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十三章 格里芬

何枫在下到地下室后看到了那个已经倒在地上昏过去的人,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的人被炸的一脸黑,可还看的出是个青涩的少年。

“这么小年纪竟然就这么会偷,还有个秘密基地?厉害啊。”何枫感慨了一声道。

可就在他要蹲下去摇醒那个少年的时候,猛地感觉到背后一阵劲风袭来,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超神经猛地开启,何枫才松了口气,立马往前走了一步后转身看去,只见一个带着黑色面巾的男人正举着一根棍子准备敲他,如果这下砸实了,估计何枫也就直接昏死过去了。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里面不止一个人啊,看来这货才是偷走贝蒂工匠锤的正主,为了保险起见,何枫在将两把匕首掏出来后又喝下了一瓶增幅药水,并对面巾男使用了追踪术。

在何枫准备好战斗后超神经状态解除,一棍子挥了个空的面巾男完全没想通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躲过去的,而就在他愣住的一瞬间,何枫的疾风刺已经朝着他的脖颈处刺下来了。

但何枫眼看着自己的疾风刺要刺中这面巾男,却看见他突然化成一股黑烟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到面巾男消失后何枫立即全力发动追踪术来搜索周围却一无所获。

‘难怪这家伙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我的背后,原来是拥有着超越我追踪术的潜行。’知道了对方的强大后何枫也不省了,掏出钢铁之躯就喝了下去。

而何枫刚将药水喝下,还没品出个味道就突然感觉到后脑勺受到一阵剧烈的撞击,眼前一黑就要往前倒,但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立刻使用了精英士兵勋章上的坚韧意志。

瞬间,那股晕眩感荡然无存,而何枫则是猛地转过身对着那个面巾男使用了哀嚎项链的痛苦尖叫。

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后,面巾男捂着脑袋嚎叫了起来,而何枫则是立马趁着机会朝着他的脖颈来了一记疾风刺。

在黑金匕首刺中面巾男脖子时何枫就感觉到了不对,他并没有感受到那种匕首入肉的感觉,而是直接刺在了某种硬物上,但何枫没时间多想,反手又一记疾风刺再次向着面巾男的脖颈刺去。

但此时面巾男已经从恐惧效果中醒了过来,只见他左手如闪电般一把抓住了何枫的手腕,然后然后一拳轰在了何枫的小腹上。

可惜,这一拳的冲击对于穿着坚韧皮甲并喝下了钢铁之躯的何枫来说根本就和挠痒痒一般。

无视了这不痛不痒的一击后何枫将黑金匕首插回了腰间,然后直接一把掐住了面巾男的脖子,既然匕首没法造成很好的伤害,那么就直接扭断他的脖子吧!

被掐住脖子的面巾男双眼爆发出一阵红光,然后如魔术般变出了一把匕首刺向了何枫的右手,但钢铁之躯的效果却是十分惊人,面巾男的匕首在刺穿刀锋护臂后只是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个白印而已,连皮都没刺破。

“我投降了,请放过我。”面巾男在这一招不成后立马扔下了匕首喊道。

而原本打算用力扭断面巾男脖子的何枫在听到后一愣,这投降速度也是够快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何枫依旧掐着面巾男的脖子说道。

听到何枫的问题后面巾男没回答,而是将右手搭在了左臂上,然后就听到了“格啦”一声脆响,这货竟然把自己的左手给扭断了!

“这下你能相信我了吧。”面巾男说道。

“够狠的啊,但在我放开你得脖子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何枫说道。

“我会好好回答的。”面巾男点头道。

“是谁让你去偷这把工匠锤的,你得目标似乎很明确,而且也知道它被藏在了哪里。”何枫问道。

“是一个叫德琳娜的人委托我去偷的,也是她告诉了我那把铁匠锤的位置和打开暗格的方法。”面巾男立刻回答道。

“嚯,挺识趣的嘛,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绝对不透露雇主信息什么的呢,那么第二个问题,这个地下室的密道在哪?”何枫问道。

在听到这个问题后,面巾男却沉默了。

“我只给你三秒,3……”何枫伸出三根手指后说道。

“我请求你先听我说个故事,在听完之后在进行对我的判决,可以吗。”面巾男恳求的说道。

“可以。”何枫点点头道。

“谢谢。”面巾男在说完之后突然一把扯掉了自己的面巾,露出了一张左半边已经完全腐烂的脸。

“你这是……”何枫惊讶的问道。

“我叫格里芬,原本是一个佣兵,在一次委托中我杀了两个诅咒教派的信徒领取了丰厚的赏金,但在之后,我的生活就陷入了噩梦。三天后的晚上,一个强大的亡灵来到了我的家中,它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还对我家人下了无比恶毒的诅咒,还留下了以后会继续来折磨我的话后就才离开。”

格里芬说到这一双浑浊的眼睛中流出了浓浓的哀伤,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他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我变成了这幅鬼样子自然不能继续住在城里,我的家人也不行,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和我变的一样,所以我只能用光我所有的积蓄建造了一个这样的地下室,在通道的另一头,住着的是我的家人,那里面有一个魔法阵会掩盖他们的气息,这样一来那个亡灵应该就不能发现他们了。”

“所以这就是你偷东西的理由?”何枫问道。

“我现在这个鬼样子,根本没法进城,如果被人发现了我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才只能去黑市接一点委托养活我的家人……”格里芬回答道。

“你就没想过去找一个牧师帮忙?”何枫奇怪的问道。

“我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如果那些牧师说我们没救了怎么办?他们不会给我们再一次踏出教堂的机会的。”格里芬猛摇头道。

听到格里芬的回答后,何枫先是思考了一阵,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呼……好吧,我相信你所说的,但是你还是得跟我去见这把铁匠锤的主人,我会把你的故事告诉她,到时候就看她肯不肯放过你了,没问题吧?”

“谢谢,我看得出你是个好人。”格里芬点头说道。

Ps:夏天的觉总是说睡就睡……一爬起来我就立马赶出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