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下山

第二章下山

云天宗掌门站在山顶望着从各殿出发的队伍,露出一丝笑容,“小立,看着这些弟子,就想起了我们那时候,呵呵呵!”

虚空中一阵扭曲,一道人影出现,“说了多少遍不要这样叫我,哼!”一个中年男人,身穿黑衣,神色冷峻。

“哈哈哈,小弟,这次下山就交给你了,十二支队伍你可会很辛苦。”

“无妨,十二道分身还控制的住。”

掌门收起了笑容,一脸凝重,望着起伏的云海,“当年如此,不知如今又能如何?”

“你怕了?”

男子冷哼一声,“我差点忘了,你当年也是!”

“当年的事,早已过去,不要再提了。”

“哼,”黑衣男子跨入虚空,“胆小鬼!”

掌门苦涩一笑,“你,不懂。”不过男子早已听不见了。“该来的还是会来。”

左云一行人离开云天宗已有半日,正在一座大山中赶路。

李辰指着地图说到:“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这,天罡城。大约还有三天路程。”

“李长老,这次我们历练的任务是什么?”左云问道。

“这个么,不着急,先赶路到天罡城,然后天罡城主会告诉你们。”

“你们?那李长老您去哪?不跟我们一起?”林娜疑惑道。

“我还有其他任务,等你们到了天罡城就通知我,我会尽快赶过去。”

“是。”

“那就在这里分开吧。姬风,你性格比较沉稳,要好好照顾他们。”

“知道了。”

“李长老,凭什么让他照顾我们,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左云不屑道。

“这是命令,”李辰严肃地说:“每一次的历练都有危险,你们三个人中,左云性格浮夸,不足沉稳。林娜太过谨慎。而姬风性格沉稳、谨慎而且遇事果敢,是领队的好人选。你们明白了吗?”

“嗯”

“最少三天,最多五天就会与你们会和。我走了。”一个闪烁就消失不见。

“走的可真快啊!”左云无语道。

“走吧。”姬风说到。

李辰在林中极速的赶路,刚刚下山不到半天就接到掌门的急令,“但愿一切来的急!”

突然一道黑影冲向了李辰,李辰一个跳跃躲开。

“不愧是李长老,反应速度这么快。”黑影开口说话了,声音有些沧桑嘶哑。

“这个声音是,”李辰心中一惊,“是你,幽无冥!”

“李长老好记性,还记得我这个手下败将。”说完嘿嘿的笑起来了,只不过那笑声今人心里发毛。

“你想拦我?”

“奉圣君之命,请李长老到殿中做客。”

“就凭你,还不够。”

“当然,只有我这手下败将不够,所以圣君让七煞五戾一起来请您!”幽无冥话音刚落,又有数道身影闪现。

“无相人,鬼影,血滴子……”李辰十分吃惊,“糟了!”

“李长老,请吧。”幽无冥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满天星辰决。”李辰大喝一声手中快速结印,一道道星光攻向七煞五戾。

“敬酒不吃吃罚酒,幽冥鬼决。”

“无相决”

“鬼影决”

……

一道道攻击攻向李辰,李辰只能勉强防御,“看来今天是跑不了了。”

一处不知名的地方,没有一丝光亮,只有无尽的黑暗。一道身影盘坐漂浮在空中。

“尊上,少主他……”一道影子出现,分不出是男是女。

“我都知道了,他去了东胜神洲。”

“我们是否要派人暗中保护少主?”

“这是一次历练也是一次机会,不需要。”

“是,尊上。前日云天宗派人前来邀请参加宗派大会,不知尊上是……”

“去”

李辰被幽无冥一掌击在胸口,“我等这天很久了,李辰!”幽无冥狰狞的说到。

李辰一口血了出来,“我要死也要拉你垫背!”

“血云锁”血滴子双手结印,幻化出六把大锁锁住李辰,让李辰无法动弹。

“李辰,三百二十一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幽无冥狠狠的踩在李辰背上,脸色无比狰狞。幽无冥又一脚踩在李辰背上,“李辰,我要把你……”血滴子一把退开幽无冥,“我们这次是来执行圣君的任务,不是让你来报私仇的。”血滴子将李辰从地上提起,“李辰,我知道你喜欢热闹,所以我让黑白无常去接你的三个弟子去了。开心吗?”

“你……”血滴子一掌击在李辰后脑勺。

一处山道中有两个奇怪的身影,一个从头到脚都是白的,连头发也是白的。另外一个是一身黑,手中还拿着一黑纸扇。

“我说老白,你老爹有没有说让你出关是干嘛?”黑衣青年摇着扇子摇头晃脑的问白衣男子。而白衣男子只是走路,没有回答。

“老白,你怎么老是不说话,每次都是这样,三句话放不出个屁。”

白衣男子听到这句话话停下脚步,盯着黑衣男子说到“风宁,第一,我叫巫行云。第二,说话干净点。”

黑衣男子风宁被白衣男子巫行云盯着有些发毛“我错了还不行吗,老白?”风宁嘴上说认错,但是依旧没改口。“我老爹让我去天罡城,还不许我用法器飞行,要我沿着去天罡城的路慢慢走,说什么会遇到几个朋友。你说,我老爹奇不奇怪,我从小到大,勉强也就你一个朋友,其他人见到我还不是点头哈腰的。”语气中也透露着一股寂寞。

“我也是。”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命令,还是同样的遭遇。

入夜左云三人在林中休息,看着地图姬风说到“再有一天时间,我们就可以到达天罡城。”

左云躺在地上“不知道李辰长老在干什么啊?”

林娜也说到:“还真有点想李长老!”

姬风盘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吐呐,“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大海之上,一座巨大的建筑遮天蔽日,金碧辉煌漂浮在空中。有一座高耸的山峰上面有三个大字,天机阁。

天边数道长虹朝着天机阁而来。

“天冥老儿,我总算比你快了,哈哈哈!”

“老鬼,你快点啊,都被天冥甩后头了!”

“老妖,你慢着点,我腰疼啊,哎呦喂!”

“哈哈哈,几个老骨头!”

不多时,几道人影降落到天机阁的广场上。

“老朽行动不便,未能选迎,还请恕罪!”一道沧桑的声音在几人耳边响起。天机阁正殿的大门也随之打开。一个身穿道袍,长发白须的老者出现在门口,坐在轮椅上,一脸的沧桑,满脸都是岁月的痕迹,连两只眼睛都深邃无比,但又清澈。

“天机子,好久不见了!”

“是啊,身子骨还好吧?”

…………

“托各位的挂念,老朽身子骨还好。各位请进殿一叙,请!”

没有过多的寒嘘,众人直接奔主题

天冥先开口道:“云崖子发消息给我,邀请我参加他云天宗的论剑大会,你们怎么看?”

“我也收到了,我去。”老鬼说到。

“我也去。”老妖也说到。

其他几人也同意去。天冥望向天机子:“天机,你怎么看?”

天机子喝了口茶说到:“必须去,这是一次机会,也是一次准备。云崖的意思在座的都懂,他是希望我们……咳咳咳咳……大家都明白的……咳咳咳……”

天冥望着大殿里的一副画,画上只有一个人,脸上是朦胧的,分不清是男是女,一身红衣,如血一般。其余部分都是红色,看上去如同炼狱。“我真的不希望这天的到来,却又希望这天的到来!”