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九章 伊夫里特的故事

在伊夫里特给何枫科普完郎克族的知识后,咖啡也已经泡好了。

“尝尝吧,我泡的咖啡,可是很少有人能喝到的。”伊夫里特将一杯咖啡放在何枫面前后说道。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何枫拿起说完咖啡杯吹散了点热气,然后浅浅的尝了一口。

“哇哦,这味道……让我都要哭了。”喝完后何枫无比陶醉的说道。

这倒不是何枫拍马屁,这咖啡是真的好喝,比上次朗费罗泡的还要好喝,果然是不管什么事情都要专业的来啊,不同人泡出来的咖啡差距竟然能这么大。

“哈哈,那是当然,我对我喜欢的事物一向会投入大量的心力。”伊夫里特看完何峰的反应后满意道。

在又喝了半杯后,何枫才满足的放下了咖啡杯,然后问道:“导师,那你所会的这些语言,难学吗?”

“只要有我教你,当然不会难。”伊夫里特说完拍出了四本书。

唉……果然还是逃不过这个吗。

在内心吐槽了一句后何枫说道:“导师,您还真是什么书都会写啊。”

“像你们人类这样寿命短暂的种族,怎么可能理解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能活几千年的种族有多无聊?”伊夫里特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后回道。

“这我还这是……无言以对,但如果这样说的话,精灵族早就该称霸卡隆尔了吗?”何枫奇怪道。

“你以为每个精灵族都像我这么勤奋?有机会你真该去新德维克看看,大多数的精灵,每天是有多么的悠闲,哦不,是懒惰!”伊夫里特十分痛心的说道。

“导师你这样黑你的故乡真的好吗……但这又是为什么呢?”何枫问道。

“所以说你理解不了啊,当你知道你有着几乎无限的时间让你去度过的时候,你还会去努力吗?你们人类也许把一天内必须要做完的事情叫做急事,而我们精灵嘛,一年内必须要做完的事情,才叫急事,这么解释,你明白了一点没?”伊夫里特问道。

“懂了,一群重度拖延症患者嘛,理解理解。那导师你还真是出淤泥而不染啊。”何枫夸赞道。

“哦?新鲜的语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伊夫里特好奇道。

“就是你周围的精灵都像一坨……俄,好像过分了点,就是你周围的精灵都像一摊烂泥,但你却丝毫不受影响,虽然用本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但意思差不多。”何枫解释道。

“听起来不错,我的族人,还真就是一滩烂泥。”伊夫里特点头道。

“咳咳……导师,那好歹是你的族人。”何枫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我的族人,说件事给你听吧,曾经在我们的家族中,我被称赞为家族内百年来最勤奋的人,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花了2天的时间来学习射击,这在我的长辈们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可是一个月的中的整整2天!”伊夫里特伸出2个手指强调道。

“噗……好吧,是有点夸张。”何枫憋着笑说道。

“而曾经我也以为我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直到有一天我来到了人类大陆,我才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能够如此强大。”伊夫里特感慨的说道。

“时间的确是最宝贵的财富。”何枫点头道。

“我曾经尝试着把让我的族人也去学习人类这种抓紧每分每秒的精神,但到最后却连我最好的朋友都觉得我疯了,这才让我下决定定居到人类城市来,毕竟在精灵族中,我只是一个奇怪的家伙而已,还要来一杯吗?”伊夫里特看着何枫已经空掉的咖啡问道。

“当然,谢谢。”何枫将咖啡杯递过去说道。

“导师,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在卡隆尔中留下不朽传说的精灵。”何枫看着正在泡咖啡的伊夫里特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伊夫里特端着两杯咖啡走回来说道。

“导师您还真是丝毫不知道谦逊是什么意思啊。”何枫笑道。

“连这点自信都没,还谈什么留下不朽传说。”伊夫里特喝了口咖啡说道。

“那未来的不朽传说先生,这四本书,能打折吗?”何枫拿起四本种族语言的书问道。

“恐怕打折你也买不起吧,我可是听凯斯说你欠了他一大笔钱。”伊夫里特大笑道。

听着伊夫里特说话的语气,何枫几乎能想象到凯斯是用多夸张的大笑向伊夫里特诉说了自己欠了他整整200金币的故事……

在内心狂吐槽了一波凯斯这腹黑牧师之后何枫端起咖啡很淡定的说道:“我承认我是欠了凯斯牧师一笔钱,但我已经找到办法偿还了。”

“哦?那可是200金币,就算你脑子的确很活络,但短期内也凑不出来吧?”伊夫里特问道。

“人都是被逼的啊,欠了一屁股债当然得使劲想办法还啊,不过这件事上还得导师你帮我点忙,您应该认识不少强者吧?”何枫问道。

“倒是的确认识不少,你想干什么?”

“我想出钱请他们帮点忙,剿灭点怪物部落什么的。”何枫回答道。

“口气挺大,你出钱?你知道请一个强者帮忙要多少钱嘛你。”伊夫里特大笑道。

“钱绝对不是问题,只要导师你能找来人就行。”

“那你先把这四本书买了吧,30金。”伊夫里特拍了拍桌面上的四本书说道。

“导师,你这是故意刁难人啊!也太贵了吧!”何枫喊道。

但何枫刚喊完伊夫里特就在他头上敲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让我嘲笑你没常识啊,你可以出去问问有几个人会郎克族的语言,又有几个人能教郎克族的语言以及学会郎克族的语言后你会有多大的好处,说我刁难你,你知道有多少人拿着几千金币哭着求着找我学郎克语吗?”

“我错了,是我没常识!我一直知道导师是很照顾我的。”何枫果断的道歉道。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真的出几千金币要学这门语言,但伊夫里特的确不会无的放矢,也就是说这郎克族语言的确有它的特殊之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