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狱魔皇塔!

    “雷羽!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你不知道雷家规矩啊!做为雷家七公子你不以身作则就算了还无视雷家规矩!私自走出雷家在外面过夜!说!昨天晚上干嘛去了!”“大长老!我真的没在外面干嘛”雷家晨练场上一位白眉长须声音极具威严的老人正在质问一位青年,这位白眉老人目光锐利,身上透着缕缕寒气!看上去无比严厉!没错!这位白眉长须的老人就是雷家大长老!而被大长老质问的青年自然就是雷羽。“大长老我真的没有出去干什么。”“那你昨天晚上出去干嘛!”“我只是出去练功!”显然!大长老知道了雷羽在外面过夜的事情!“好!就算你练功那你今天迟到了总没错吧?”“大长老这个我无话可说!你要罚罚便是了”雷羽迟到虽然是雷天造成的但是雷羽不想把这件事事情说出来。“好!我罚你惹着雷家跑三十圈!跑不完不能吃饭!要是偷懒了另加五十圈!”“是!”绕着雷家跑三十圈,这可不容易啊!要知道雷家一圈就三十公里!“哼!雷羽这混蛋!他也有今天啊!”“不过哥你确定你身上的伤是雷羽那个混蛋打出来的?他不是才二级吗?怎么打得过你?”雷家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有两个青年坐在树枝上看着雷羽,没错!他们一个是雷家大少爷雷天!还有一个是雷天的亲生弟弟雷家二少爷雷风!“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身上伤的确是被他打的!”说到这里雷天看着雷羽的目光充满了愤怒和不甘!“什什么!!!”此刻就连雷风也震惊到了!雷风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他不是才二级吗?怎么可能打败你?”“我也想知道等等!我想起来了!我听父亲说过有一种宝物这一种宝物可以让你的战斗力提升不管你等级多少!宝物的等级越高持有者的攻击力增加的就越大!”“你是说雷羽身上有宝物?不过怎么可能父亲一雷家之主都只有一个!整个雷城只有雷家家主才有!其他家族根本没有!他怎么可能有?”“我也想知道!等一下趁着雷羽不在我们去问雷云!他是雷羽好朋友他肯定知道他要是不说就打到他说为止!”“嘿嘿”知道雷羽身上有宝物后雷天雷风眼神里都充满了贪婪!“加油啊!雷羽只剩下最后一公里了!”看着雷羽只剩下最后一圈时雷云大声喊道。“终!终于完成了吗?”跑完了的雷羽精疲力尽刚跑完就无力的倒在地上!雷羽全身上下都是汗仿佛刚从水里打捞上来的!“怎么了雷羽?身体还行吗?要不要带你去医疗室看看?”很显然,看着雷羽突然倒地雷云显然是吓坏了。“没没事给我五分钟调理一下身体”“真的没关系吗?”雷云不确定雷羽他是在逞强还是真的没关系。“恩没关系的”“我要不要把九狱魔皇塔的事情告诉他?可是??告诉他他会不会保密?算了,这件事还是以后告诉他吧。”雷羽十三岁的时候也就是今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雷羽发现了自己体内的九狱魔皇塔??记得前几个月前雷羽帮雷家的医疗室去一坐深山里寻找草药,在山里寻找草药的雷羽被一只四级的裂爪熊袭击了!那时雷羽还是一个二级武者根本不敌四级的裂爪熊!在四级的裂爪熊面前雷羽的任何攻击都对它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当裂爪熊准备结束雷羽的生命时异变突生!雷羽的身体冒出了一阵黑气!这些黑气先是快速的包围裂爪熊!这些黑气让裂爪熊无法动弹!在这黑气的面前裂爪熊就像是蚂蚁一般弱小!紧接着剩下的黑气不断扩散!一瞬间这天地便充满了这黑气!雷羽看见这黑气中屹立着一座塔!造型奇特漆黑无比!如果!刚才那个黑气是比夜晚还要深邃的黑的话那么这个塔就像是无尽深渊中的无尽漆黑!这个塔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袭向这片森林!然后扩散到雷城!天地间只剩下这威压!这塔巨大无比!抬头望去这塔根本看不到尽头!高山在这塔面前根本就是尘埃!别说高山了!就算是传说中的泰坦来了这塔面前也只是尘埃!受到这塔威压的生物都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不能动弹!比较弱小的生物瞬间灰飞烟灭!但是!雷羽是一个例子!雷羽不但没有受到威压反而还从这塔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亲切感!“九狱魔皇塔吗?”看着这个塔雷羽脑海里冒出了这一句话,雷羽这话一出那黑塔极速变小!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塔便变成三十厘米高十厘米宽的小塔,天地间的威压和黑气烟消云散!看着这个塔雷羽把手臂缓缓的伸直然后把手心张开,这塔无视雷羽伸出来的手臂直接冲进雷羽额头此刻雷羽感到头痛欲裂!这巨大的疼痛感让雷羽瞬间晕死过去!“啊!这里是哪里?啊!头好痛!对了!想起来了!那个塔!等等!什么!我居然和那黑塔缔结了契约!”醒了的雷羽发现自己和那黑塔缔结了契约不禁的惊讶!“这么强大的塔明明可以去找一个强大的人结缔契约为什么找我?对了!想起来了!他是我身上冒出来的黑气现场的塔所以和我缔结契约也没什么,不过我身上为什么会冒出这种黑气?算了!不管了!得到一个强大的塔也不错!那么以后叫你九狱魔皇塔好了!”契约了这么强大的一座塔雷羽现在的心情简直开心的不行!“雷云你能不能帮我去打饭?我跑了一身汗搞得我一身汗臭!我去洗个澡可以吗?”用九狱魔皇塔调整好了状态的雷羽打算去洗个澡“恩好的你先去浴室洗澡吧我去帮你打饭!”“恩谢了!那我去洗澡了”“恩!去吧”说完雷羽便跑向浴室!“雷羽这家伙!我要不要叫他变态?跑了这么久只休息五分钟就行了不叫他变态都不行!”“呵他的确很变态!”“恩?雷天!雷风!”看着雷羽去浴室洗澡去了雷天和雷风便从大树上跳下来!然后向雷云的地方走去!“雷天!你早上被雷羽??”“托他的福!我把我父亲给我的丹药吃了!”说到丹药此刻雷天眼神中的怨恨更重了!“那你们来我这里想干嘛?”雷云警惕的看着雷天和雷风“雷云别这么紧张!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是不会伤害你的雷云!告诉我雷羽身上有没有宝物?”雷天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道”雷云也不会背叛兄弟!“不说?你小子有本事!我再问你一次!雷羽他身上有没有宝物?”听见雷云说不知道雷天便因为雷云在骗他!“我不知道!”雷云依然这样回答!“呵我再问你一次你再敢说不知道我踩断你的手!”听见雷云又一次说不知道雷天彻底火了!一脚把雷云踢在地上,右脚重重的踩在雷云左手上!“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听见雷云说不知道雷天也不再跟他废话了,雷天立马将斗气聚集在右脚上踩下去!你不说我就踩到你说为止!“我告诉你雷天!我别说不知道我就算知道我也不会背叛雷羽!”“你还敢嘴硬?看来是我的惩罚太低了!”雷天听见雷云还不说立即将全身的斗气聚集在右脚上然后用进全力的踩在雷云手上,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入雷天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