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窟奇遇

    此时的黄齐峰正在看着他的四师弟张开,而却未注意张开身后的那一团黑气,而这团黑气渐渐的从黄齐峰的背后面直冲入丹田内。立刻黄齐峰感觉到了自己丹田内的异样,而这时丹田中的一个声音响起道:“小子,我劝你不要浪费力气了,你一个小小的聚气修士能比筑基吗?刚才夺哪个筑基小子的舍时,突然反抗我,那小子居然自爆灵魂,搞得肉身都破损了,最终这小子落了个神魂俱散的下场,哈哈哈哈”。伴随着这诡异声音的结束,黄齐峰知道他正在被夺舍,以前他在门派祖师记载的书上看到夺舍,只知道夺舍会吞噬本体的灵魂的记忆,从而接管肉身,当时没仔细看清楚细节,不知道如何破解这夺舍的方法,此时的黄齐峰真是懊恼万分,其实黄齐峰就算知道方法,他也不能破解这夺舍,这是实力的差距。而如今自己却遭遇了。正当黄齐峰的灵魂快被吞噬时,黄齐峰已经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待夺舍,然而丹田中的一团黑气突然分崩离析,逃出了黄齐峰的体外,正当黄齐峰愣神之时,那团黑气说道:“你为何拥有天族血脉?你到底是何人?”黄齐峰十分不理解,明明是你莫名其妙的来夺我的舍,没成功还说我是何人。“看来你是夺不到我的舍了?”。黄齐峰冷冷的说道,黄齐峰一说完,黑气便说道:“的确,你有天族血脉,天族之人的灵魂会自动攻击夺舍者,所以天族人是不会被夺舍的”。“可是看你的样子又不像是天族人”。黑气说完后,黄齐峰突然莫名其妙起来了,我明明是一个孤儿十五岁加入三金派,因天赋出众被师傅看中选为弟子,可是,我这血脉是如何而来的呢?小时后似乎没有奇遇吧。黄齐峰刚想在问更多天族之事,突然一个点子从他的脑中冒了出来,我可以冒充哪个什么天族人,这样就可以,让他带我去寻找掌门印记,和天介一品武器,以及功法了。说干便干,对着黑气说道:“不错,我就是天族人,早年流落至此,被迫留到了此地”。黄齐峰钢说完。黑气就大笑道:“就你?虽然你些有血脉,但并不浓,而且看你年龄,不过十**岁,你是因什么事而流落至此的呢?你又是因为什么而回不去的呢?。”看着黑气咄咄逼人的语气,黄齐峰想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冒充到底,说道:“我天族中的事,好像轮不到你个外族人来议论吧!”黄齐峰装的有模有样的,黑气突然狂笑不止,说道:“有趣的小子,就算是你们天族族长来了,恐怕也不会如此对我说话,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几千年没遇到过有人敢对我说这种话了,感觉真是不一样啊”黄齐峰看到这鬼雾一般的黑气原来有受骂的倾向,本来以为被拆穿必死无疑之时,竟然遇到受骂狂了,于是说道:“这位千年大叔,既然小生我让您如此开心,是不是可以指点指点小生,掌门印记在哪里?”哈哈黑气笑道:“不急,不急,我可以告诉你掌门印记在何处,但你要答应我,将你脚下的天星石按照我的要求排列一个阵法,如何?”。黄齐峰一听,不就是排列一下阵法吗?没什么大不了,还可以离开洞窟找到掌门印记,这么好的事情谁遇得到啊,是不是啊,有木有。黄齐峰立刻答应了下来说道:“好,不过还希望你遵守承诺”。黑气哈哈一笑:“没问题,只要按我说的做,别说一个小小的掌门印记,你还能获得其他的绝世好东西”。黄齐峰一听那叫一个高兴啊,好东西肯定讲的天介功法,武器,想想就令人兴奋,说干咱就干,三下五除二,就将阵法排列好了,刚想去找黑气带他去拿天介一品功法,武器,和掌门印记时,阵法启动了,这时的黄齐峰才知道自己被人摆了一道,也不管黑气厉不厉害,自己都要不知道那去了,是不是会死?于是便大骂道:“你这鬼东西,要是我能出来,定报此仇,我平生从未结过仇,你是我的第一个,你等着”。黄齐峰咬牙切齿的说完,黑气便说道:“你这混小子你懂什么,你可知道这阵法通向何处吗?我这是在帮你制造机缘,下面可是战神的墓地,可遇不可求,多少人都在找这墓地,你可是第一个下去的人,下面功法,法器,武技,丹药....数不胜数,而且都是超越天介十品的”。“哦,是吗?既然那么叼,你怎么没下去过呢?吹吧你,鬼知道下面有没有像你一样的东西,成群结队的”。黄齐峰本以为黑气会大怒,而黑气却哈哈大笑道:“好小子,若不是我没有肉身,怎么会轮到你下去?如若在下面获得传承,这将是莫大的机缘,平常人只要获得一点点下面的战神遗物,便可在这天地间有一席地位,更何况是战神的传承呢?我这是为你好”。黑气慢慢的说完,又道:“你下去之后找到一块血玉石,将其放进储物戒指中带出,记住要一整块,否则你休想再回来,虽然墓中有机关但并不难,我相信你能解决的,如今阵眼在我的控制中,没有我的指令你是无法出来的”。黄齐峰听到后,问道:“黑气大哥储物袋行不行?”。“什么?你如果敢用储物带装血玉石,那你就不用回来了,我告诉过你储物袋会遗失血玉里面的血气,必须用储物戒指”。黑气说道。“可是我没有储物戒指啊,要不您借我一个,最好质量好一点的,空间大一点的,干净一点的”。黑气听到黄齐峰的话差点喷出一口血,可是黑气想吐也吐不出来,黑气没有肉身。“好,好,好,也罢,也罢,你这浑小子,处处占我便宜,我上辈子欠你的,这,给你,这可是我生前的希宝贝,希望你好好保管,东西我给你了,我要的东西没给我带出来,那你可是知道后果的”。说完将戒指扔给了正在缓缓下沉的黄齐峰,然而黄齐峰又问道:“您是不是带着这个戒指死的?这可是不吉利啊,您这不是咒我跟你一样吗?”。顿时黑气整个身形抽搐起来了,那一团黑气上下抖动,若是一个人的话,那可就能看到面部表情了。黑气突然一改往日哈哈大笑,愤怒的说道:“你小子还是去拿死人的东西,你怎么不说晦气,你怎么不出来”。可接下来黄齐峰的一句话,差点气死黑气,黄齐峰道:“我本来没说要去的,我只想获得掌门印记,和天介一品功法和武器,然后去重振门派,压根我就没想过去,这是你逼我去的”。黑气一听差点昏了过去,对着黄齐峰说道:“你,你,你,给我滚,没拿到血玉石或血玉石的气息消耗了,你这辈子就永远待在下面吧!”说完黑气立马加快了阵法下沉,不到一息,黄齐峰便缓缓沉下进入了战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