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十六章 冥界守卫

接下来的战斗就比较容易了,在几人的掩护下何枫轻松的点射掉了其余三只吞火小鬼,至于那四个变身成怪物的诅咒教徒,除了力气大点就没什么特殊之处了,很快就被四人给收拾掉。

一战之后,何枫差不多也明白了三个队友的大概实力,空城旧梦防御力控场能力很强,拥有三个以上的控制技能,并且支援支援时机很到位。配角而已机动能力非常强,双腿简直就像撞了弹簧一般,可以在狭小的空间内高速移动,而且两把战镰的攻击力也非常高。最后的十方俱灭除了拥有一个诡异的瞬移技能外最大的特点身手非常敏捷,他不像一般刺客一样只从背后攻击,而是从目标最难反击到点发动攻击。

“掉的都什么垃圾。”空城旧梦在摸完最后一具吞火小鬼的尸体后啐道。

“没装备?”何枫从楼梯上走下去说道。

“就一件稀有度3的,其他都是灵魂残渣这样莫名其妙的的道具。”空城旧梦摊手道。

这时配角而已说道:“毕竟难度也不高嘛,你还指望能掉啥,话说我们现在该去哪找那个叫加菲尔德的术士?”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空城旧梦说完就走出了建筑物。

而当何枫他们也跟着走出去之后,门口又有好几个诅咒教派学徒在等他们了。

“我先上了啊。”空城旧梦说完一记冲锋撞上了一个诅咒教徒。

这一回的五个诅咒教徒,有的擅长召唤恶魔,有的擅长黑暗法术,有的和前面几个一样擅长变身成怪物,但他们还有着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一样不经打。

在何枫一箭放倒最后一个诅咒教徒后刚想吐出“辣鸡”两个字,就看到一个穿着暗红色长袍的人带着一群诅咒教徒向他们慢慢走了过来。

“哟,学生打不过,导师上场了吗?”何枫看着那穿着红色长袍的人讥讽道,在之前侦查的时候何枫就已经记住那三个导师的形象了。

“杀掉了几个废物就这么高兴吗?”穿着红色长袍的人掀开兜帽后说道。

掀开兜帽后露出来的是一张人类的脸,而且竟然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只是他一双眼睛绿的可怕。

听到长袍老者的话后何枫笑道:“我这个人虽然谈不上尊老爱幼,但也不太喜欢欺负你这样的老人家啊。”

“哈哈哈,嚣张的小家伙。”长袍老者笑了一下后看着身后的诅咒教徒们说道:“认真看好这场战斗,你们这些废物。”

“是,纳撒尼尔大人。”所有诅咒教徒虔诚的喊道。

这时配角而已打了个哈欠道:“屁话可真多……”说完就挥动着两把镰刀朝纳萨尼尔攻了过去。

但纳萨尼尔只是一震自己的法杖,配角而已就掉头跑了回来。

“我身体不受控制了。”配角而已喊道。

知道纳萨尼尔有这样麻烦的技能后,何枫先是退后了几步,然后抬起自然之力朝着纳萨尼尔射出了一箭,可就在箭要射中纳萨尼尔的时候,一个穿着铠甲的高大恶魔突然出现在纳萨尼尔的面前挡住了这一箭。

而何枫也是立马看到了这高大恶魔的属性。

冥界守卫

三阶恶魔

危险程度:4

能力概述

速度:a

力量:a

魔力:c

防御:a

特性:1.无视精神类的魔法。

2.天生的战斗机器。

3.冲撞力极强。

弱点:1.惧怕魔法。

2.腰部比较脆弱。

习性:1.没事喜欢走来走去。

2.挥舞大斧。

3.吃小恶魔。

意见:冥界守卫的战斗能力堪称完美,在实力不足之前带上一个法师一起去对付它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备注:虽然只是个看门的,但实力真的很强。

果然不愧是导师啊,召唤出的恶魔档次果然高。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后何枫对着其他人喊道:“攻击这个恶魔的腰部,是弱点。”

“行,知道了。”空城旧梦也没问何枫为什么知道,而是直接对冥界守卫发动了冲锋。

不得不说空城旧梦的冲锋的确强力,即使是3a级的冥界守卫被撞中之后也退后了好几步,并且陷入了晕眩中,这时十方俱灭动了,但他攻击的目标不是冥界守卫,而是纳萨尼尔。

可当十方俱灭瞬移到纳萨尼尔的身后刚要发动攻击时,有一个冥界守卫凭空出现并一拳向他轰了过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十方俱灭根本来不及闪避,只好用手护住脑袋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砰”的一声后,十方俱灭被打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终于爬起来,并且右手已经鲜血淋漓,估计最起码也是粉碎性骨折。

受伤后十方俱灭立刻喝下了一瓶红色的药水,然后拿出一卷黑色的纱布快速的为右手完成了包扎。

但那样的伤势明显不可能是靠一瓶药水和一卷绷带就能快速恢复的,于是何枫立即发动了自然之力上的自然治愈技能。

自然治愈发动后一枝光箭自动生成在弓弦上,然后何枫对十方俱灭喊了一句“别动”便松开了拉着弓弦的右手。

光箭在射中十方俱灭后就立马融入了他的体内,然后在不到2秒的时间内,十方俱灭的右手就可以再次拿起武器了。

“谢了。”十方俱灭在对何枫点点头后便再次朝着第二只冥界守卫攻去。

这自然治愈技能何枫也是第一次使用,没想到效果竟然这么好,如此严重的伤势竟然也能恢复的这么快,看来自己以后还能兼职一下牧师啊。

想完后何枫再次看向战场的,这时第一只冥界守卫已经从晕眩中恢复了过来,抄着不断的攻击空城旧梦,但空城旧梦的那块暗金色盾牌果然也不是凡品,很轻松的就抵挡住了冥界守卫的攻击,并且还能找准机会用单手剑砍两下冥界守卫的腰部,显得很从容。

Ps:去过医院了,牙髓炎,我也真是服了……我智齿都拔了,为什么还发炎,每年夏天都要来,规律到令我发指,有书友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