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洞窟

    黄齐峰和其余三位师弟渐渐走进了三元洞窟里,几个人一直往里走着,差不多走了半个时辰,出现了三条路,这时四人互相对视一眼。洞窟旁每个入口只许过一个人,而没进入入口的人便会永远留在此处,直至死亡,而我们刚好四人,好似有人故意安排一样,注定要死一人,想到苟石,豆泉,张开,会对自己下杀手。黄齐峰立马想到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连忙说道:“既然三位师弟要走就走吧,我也不想争什么破掌门了,就请三位师弟放我一马如何?”。苟石看着我说道:“大师兄,你真是做了个明智的选择希望你能活着出去,要是出不去,也没什么关系,等我做了掌门,给你立个衣冠冢”。说完哈哈大叫立马走进了第一条入口。豆泉看到苟石自认掌门,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只是这丝杀意埋藏的很深罢了。倒是张开,似乎什么表情也没有,但谁都知道,这种人,最阴险,也最会背后捅刀子。直到三人相继离开了隧道,只剩下了黄齐峰一个人,空空荡荡的石洞,显得格外渗人,黄齐峰沿着石壁一步一步往前走,却始终没有尽头,正当他快要绝望之时,周围排列整齐的石头引起了黄齐峰的思绪,周围大大小小的石头有一千二百颗,这些石头在此或许有其他含义,或许只是摆设罢了。反正闲来无事,倒不如琢磨琢磨看。黄齐峰在洞穴内琢磨之时。而在外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二长老封死了洞口,以绝对实力,得到掌门。二长老,名叫刘勇,当年不过是一位小小的散修,被人追杀至清云河一带,那日掌门正好路过,才有了如今三金派的二长老。齐天掌门见到了这一幕,其中有五人俩人筑基初期,三人聚气后期。刘勇道:“你们真是欺人太甚,想要剑是吧,就算是死,我也不会交的,说完便把储物带勒的更紧了”。追杀的其中的一位筑基期,但长相猥琐的修士说道“小子别不识好歹,你只是区区聚气中期的小喽,知道我们什么实力吗?筑基初期,你这一辈子都达不到这个高度,只要你交出来,保你一条活命,或许还能指点一下让你筑基”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刘勇原四处游走时,无意间发现一个金丹修士的洞府,在其中获得了一把玄介二品武器,却不料被这几人看见,追杀至此,此时刘勇浑身是伤。刘勇指着筑基猥琐男说道:“,若是此难我能离开,今后必定雪耻”。刘勇刚刚说完,五个人有齐声大笑,说道:“可能吗?”其中一个聚气后期的人说道“大哥,我们快点解决,我在风城中订下了几个妞,我们快点解决问题,然后再找个小妞乐呵乐呵,免得到时引起什么事那就不好了”。筑基猥琐男道:“你小子,想的真周到,那就快点解决吧”。说完便缓缓提刀走向了刘勇。刘勇退一步,筑基猥琐男便进一步,没一会便退到边缘,后面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而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能量飞射而来,不偏不移,正好打到了筑基猥琐男的身上,顿时身上出现了一个大血洞,十分渗人,而反观其余四位,看的筑基猥琐男死后,拔腿就跑,可他们始终是跑不掉的,一道,两到,三道,,其余四人有三人在逃命的途中渐渐死去,可奇怪的是却放走了一人。正当刘勇百思不得其解时,天空下降落下来一个人,齐天。刘勇一看,这位肯定是地地道道的修炼高人,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说道:“我叫刘勇,多谢前辈救命之嗯,我必定以死相报。”齐天摆摆手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放走那四人中的其中一位筑基高手?”刘勇疑惑不解说道:“还请前辈明示。”齐天缓缓说道:“刚才我看见你,敢闯敢拼,却无丝毫头脑,命重要还是东西重要?这是好的性格,却也是坏的,刚才听到你许诺;‘若是此难我能离开,今后必当雪耻;’当我听到你许诺时,知道你是一个有血性的人,所以我故意放走一个实力最高的人,而这个人,就是你日后修炼的目标,此仇也将是你自己去报。”。刘勇听到后,立马下跪说道:“前辈我愿拜你为师,求您赐教。”齐天看到刘勇这样露出了一丝愁容,说道:“我还没到收徒弟的时候,等几年再收徒弟,如今你可以加入我三金派,也未尝不是一个选择。”。刘勇听到不能当徒弟,先是露出了一丝忧伤,但随后又笑容满面,说到:“好,我愿加入三金派。”随后便跟随齐天回到了三金派,而刘勇勤奋修炼,天天足不出户,日夜不分的修炼,最终成就金丹,报了当年之仇,血洗了当年之辱,也成为了门派三金丹之一的二长老,权高位重,而此次大长老身陨,掌门身陨,门派三金丹只剩下一金丹了,想必在门派中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可是如今却抢夺掌门,堵住洞口,俨然是忘记了死去掌门的恩惠。但是,二长老不可能有如此狼子野心,究竟是谁在背后操控?一切都是未知。而在三元洞窟内,黄齐峰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千二百多颗石头,开始琢磨起来了,黄齐峰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此之硬,我可是聚气后期,居然不能破碎丝毫,真是见了鬼了。”而黄齐峰刚一说完,便听到后面传来的吵杂声,黄齐峰暗暗想到:“不会真让我猜种了吧,居然真碰到鬼了。”虽然修真者的肉身和魂魄,鬼无法伤及丝毫,但内心还是挺怕的,尤其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洞窟内昏暗昏暗的,更为这诡异的气氛增添了一丝恐惧,黄齐峰慢慢转过头去,这一看不知道,不看吓一跳,因为后面有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四师弟张开,此时张开浑身是血眼中空遂,没有丝毫生机,俨然是灵魂受到了极大的创伤。而正当黄齐峰疑惑时,张开的身后飞出一丝黑气,这丝黑气微小,在这昏暗的环境里更加无法看清了.而这丝黑气正慢慢的飘进了黄齐峰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