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语的穿越 创世神的礼物

我,王翔,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丝,学习不好长相丑陋没钱没房(读者:没房你住啥?作者:额额额,只是夸张而已,反正后面会穿越,不要纠结前面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读者:骗字数!揍他!“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啊啊啊,我不敢了!”)还是孤儿就差讨乞的人,所以我爱看火影,鸣人和我的遭受很像,我也学鸣人没有放弃。受那些富二代官二代欺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受辱那么多次,我没管,挨那么多次打,我也没管,但今天我的老师居然和富二代兼官二代赵子旭一起欺负我,居然说我要是回答问题超过二十字就让我脱衣服在女生宿舍跳舞,然后居然让我背课文!这不,现在我就在往女宿舍走,我决定这次以后我就自杀。这时一场暴雨下了,我赶紧跑向宿舍,结果一道闪电准确地劈在我的天灵盖上,我死了吧。

“这是哪,天堂?”我醒来了,“不是吧,什么都没有啊?”这时一个猥琐的老头子迈着不矫健

的步伐走来,说:“那个,我是创世神,一不小心打个喷嚏到人间去了,所以导致你死了,你有什

么愿望都可以说。”“我去,那我能穿越到火影世界吗?”创世神不屑地笑笑:“最低级的世界啊

( ̄_ ̄),还以为你要去武侠修真的世界呢,六道老儿!”

然后一个人慢慢飞了过来,尼玛这不六道仙人吗,漫画里有的,我居然见到真人,不,真神了!

六道仙人恭敬地说:“创世大神,有什么吩咐,小的都没有准备,多多包涵。”尼玛六道仙人在这

创世神面前就成孙子了啊,创世神果然厉害。“把这小子送到你的世界30年前预言之子的身上。”

创世神拍了拍我,说。

“好好好,马上去。小子,我可以给你我的轮回眼和仙人之体,你还有三个愿望。”六道仙人恢

复了神的样子。

这么好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啊!我连忙说:“亲爱的敬爱的六道大仙,第一,封印九尾的是三代

,不是四代;第二,我要永恒万花筒,a级及以下忍术全能复制,哪怕理论也可以;第三,我要,每

升一个等级就多一种血继界限。”

六道听了跟捡着宝似的,说:“一点都不变态啊,没有什么无限

查克拉的。轮回眼随时可以退化成永恒万花筒,而且弱点的s级也能复制,就给你改成有一个储物戒

指吧,连灵魂都可以装,时间比例是10000000年比1秒”

“随时退化?”我惊讶地说。

“废话,不看看是谁的眼睛,看你这么识相,就送你一个12岁会有的惊喜吧。”说完我就眼前一黑

有一股剧痛,醒来一看,整个一红色的世界啊,这里是**吗?好吧,既来之则安之,不知多久我才出生。

然后我就感到有一股力量催使我往前爬,接着我进入了四代的怀抱,真是温暖。

“四代大人,九尾那里快控制不住了,请您快点去。”一名暗部汇报道。

“好,我这就去,小鸣人,对不起了。”四代,准确说应该是爸爸抱着我飞速前往了九尾所在的位置,把我交给了三代,就召唤出文太让文太拖延时间了。

“三代大人,以后鸣人就交给你了。”爸爸流着泪说道。

“难道你要用那个术?不行怎么说也应该我老一辈的来啊。”三代一下子激动起来。

“不行,我身为现任火影,必须由我来化解危机。”爸爸下定了决心。

“水门!”三代将压抑了许久的当年忍雄的气势散发出来,爸爸总归还是太年轻,稍微有些被气势压住,三代赶紧解印:“封印术:尸鬼封印!”

“三代大人!”爸爸还是没阻止住。

“可恶,这力量和那傻猫好像!啊!”九尾惨叫着进入我的体内,我也哭了出来,太特么疼了,直接晕了过去。

“小太阳,你看,鸣人睡觉时好可爱呀。”我的妈妈漩涡玖辛奈笑着对爸爸说。

“是啊,小辣椒,我们可以看着他一岁一岁地长大了,三年前我还以为我必死了呢,三代大人真是伟大。”现在已经离九尾爆发过了三年了。

“唔,爸爸,妈妈,今天可以教我做伟大的忍者了吗?”我装作孩子的天真样子说

妈妈又笑了笑,说:“小太阳,鸣人的体质很好,要不你先教教他吧。”

爸爸叹了口气:“唉,作为火影难的有一天鹿久自告奋勇处理,他那智商200以上的人我放心,就可以休息。结果还得教儿子做忍者啊。”

妈妈立刻变成了红色鲜血的暴君辣椒:“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w(?Д?)w啊啊,我说,今天难的会休息,的确该教小鸣人做忍者啊。”爸爸作为火影还是个妻管严啊。

“鸣人,走,跟爸爸去训练场,爸爸教你做忍者。”爸爸和蔼地对我说,这辈子终于不用做孤儿了。

“鸣人,你知道忍者最重要的是什么吗?”爸爸问我。

“当然知道!是强大的力量,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对于自己重要的人!”爸爸听到我的话很生气,但听到后面缓解了下来。说实话这个世界没人让我想要守护,我认为自己是个穿越者,活好自己的就行了嘛。

“说的很对,但是,鸣人你说错了一点,并不是有强大的力量去守护,是去守护才会有强大的力量,这就是火之意志。”爸爸骄傲地看向火影岩(很高所以能看见点)“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就有火在燃烧,火的影子照耀村子,然后新的树叶会再次萌芽。”

“嗯,爸爸,我知道了,我要守护爸爸和妈妈!”我激情十足地说。

“哦呵呵,儿子懂得守护对于自己重要的人了啊,走吧去×××号练习场。”爸爸听了我的话很高兴,拉着我的手快速跑去,我其实之前自己偷偷练过(虽然几乎没效果),但还是被拉得跟不上,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