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堕入黑暗

又是一个入夏时节,天气湿润中带着几丝闷热。清早的时候,天空就阴沉沉的,到了将近中午的时候,如丝般的细雨终于到来,朦朦胧胧,就像是正在下着大雾。

涩谷中学校高校c楼的六楼环形露天阳台上,穿着一身灰色校服的竹下俊站在半米高的阳台水泥护栏上,嘴里叼着一支烟,两手揣在裤子口袋里,低头看着脚下双脚脚尖的半寸之外,就是护栏边沿,再往外就是令人头晕的高空。可以肯定,六层楼的高度,不管以什么样的姿势摔下去,都必定是死翘翘了,而对于竹下俊来说,他真有种跳下去的冲动。

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去死,尤其是对于刚刚年仅16岁的竹下俊来说,更应该是如此哦,实际上他应该是18岁了,两年前,为了逃脱那场牢狱之灾,他那位神通广大、如今已经成为东京地区议员的父亲,为他减瞒了两岁。

即便是18岁,对于一个人来说,也是青春年少的好时候,谁会愿意去死?可竹下俊不同,他不是想去死,他只是希望通过这种自杀的方式,回到他曾经所熟悉的那个身体里;回到他熟悉的那个国家,那个他熟悉的,名叫广州的城市;回到那个虽然悲催但却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人生里。

但冷冰冰的现实告诉他,即便他将自己摔个粉身碎骨,他也不可能再回去了,所以他迟疑了两年,酝酿了两年,到现在也没死成。

或许......只能这么将就着活了。

咣当一声轻响从身后传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有人推开了阳台的铁皮门。

竹下俊也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他头也不回,只是抬起右手,看了看指缝间夹着的烟卷淋了这么长时间的雨,烟卷早就灭了。

“哈,一猜你就在这儿,”一个略显沙哑的猥琐声音在身后响起,“香烟还有吗?给我来一支。”

不用回头竹下俊只凭声音就知道来的人是谁:田坂健一,一个只会欺软怕硬的混蛋。

屈指一弹,将手里湿透的烟卷弹飞,看着它翻滚着跌向楼下,竹下俊转过身,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瞄向正朝自己走过来的家伙。

田坂健一显然有着大和民族最悠久的纯正血统,不到一米六的个头,肥肥胖胖的,两条短腿罗圈的厉害,那张脸更是生的奶奶不疼爷爷不爱,就像是刚生下来的时候,被人用平底锅迎面拍了一下似得。

“赶紧点上,”老实不客气的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叼在嘴里,田坂健一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连着两节课,可憋闷死我了。”

自从两个月前离开“东森福利会”,转校来到这里之后,竹下俊就备受眼前这位的欺压竹下俊的便宜老子很有手腕,将他两年前在杀人事件中造成的影响降到了最低,学校里基本没人知道这件事,否则的话,田坂健一这种货色,也未必敢这么欺负他。

就着竹下俊打燃的火机点了烟,田坂美美的吸了几口,这才说道:“嘿,竹下君,昨天石村君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石村君”这个名字从田坂的嘴里跳出来,竹下俊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张布满横肉的凶脸。

所谓石村君就是石村嘉佑,是小西会在涩谷一带地区的愚连队头头,而田坂则是他手底下的狗腿。

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涩谷一带基本上都是山口组的地盘,不过随着山口组的分裂,尤其是山一抗争的持续,另一个实力强大的暴力团组织,住吉会的势力开始向涩谷地区渗透。若干年间,住吉会的直系下级组织鹤川组已经在涩谷站稳了脚跟,而小西会便是鹤川组的旁系分支。

“石村君可是惦记加穗里老师很久了,”见竹下俊不吭声,田坂哼哼一声,继续说道,“要是这次的事办不好,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加穗里是涩谷中高的一位英文实习老师,人长得很漂亮,身材也跟模特似得,也正因为如此,喜欢上她课的学生很多,当然,主要是男生。

昨天下午,田坂给了竹下俊一封信,让他约加穗里到代代木公园西侧交番前的千叶庄。

“我已经把信交给加穗里老师了,”竹下俊漠然道。

“那还不够,石村君的吩咐,是让你把她带过去,难道你听不懂吗?”田坂撇撇嘴,说道。他很瞧不上竹下俊,觉得这家伙整天摆着一副酷酷的姿态,就是欠揍。

竹下俊瞟了他一眼,有心不理会这个家伙,但却在开口的一瞬间,很突兀的转了个念头。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这么浑浑噩噩的活下去了,应该做点什么,或许眼下就有一条可以尝试着走一走的路。

“不要惹石村君生气,知道吗?”田坂将抽了一半的香烟扔掉,拍拍竹下俊的肩膀,说道,“今天中午,12点之前,还是千叶庄,石村君会在那里等着。”

竹下俊默然点头,算是正式接下了这个任务。

等到田坂晃晃悠悠的离开阳台,竹下俊又发了一会呆,这才施施然回了自己的教室。

涩谷中高是一所男女混合的高中,竹下俊所在的班级一共只有20多个学生,男女各半。或许是因为身材比较高大,又或许是因为成绩太过差劲,竹下俊的座位就在全班最后底,紧挨着教室的后门。

日本社会风气开放,学校也不禁止早恋,按理说,以竹下俊的相貌、身材,再加上家庭条件,追他的女孩子应该很多,可惜,因为他沉默寡言,而且又被人欺负,所以至今也没有哪个女孩子向他表白,在班上,他几乎就是个透明人。

正是课间,班上有些喧闹,竹下俊对充斥耳鼓的喧闹声听而不闻,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从抽斗里拉出书包,取了一个信封出来。这封信就是昨天田坂交给他,让他转交给加穗里的。

背靠在椅背上,竹下俊将信封撕开,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快速的浏览了一遍。

信里写的东西不多,就是石村以加穗里父亲的安全为威胁,要求她去一趟千叶庄。

加穗里的父亲相川本卫实际上也是社团成员,而且和石村一样,同属于鹤川组,而且在地位上还要高过石村,他手里掌握着鹤川组出资创办的一家玩具厂。

这家名为川口玩具厂的实体规模不大,但在过去十多年里,也曾经辉煌过,但随着泡沫经济的破碎,消费的低迷,川口玩具厂的经营也陷入了困境,甚至到了破产倒闭的边缘。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在这个圈子里没人讲道理,玩具厂不行了,就的有人负责,而这个需要承担责任的人,自然就是相川本卫了,更何况相川本人身上也不干净,他在厂里贪了不少钱。现在,鹤川组要收拾他,负责动手的人就是石村,毕竟他手下都是些不良少年,即便出了人命也不用承担太大的法律责任。

把信折起来,重新塞回到信封里,竹下俊坐在座位上思索了一会儿,当上课铃声打响的时候,他完全无视推门而入的数学老师,自顾自的起身从后门离开。

相川加穗里的办公室不在教学楼上,而是在a栋的办公楼。竹下俊离开教室,直奔楼下。

说来也巧,竹下俊从教学楼里出来,正好看到穿了一身灰色职业裙装的加穗里,她挎着一个精巧的单肩包,正朝停车场的方向走,估计是有事要出去。

“加穗里老师!”竹下俊抽动脸上的肌肉,挤出一副笑脸,一路小跑着追上去,招呼道。

“竹下君?”加穗里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停住脚步,回头微带愕然的看着竹下俊,问道,“有事吗?”

“恩,”竹下俊赶到加穗里面前,将那封信递过去,微笑道,“有人托我给您带封信。”

“哦?”加穗里诧异的将信接过去,看到被拆开的信封,瞟了竹下俊一眼,这才将信纸抽出来。

趁着她看信的工夫,竹下俊放肆的上下打量了这个女人一番。不怪有那么多人垂涎,这女人的确很诱人,精致清纯的小脸,白嫩的肌肤,饱满丰挺的胸脯......尤其是那两节肉色丝袜包裹的小腿,竟然没有大部分日本女人都有的罗圈。

就在竹下俊的视线还停留在女人小腿上的时候,加穗里突然踉跄的后腿一步,同时用颤抖的声音低呼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竹下俊收回目光,迎着加穗里惊慌的视线看过去,同时耸耸肩,说道:“不是我们,而是石村君,至于他想干什么,难道您想象不到吗?”

“我......”加穗里粉润性感的嘴唇哆嗦着。

“相川老师,你没事吧?”一名从附近经过的老师似乎察觉到了这边的异常,远远的问道。

“啊,我没事,”加穗里可不希望让别人知道自己家里的事情,慌忙回答道。

“加穗里老师,咱们还是到车上去谈吧,这里可是不太方便。”竹下俊侧过身,给那个经过的老师鞠了个躬,嘴里却小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