瓜不好啦?那是他们没眼光!”苏外公哈哈大笑起来,开口调笑道。抛开苏珊的父母不说,这外孙女倒是他的开心果,让他老来觉得自己前半生其实也还算是做了件好事。

“外公~哪有像你这样把自己外孙女比成瓜的啊……”苏珊不依道。

“咦,你不知道么,你说你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韩家那不懂事的臭小子,你说你不是瓜女子是什么?”苏外公佯装生气的说道。

苏珊汗颜,她倒忘了外公年轻的时候曾在西北呆过一段时间,而瓜在当地的方言里就等同于傻。看来,她真的是根瓜了,而且还是根被虫啃得面目全非的呆瓜。

“哎,都怪我当年太年轻,很傻很天真啊。”蓦然回首,那段光阴好像有些模糊了记忆,只记得白衣飘飘的少女,慢慢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一切年华似水流,惶惶不复还啊。苏珊感叹,时光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

看着苏珊的目光暗沉下去,苏外公也知道到底还是触碰到了她的伤口。可是有时候,不是沉默的等待时光修饰,伤口就会好转的,不去面对,只会让伤口溃烂化脓,慢慢腐蚀啊。就像年轻时的自己,那么意气风华,到最后,还不是伤了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却偏偏不愿承认。到现在,就连自己想补救,怎料还是伤得太深,一切都晚了。他不愿,让珊珊也步上后尘。

“珊珊,你……还恨外公吗?”小心翼翼的问出口,苏外公其实并不确定知道答案后的自己,是否真的能承受住。亲人一个一个的离自己而去,不谅解也好,愤恨也罢,他也习惯了。可是这失而复得的外孙女,如果真的也选择逃离,自己恐怕会真的受不了吧。

苏珊闻言看着外公,意外的发现外公竟然也会露出这样胆怯的神情。他终究是老了,白发重生,背也慢慢的的变得佝偻,走路的时候也要拄着拐杖了,也会看着照片老泪纵横了,变得唠叨,变得和善,年轻时刚毅的线条也慢慢的柔和下来。想起儿时第一次见到外公的时候,那冷漠的神情,那暴躁的言语,以及那决绝的动作,好像变成了一部无声的电影,历历在目的告诉她一个事实,当初那个不喜欢自己的外公,真的老了。原来时光果真是最无情的武器,每一个人都在年华中变了模样,变了心情。还恨吗?苏珊问自己。其实在外公亲自到Y市接回自己的时候,答案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外公,过去的事就过去了。现在,珊珊是外公最爱的外孙女,外公也是珊珊最亲爱的外公。”说罢温暖的抱住外公,将头撒娇的靠向外公的颈窝。

“呵呵,你这孩子,就是嘴甜。”苏外公笑道,眼角微微的有些湿润。这个孩子,就是这么的善良,这么容易就能原谅别人。可是心底涌起的那股温暖,却瞬间填满了他冰凉的世界。

一时间整个书房满是浓浓的温情,站在书房门外的周嫂和老李看着这祖孙俩和乐融融的样子,眼里也满是温暖的泪光。看来有了苏珊小姐在,这宅子总算不再是那么冷冰冰的了,而老爷,这后半生,总算也不至孤老。虽说这老爷一向强势,平日也总是冷着脸,可对这些在这干活了大半辈子的下人倒也还算好,从来不会拿他们当撒气桶。尤其是这近几年,少爷和少奶奶双双去世,而小少爷又远在国外不肯回来,这小姐又在疗养院里不愿回来,只剩这小小姐偶尔回来看看他。每次看着老爷默默的支撑着整个家族的企业,他们看在眼里,又何尝不为老爷感到不值呢。这些小辈们,只知道一味的责备长辈的不谅解,可是又何尝为他们这些已经上了年纪的人想过呢。谁不想子孙满堂一家和乐啊,只是当一个人身上背负一整个家庭的生计,背负着上千户人家的命运时,他的苦又有谁能懂呢。他们记住的,只是他年轻时的果断专制,却忘了,人总归是会老去的啊。一辈子,其实一眨眼就过去了。等到他们身上也背负着同样的责任时,才会明白过来人的苦心,可是到那时候,想要回报的那个人,却已经不在了啊。这些年轻人,什么时候才会明白呢。

和外公聊到快九点,苏珊才回到位于三楼的房间里。这个房间,外公一直都为她空着,只是她很少回来住。可是这两个多星期来,每天一下班便被老李逮回了家,无奈之下只好在这边住下了。泡进大浴缸里,苏珊想起刚刚和外公聊天的场景,以及外公那枯瘦的身影,静下来的她开始思量着要不要搬回来住。虽然有周嫂和老李他们的照顾,可是外公到底还是一个老人,自己这个做小辈的,也该是时候尽尽孝道了。

想着想着,苏珊忽然记起自己去找外公,是为了说相亲这件事的,结果却被外公把话题岔开了!愤愤的将手一拍,一时忘了是在浴缸中,于是激起了一阵大水花,愣是将头发弄湿了。苏珊侧目,看着一旁落地镜里有些狼狈的自己,咬牙切齿道:“这老狐狸,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狡猾!”同时暗下主意,明天一定要让周嫂安排人来把这镜子给拆掉。就自己这五短身材,洗个澡还照个裸照,不是存心恶心自己么!

洗完澡出来,苏珊打开桌上的电脑,登陆上了QQ,随手把很久都没开过的MSN也登上去了。刚登上线,便看到表哥的号亮着。她就知道,他的MSN肯定在线。

那边的某人看到表妹难得上线,无奈的叹息,看来这又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主动发信息过去:“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聊聊了么?”苏珊心虚的回复,这人怎么还跟以前一样不讨喜。苏珊自动忽略掉自己的MSN其实是和表哥联系的固定方式。也就是说,没事她是不会登上这个只有一个好友的即时联系工具的。

熟知她个性的欧阳晴轩不以为然的说道:“要没事就一边自个儿玩去,哥哥我没时间陪你瞎聊。”

“不要这样啦。好吧,我们直奔主题。你什么时候回来继承家业?”苏珊腹诽,这表哥的性子怎么和无悔一个样,耐心那么差。什么时候介绍他们俩认识,没准能成一桩喜事。

“他让你问的?”迟疑了一会,欧阳晴轩慢慢的问道。

“没有,他没有说。但是看得出来,他很想你回来。”

“哦,知道了。看看再说吧。”

“……你还在恨他吗?其实我们都知道,当年并不全是他的错。更何况,他已经后悔了。”其实苏珊也明白,表哥解不开的,始终是一个情字。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