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零四章 他还会潜行!

在掏出毒蜂手弩后何枫立即发动了五连射,并用刚掌握的抖弩将五枝弩箭平均的分配给左右两个向他冲过来的战士。

两个冲锋中的战士根本没法摆出防御姿态,所以只能硬抗,于是乎左边那个叫木头的战士在连吃了三发弩箭后直接被秒,右边那个叫扛把子的则因为只吃到两发的关系竟是硬挺了下来,然后和另外一侧那个叫心随你动的战士一起撞上了何枫。

被冲锋撞到的何枫立马感觉到一阵眩晕,不过早有准备的他立即开启了精英士兵勋章的坚韧意志,解除晕眩后何枫立马抬起右手的斩钢匕首对那个没被弩箭射中的心随你动使用了疾风刺。

要说心随你动的装备其实很不错,但奈何何枫手中的这把斩钢匕首此刻正值攻击力最巅峰状态,再加上疾风刺的破甲效果,一下就将斩钢匕首送入了心随你动的心脏内,仿佛那层铠甲像是纸糊的一般。

喷出一口血后心随你动瞬间倒地,一双眼睛睁得老大,估计是没想通自己稀有度3的高防御铠甲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被破开了。

杀掉心随你动后何枫立马反手想杀那个扛把子,但此时两枝利箭却朝着他射了过来,无奈之下何枫只好先开启晶甲手套上的晶盾去挡,扛把子看到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立马就绕到何枫的背后拔出大剑朝着何枫发动了一记重劈斩。

而无法转身防御的何枫只好发动了赛奥沙皮衣的钢线技能。

接着只听“铛”的一声,那战士的大剑竟然在赛奥沙皮衣上擦出了一道火花。

“你这这是皮甲!?”大惊之下扛把子忍不住喊道。

“你去复活点慢慢想吧。”何枫说完抬起左手的毒蜂手弩给了扛把子脑门一箭,直接将他放倒。

将三个战士全部击杀后何枫再次回到了黑雾内,打算先避一下风头。

组队频道:白酒:“咳咳……果然是血手那帮牲口,那个叫木头的战士阴了我好几次了。”

因为黑烟团的毒气是无差别攻击,所以白酒他们现在也被熏的咳嗽,喷嚏不止。

组队频道:苍白:“归来哥你……阿嚏!碉堡了啊!那三个战士装备都算是血手中比较好的,竟然全被你干掉了,咳咳……我服!”

在黑雾中的苍白虽然看不到何枫是怎么杀的那三个战士,但系统提示总不会骗他,“玩家燕归来击杀了玩家木头。玩家燕归来击杀了玩家心随你动。玩家燕归来击杀了玩家扛把子。”这三条信息几乎是连续挑出来的,惊的苍白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组队频道:燕归来:“我得去把剩下的那几个也一起解决掉,留着他们太危险了,白酒你努力压制住这犀牛。”

组队频道:白酒:“收到!”

此刻白酒已经完全明白了何枫有多彪悍,知道自己去帮忙也只是添乱而已,所以很服气的答道。

而在何枫重新回到黑烟中后血手那边团队频道此时也是爆炸了。

团队频道:木头:“他手里那把到底是弩还是机关枪啊!竟然把我秒了!?”

团队频道:心随你动:“他那把匕首也夸张的不行,我这铠甲好歹也是防御力极高啊,竟然一下就被刺穿了。”

团队频道:扛把子:“虽然我不想吹他,但他身上那件皮衣为什么硬的跟铠甲一样!?”

团队频道:木头:“老殇,你怎么说,还要继续弄他吗?”

团队频道:离殇:“废话,肯定弄啊,那山岩犀牛肯定掉好东西,你们三个也别光顾着吹了,看出他什么弱点没?”

团队频道:木头:“干……你这不是打我们脸吗,我们都是被秒,看的出个毛的弱点啊。”

团队频道:离殇:“啧,虽然我听说过这燕归来是个厉害角色,但没想到夸张到这地步啊,不仅提前侦测到我们,还有这么强的远程攻击能力,不好搞啊……”

团队频道:野性入骨:“得,叫别人别吹,你自己又吹一波,赶紧决定吧,如果要肛到底我就带弱鸡和久孤包他屁股去了,听动静那犀牛快出来了。”

团队频道:弱鸡:“西巴!我吃闷棍了,小心,那燕归来还会潜行!”

在离殇他们激烈讨论的时候,何枫先是用充能水晶将晶甲手套的晶能充满,然后就马上用潜行摸到了血手团队的后方。

在弱鸡中了一招闷棍后,他旁边那个叫久孤的刺客也被何枫一记疾风刺秒杀,让原本来势汹汹的血手团队仅剩下三个还有战斗力的人。

“我让你嚣张!”离殇在喊了一声后取下手中的圆盾朝着何枫扔了过去,但却被何枫提前开启的晶盾给挡了下来,并在挡下后顺手送了他一波五连射。

连吃五箭的离殇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而最后的两个弓箭手除了面面相觑外也做不出什么像样的反击,很快就被何枫给击杀。

组队频道:苍白:“归来哥强飞了!!!不过我们快压不住这蜥蜴了”

再又看到一连串“玩家燕归来击杀了玩家xxx”的提示后苍白已经彻底处于膜拜状态了。

“我马上来。”何枫最后将处于晕眩状态的弱鸡杀掉后在组队频道里回复道。

此刻黑烟基本已经散光了,何枫在跑回来后发现白酒正用盾牌死死的顶住还山岩犀牛不让它出来,但明显已经快吃不消了。

知道撑不了多久的何枫果断掏出致命毒素倾倒在了毒蜂手弩上,然后在使用毒素爆发后瞄准山岩犀牛的脖子射出了一箭。

“嗷!!!”

痛嚎一声的山岩犀犀牛发疯似的往外冲,这让原本就已经快撑不住的白酒终于支撑不住,被撞飞到了一边。

而山岩犀牛在冲出泥沼后一双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何枫,它似乎也明白在这里只有何枫才能伤的了它。

“嗷噶!!”

怒吼一声后山岩犀牛迈动着四条粗壮的腿想何枫冲了过来,但还没冲出几步就突然倒在地上开始吐白沫。

“嚯……不愧是璀璨级的毒药,三倍效果简直夸张啊。”何枫看了眼左手中绿油油的毒蜂手弩感慨道。

ps:德国战车竟然输了……唉,气运实在太差了,几乎一半的主力球员禁的禁,伤的伤,心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