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女儿红 二 画皮

在江浙的民间曾有一种习俗,就是某家某户生了儿女之后,就会在自己的地窖中藏几坛黄酒。这酒一直保藏在儿女成年婚娶之时才能开启享用。如果是女儿,就叫女儿红,男孩呢,就叫状元红。

却说绍兴有一户张姓人家,生了一个女儿。因为那个时候,重男轻女的风气还很重,所以张家主人就只为女儿藏好了一坛女儿红。

女儿在十六岁的时候,跟人定亲,许配给了一户姓郑的人家。可是,还没过门,这个女儿忽然就病死了。死的时候,身体颇轻,家人扶她进棺材的时候,感觉她的身体就如一个破茧而出的蚕蛹,徒有一具空壳。

女儿死了,那坛女儿红也就用不着了。张姓人家素来不重视这个女儿,也就把那坛女儿红随手转卖给了一家酒馆。

因为是窖藏了十八年的美酒,因此这坛女儿红的售价也就相应的比较高。前来出价的人络绎不绝。

有一位青年公子,听闻了这坛女儿红的故事,当即出价二两银子,就把这坛女儿红拿走。然而,他拿回家里,却发现这坛女儿红臭不可闻,于是,他就找到酒馆老板,要求退货。

酒馆老板拿了钱财,自然不愿意了。两个人就互相争论起来。

这个事情最后闹到了官府。官府当即判令酒馆老板把女儿红归还给张姓人家,再由张姓人家转赠给郑姓人家。因为这个女儿红,就如女儿的随身饰物一样,不可交易,不可随意赠予,只能归属于女儿出嫁的夫家,否则就有悖风俗人情的。

可是,那户姓郑的已经另外娶妻生子,对于这样的女儿红自然不肯接受,唯恐避之不及。最后,官府裁定,将女儿红倒入那张姓女子的墓穴之中。

就在要倒酒的时候,一揭开女儿红的封条,酒香就四散弥漫,绵延有数里之遥。前来倒酒的人全都惊呆了,他们全都相信,这是那个张姓女儿的鬼魂作怪。他们把女儿红放在张姓女儿的坟墓旁边,就跑了。

不久之后,有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顺着酒香的气味,来到张姓女儿的坟墓前,大哭一场,然后抱着女儿红回去了。

这个青年家里穷困,唯一珍藏的东西,就只有一株上等的牡丹。每一日,这个青年,就将女儿红倒出来一点点,浇灌在牡丹的泥土之上。

这牡丹非但没有因为酒的缘故而死去,反而变得越来越娇艳欲滴,成为当地当之无愧的花王。

有一道士,看到这株牡丹,就哈哈大笑,此乃妖物,并非什么牡丹,你且告诉我,这牡丹从何而来。

青年答道,这是一位不知名的女子相送。先前她因为逃婚躲到了我家里来,我照顾了她几日,可最终又被她家里了捉了回去。她后来托人送了我这盆牡丹,并说,好生照养,日后必有用途。

那你又是如何会找到那坛女儿红的呢?道士又问道。

青年又掏出一个香囊,说道,我在照料牡丹的时候,发现泥土里还藏着这么一个香囊。香囊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君之用心,足见其诚,他日如闻此香,可循香而至,我必不负君。

道士微微一笑,说道,妖也好,人也罢,此花寄有那女子的幽魂,你如能掘开她的坟墓,放入此花,再用土掩埋,三日之后,她必定可以复活。

青年按照道士所说之话,偷偷掘开张姓女子的坟墓,埋入牡丹花。三天之后,他再次掘开坟墓,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连先前那张姓女子的尸骨也不见了。

一年之后,青年的家中忽然又冲进来一个女子,说她也是来逃婚的。青年仔细一看,赫然发现,这正是那个张姓女子,只是装扮打扮,与先前大不相同而已。

女子微微一笑,说道,这次逃婚,就不会再有人来追赶了。我们以后就可以长居此地,共度此生。

已是深夜,大雨滂沱,我骑着自行车,顺着雨水,一路溜行到了一个偏僻的闸弄口,躲在一户人家紧闭的门前避雨。

不知何时,身边忽然就多了一个也是前来避雨的女子,她衣着艳丽,容颜如临花照水。她不时地张望着浓云密布的天空,似乎在祈盼雨水早点停息。

我放下自行车,故意将身子往她身边靠了一靠,然后随意地说上一句,你也在避雨啊。

她转过头来,微微笑道,是啊,这该死的天气,雨水说来就来,让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你家在哪里呢?我问,这么深夜了,你一个女孩子回家,怕是不方便,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她扑哧一声,笑着答道,我也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如果你愿意,等雨停了,就一直跟着我来吧。

我还是不放弃地问道,那你打算到哪里去呢?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下。

去哪里呢?等我想一想。她忽而还是摇摇头,说道,真不好意思,我也想不起我到底该去哪里。不如我跟你一起回家吧。

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直接的女子,心底里惶恐不安,可多少又觉得有些怪异。

我说道,等雨水再小一些,我就要回去了。

她笑道,那可不行,我一定要等雨水完全停了,才能走。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是说我要走了,我并没有指望你会跟着我走。

怎么?她转过头来,惊讶地问道,难道你认为我这张脸不够好看?

不,不。我连忙答道,你的脸很好看,可是,可是你的脸总让我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呵呵。她笑的时候,整个身体都似乎在花枝乱颤,她说道,你相不相信,我的脸是用笔画上去的。

我惊讶地说道,那就是说,这张脸,原本就不是你的?只是你照着别人的脸画上去的?

她点点头。

我的心头在冷冷作凉。如果她不是在开玩笑的话,我想我今夜遇到的不是一个真实的人。

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重新画一张脸给你看。她说道。

说完,她转过头去,将自己脸上的人皮摘下来,用笔在上面细细地描绘。

我透过地面上的雨水,隐约能看到她的脸,几乎是一张素白的纸,没有眉毛,没有眼睛,没有鼻子,甚至连嘴唇也没有。

良久,她才转过身来,望着我,说道,这样娇艳的脸,你是不是更喜欢?

这次,她的脸变成了另一番摸样,细眉,红唇,大眼,尖削的鼻子,圆润的脸蛋,颜色看上去比先前也有了许多生气,不过,这种生气,我明白她也是靠她的画功画上去的。

这么说,原来那张脸就这样轻易地抹没了?我小声地问道。

原来那张脸呢,我曾经一直照着那个人的脸画了许久,始终就是画不好,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今天我终于画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来了,没想到第一次出来碰到你,你就说这张脸有点怪异,我才明白,我还是没有把这个脸画好。

那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是缺少了什么东西,才画不好的呢?我问道。

她想了想,笑着说,没碰到你之前,我可能永远也不知道,然而,碰到了你,我就一切都明白了,我缺少的是一颗人心。如果我身体里有一颗人心,我画上去的人脸,就不会让人觉得有怪异了。她一边说话,一边释放出某种诡异的笑容。

我沉默不语。

她笑着问道,难道你不觉得害怕吗?是不是你遇到我这样一个温柔漂亮的谋杀者,连死亡的恐惧都已经忘记了?

那你是不是一开始就选定了我,要取我的心,却还故意设置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套,引我一步一步地走进我的陷阱里?

她笑着点点头,说,如果我一上来,扮作一张恐怖的鬼脸,来吓你,再取你的心,那样未免索然无味,更何况,一颗充满了恐惧的心,让我拿来了,也没有用,这只会影响我脸上画着的一张张人脸。你可知道,我珍惜我画出来的这些人脸,比我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在此时,我却没有任何想逃的念头,而是镇静地站在那里,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拿了我心去,可能你的脸上,就永远只会有一副相同的面孔了,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即便让你不断地更换,可你画上去的其他的脸,很快就会剥落。

这次,轮到惊讶的是她了。她问道,你在吓唬我吧,我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

不信,你可以把我的心拿过去,到时候你后悔了可别怨我。我苦笑道。

她正要将手伸出来,忽然又停住了。

慢。她说道,是不是你一开始跟我搭话,就怀有特别的目的?你认识我开始画的那张脸?

嗯。不仅仅是认识而已。我说道,你把我的这颗心,拿去吧。你拿去之后,我会告诉你一句话。

她顿了一顿,但还是将手指伸出来,在我的胸口划了一个圈。

我感觉到胸口开始滚烫发烧,有一种很强大的力量把里面的东西冲涌出来。我的心,就像是吐出一颗核桃那么简单,落到了她的手中。

她说道,原来是一颗这么简单的心,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嘛,早知道,我就不要你的心,换成别人的了。

她将我的心按进了她的胸口处。

很快,她的眼睛,鼻子,嘴唇,甚至还有脸蛋跟着慢慢地扭曲改变。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原来的那副面孔。

她摸了一摸自己的脸蛋,然后奇怪地说道,你的心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是不是以后我都无法再画上别人的容颜了?

空心的我站在那里,微微笑道,谢谢你,让我解脱了许多。也许,现在的我,才能算得上是一个属于自己的我了。

说完,我推着自行车,往雨中走了进去。

背后,有一个声音在喊道,你还没告诉我你要说的那句话呢。

我头也不回地答道,有一句词是这么说来着,用我心,换你心,始知相忆深。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